越来越多移民通过西班牙前往法国,一位法国市长伸出援手_文化_好奇心日报

Adam Nossiter2019-02-16 06:32:12

用他的话说,他希望这些移民在他的城市中能处于一种“有尊严的状态”。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法国巴约讷电 — 随着移民进入欧洲的路线发生改变,法国巴约讷市(Bayonne)市长为来到该市的移民提供了庇护所。法国中央政府不赞成这一举动,但这位市长并不在乎。他说,他将继续庇护越过西班牙边境进入法国的非洲移民。

巴约讷市市长让-勒内·埃切加赖(Jean-René Etchegaray)认为,为这些移民提供庇护所是必要的,也是人道主义义务的要求。巴约讷市是法国巴斯克地区(Basque Country)一个安静而优雅的城市,距离法国边境大约 35 公里。

由于意大利对移民几乎完全关闭了边境法国也在试图阻止移民通过意大利入境,西班牙已经成为非洲移民进入欧洲的主要通道。去年,逾 5.7 万非洲移民抵达西班牙。

早晨,移民们在打扫庇护所。市长说,大多数人停留几天后就继续前行。图片版权: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就在埃切加赖市长的做法成为一个有关如何在第一线处理欧洲移民危机及相关矛盾的案例之际,在他眼中十分合理的这一立场(即为移民提供庇护),却使他与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总统(Emmanuel Kasich)领导的法国政府发生了冲突。

这些年轻的移民主要来自讲法语的西非国家,例如几内亚、马里和科特迪瓦(又称“象牙海岸”)。埃切加赖市长未必希望他们一直在这里游荡,但他也不希望他们在他的城市里露宿街头。当地的街道上伫立着巴斯克人高大的半木结构房屋,而在这些古老的房屋边上,河水在慢慢地流淌。

用他的话说,他希望这些移民在他的城市中能处于一种“有尊严的状态”。他说:“我只是做了我认为不能不做的事。”

巴约讷市市长让-勒内·埃切加赖说:“我看到边境正在关闭。而在我看来,有些基本权利是不能践踏的。”图片版权: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因此,埃切加赖市长征用了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旧军营,在里面安放了露营床,让这些年轻的移民不必再露宿街头。他还送来了热腾腾的饭菜,并保持营地的供暖。

他一日数次探访营地。每一次,这些年轻人都会热情地向他打招呼。

暂时住在这里的几内亚人阿卜杜勒·西尔拉(Abdul Sylla)说,埃切加赖市长是个“好人”,“很亲民”。西尔拉今年 29 岁,对求学抱着微弱的希望。

法国官方一直对这位市长的做法表示不赞同。

上月,刚刚离任的比利牛斯-大西洋省前省长吉尔贝·佩耶(Gilbert Payet)恼火地向当地记者表示,国家“绝对不可能”向巴约讷市市长的移民庇护所“提供任何帮助”。(译注:法国的省长是中央政府派到地方的代表。)

但是埃切加赖市长泰然自若。

埃切加赖市长说:“我看到边境正在关闭。而在我看来,有些基本权利是不能践踏的。”他还提到了巴约讷市的历史传承:这里曾是逃离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犹太人的避难所,也是《世界人权宣言》起草人之一、伟大的犹太法学家勒内·卡辛(René Cassin)的出生地。

在靠近法国边境的西班牙伊伦市,几个移民坐进了一辆小汽车。这座西班牙城市已经成为人口贩卖集中地。图片版权: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国中央政府对巴约讷市市长的态度,体现了马克龙总统自己在移民问题上的含糊不清

一方面,他推崇法国的人道主义传统,并要求警方公正地对待移民。

另一方面,他领导的法国政府拒绝移民船只入境,将移民权利倡导者送上法庭,还夸耀法国已将多少外国人驱逐或在边境处遣返。

意大利人愤怒地指责法国人虚伪,埃切加赖市长也使用了同样的字眼。

所在地

负责运营巴约讷市这个移民庇护所的年轻志愿者马伊特·埃切韦里(Maïté Etcheverry)回忆道:“省长说:‘不,不,不,不,不,不!’”

但埃切加赖市长没有理会,继续开展他的工作:给移民分发毛毯,对他们嘘寒问暖,并从他管辖的城镇的预算中拨钱,支付这个移民中心的运营费用。

几天前,埃切加赖市长在他的办公室中接受采访时,笑着说道:“他们说:‘你这样只会吸引来更多移民。’”

“他们说:‘你会弄出另一个加来(Calais)。’”埃切加赖市长复述道。他所说的加来,指的是法国北部肮脏的移民营地。自从法国政府拆除了加来的营地,成千上万的移民在泥泞和寒冷中苦苦等待,期盼着能到英国去。

当地警方没有进入庇护所。庇护所里的年轻移民有的在玩拼字游戏,有的静静躺在露营床上。最艰苦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他们对此心怀感激。图片版权: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愿望还没能实现。

埃切加赖市长温和地说:“我觉得我所做的事情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他继续说道:“听着,我不是什么激进疯狂的人。”他指出,大多数移民在这里停留几天后就继续前行。

他甚至将一个提供廉价出行服务的汽车站改设到庇护所门前,好让移民能够更方便地离开。因为汽车公司的司机要求这些非洲人出示身份证件,而这种要求是不合法的,他还为此与汽车公司争论了一番。

志愿者埃切韦里咧嘴一笑:“我们是法国唯一得到市政厅支持的临时营地。”

埃切韦里是法律系的学生。她说:“市长旗帜鲜明地跟省长作对,而且明显也是在跟内政部部长对着干。这真的很不寻常。”

她自称是“激进的支持巴斯克独立的左派”,在政治上与这位中间偏右的年已 66 岁的市长属于对立阵营。但这一次,她支持市长的做法。

这个移民中心整天都有移民在来来往往,他们经常是跟着人口贩子乘坐不起眼的汽车到达移民中心的。当地警方说,邻近的西班牙边境城市伊伦市(Irún)的火车站周围的肮脏地区已经成为人口贩卖的集中地。

近日,六个背着背包的非洲年轻人排成一队,匆忙地穿过伊伦市的一个广场,接着又下了一段楼梯。

他们被塞进一辆等在那里的汽车,然后车子很快就开走了。有几个人正守在上方的广场上观察动静,并鬼鬼祟祟地朝手机里说着些什么。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群西班牙警察的眼皮底下。他们离这里不到 20 米,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在巴约讷移民中心,一名志愿者与移民们坐在一起。图片版权: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一条分隔西班牙和法国的河流两岸,两国的边检人员分别守在桥的两端。边境是开放的,除非想要入境的是移民。边检人员可能会将移民拦下,进行检查,然后遣返。

然而,如果移民能够成功到达巴约讷市的移民中心,他们就有了一个临时避难所。

当地警方没有进入这个改造成了庇护所的院子。庇护所长长的、矮矮的大厅里,有志愿者在为移民服务,还放着人们捐赠的食物和衣服。年轻的移民有的在玩拼字游戏,有的静静躺在露营床上。最艰苦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他们对此心怀感激。

年轻的几内亚人易卜拉希马·杜姆比亚(Ibrahima Doumbia) 是乘船横渡地中海过来的。他说:“我再也不想看到大海了。这是我一生中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事。”

越来越多的移民来到巴约讷市,并在该市的一个主要广场上露宿。但市长知道,随着秋季寒冷天气的到来,他们不能再呆在那里了。

20 岁的几内亚移民大卫·登博(David Dembo)在移民中心外登上了一辆开往巴黎的长途汽车。图片版权: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埃切加赖市长说:“当时天气又冷,又在下雨。我们不能再让他们呆在那里了。他们又冷又饿,还生了病。”

市长很快就为这项倡议制定了计划。志愿者埃切弗里回忆道:“他直接来到了这个广场。”她记得市长当时说:“我半小时后就会回来。”

市长回来的时候,将志愿者和移民带到了市警察局的一个地下停车场。这只是一个临时应急方案,市长还会再寻找更好的解决办法。

埃切弗里回忆道:“他陪着他们,并告诉他们厕所在哪里。他发现移民们都很安静,他也看到,我们只是年轻人在帮助年轻人。但最终的结果超乎我们的想象,我们从未想过能够住进市政当局资助的移民中心。”

埃切加赖市长说,这是市长的职责。

他补充说:“国家就是不想知道他们的境况。但我不一样,我必须知道。而且当时情况紧急。”


翻译:熊猫译社 温丹萍

题图版权:Samuel Aran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