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未来、渴望变富的韩国年轻人将目光投向了虚拟货币_商业_好奇心日报

Alexandra Stevenson and Su-Hyun Lee2019-02-13 06:42:53

他们想要打破死局,也因此将韩国变成了全球加密货币交易的中心。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韩国首尔电 — 金基元(Kim Ki-won)有一个秘密瞒着他的双亲。

金基元现年 27 岁,和父母一起生活。他曾买卖过大量的数字货币,但他的秘密不止于此。之前,他靠加密货币交易赚了一大笔钱,当时风光无限的他要什么就可以买什么,一个月就能花掉一千美元。他辞了职,借钱买了更多的数字货币,还计划买套房。

可是今天,他已无法再意气风发:塌着肩膀坐着,眼睛不时被头发遮住。这一切就在于金基元瞒着的那个秘密——他亏了好多钱,也许有好几万美元。

对于他本人对加密货币的痴迷,他是这样说的:“人们把它称作是赌博,我觉得那种说法并不公平,不过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

在韩国,像金基元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他们没有前途,但他们并不甘心。他们想要打破死局,也因此将韩国变成了全球加密货币交易的中心。而由于加密货币的虚拟市场已然崩溃,许多人也因此深陷泥潭,不是损失惨重,就是欠下了巨额债务,或者两者皆有。他们或是年轻人,或是老人。然而,韩国的许多年轻人并没有被吓退,他们仍然认为数字货币可以帮助他们摆脱黯淡的前途。

韩国至今仍是位居美国和日本之后的第三大虚拟货币市场。根据 Messari 披露的数据,一月份加密货币的交易总额达到了 68 亿美元。韩国是比特币(最为人所知的加密货币)和其他许多虚拟货币的主要交易中心。虚拟货币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它们背后没有任何国家中央银行的支持。

在韩国,加密货币成了一种文化现象。

咖啡店印制有专属的数字货币。国家级电视广播公司制作了一档名为《Block Battle》的竞赛节目,选手(其中一个叫做“泡菜动力”)会在加密技术的基础上展开创办公司的竞赛。

最近的某个夜晚,在首尔,一群六、七十岁的老人参加了一场盛会。那是特地为一种新数字货币的诞生而举办的活动,场地在闪光灯的照射下灯火辉煌。

获胜战队和其他竞赛选手在《Block Battle》的舞台上。《Block Battle》是一档基于区块链技术,比拼创业的电视节目。图片版权: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过,数字货币交易的引领者是如金基元一般的千禧一代。他们中的很多自称为“泥汤匙”(dirt spoons),这指的是他们在韩国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其中金汤匙和银汤匙代表好出身,泥汤匙则代表坏出身。

加密货币似乎是瓦解韩国三六九等社会等级的良方。

金翰洁(Kim Han-gyeol),23 岁,毕业于某职业学校,是一家电子书公司的兼职软件开发人员,她表示:“韩国的普通年轻人没有真正的机遇可言。”

她和父母一起生活,白天在唐恩都乐(Dunkin’ Donuts)兼职,晚上则在网上学习英语。

一开始,她投资加密货币赚了很多钱。于是,她花几千美元给她母亲和她自己买漂亮的衣服,还梦想着用赚来的钱开一家咖啡店。接着,她几乎亏得一文不剩

“投资比特币亏了钱让我觉得很羞愧,而且是亏了两次,不是一次。之所以会这样全因我太过贪心,想一口气发大财。”尽管如此,她补充道,她以后还是会坚持投资数字货币。

她表示:“反正也没有其他法子可以弥补我的损失。”

在韩国,年轻人有的颓丧,有的感到被压得透不过气。要想拥有成功人生,他们不是得去政府当公务员,就是必须替家族制的大企业卖命。这种企业不多,但韩国人使用的产品大多数是这些企业生产出来的,因此它们极有权势。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得先考入韩国的顶级大学读书才行,但这样的大学屈指可数,考进去堪称人生中的壮举。多年来,许多年轻人都会推迟申请大学,其难度可见一斑。

韩国的收入不均现象在亚洲名列前茅。韩国年轻人的失业率现为 10.5%,且就算总体的失业率为 3.4%,韩国年轻人在过去五年的失业率也一直在那个数字左右徘徊。

现在的韩国年轻人被称为“三抛一代”(sampo generation),那是一个合成词,指的是他们抛弃的三样东西:恋爱、婚姻和家庭。

一系列暴露韩国官商勾结的政治丑闻更是加剧了年轻人的幻灭感,其中一个还导致了前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

加密货币出现之时,在线聊天室、每周聚会甚至知识沙龙都在大聊特聊数字货币:这种新体系会颠覆韩国僵化的社会等级吗?

事实上,买数字货币要比买股票或者贷款做生意容易许多。在投资早期,金基元只需花费一小笔钱。他说:“当时那是我赚大钱的机会。”即使是现在,他回想当时的光明前景依然两眼放光。

29 岁的雷米·金(Remy Kim)是社交媒体应用 Telegram 上多个加密货币频道的主理人,对他而言,数字货币无异于革命。

29 岁的加密货币投资人雷米·金,他深信自己是韩国最年轻的劳斯莱斯车主。图片版权: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的网名是 Les Mis,是按照维克多·雨果创作的《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命名的,后者讲述的是穷人在革命中崛起的故事。雷米·金描述了“加密货币乌托邦”(Cryptopia)的未来:到了那时候,人人平等,基于金钱的社会结构将不复存在。

“加密货币让财富从社会的一个群体转移到另一个群体手中,他说,“并极大地影响了韩国社会。”

雷米·金之所以会知道加密货币,背后还有这么一个故事:他的电脑被人黑了,那人要求支付比特币作为赎金。最后,他付了 1.2 个比特币给黑客。在当时,其价值相当于 800 美元。

很快,他自己也去购买数字货币了。彼时,比特币的泡沫达到峰值,一个比特币的价值就超过了 19000 美元。

他为此大赚特赚了一笔,于是花 50 万美元买了辆海军蓝的劳斯莱斯(Rolls-Royce)。就他所知,“我是韩国最年轻的劳斯莱斯车主”。

雷米·金说他赚到的钱大部分都亏完了,不过多想无益。他现在还拥有劳斯莱斯。

去年,韩国政府考虑关闭投资者进行交易的虚拟货币交易所,称其看着跟赌博很像。

当时,一些交易所正在处理数亿美元的交易。不过政府要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消息引发了强烈的抗议,最后政府只是禁止加密货币投资者在银行开设新的匿名账户,以打击洗钱行为。

就连以前一些极力鼓吹加密货币的人士都在警告:加密货币的鼎盛时期已经结束。其中就包括电视节目《Block Battle》的竞赛选手“泡菜动力”。

“泡菜动力”的真名是郑其永(Jung Ki-young),他能待到决赛,部分原因在于他用傻乎乎的服饰取悦了评委。在决赛夜,36 岁的郑其永穿了件亮闪闪的西装。

郑其永是一人战队“泡菜动力”的成员,他待到了《Block Battle》的决赛。图片版权: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至今仍然投资加密货币,不过他警告称,跟以前比,现在靠投资这个赚钱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他在一次采访中说道:“许多人近来都很沮丧,因为比特币的价格降了。我参加比赛的目的就在于逗笑大伙儿,而不是在于赢得比赛。”

然而,数字货币价格的下降并不是韩国人无法像之前一样赚到钱的唯一原因。

大公司让小型投资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大企业现代集团建了一个名为 HDAC 的区块链平台,还在世界杯上打广告宣扬它家的这种技术。曾在 2017 年卷入腐败丑闻的大企业韩国乐天集团,它的一个部门和区块链初创公司展开了合作。

许多韩国人还遭遇了诈骗。

网名叫做 Les Mis 的雷米·金称:“韩国人不懂金融,他们进店买个东西都斤斤计较,却可以把整副身家押给加密货币。”他会在网上指点别人加密货币的工作原理。

然而,许多“泥汤匙”出生的人仍抱着加密货币会重返辉煌的希望。

金基元表示,他很快就会告诉他父母他对加密货币的痴迷。不过首先,他想赚够钱做生意。他确信加密货币市场将会复苏。

“我没什么好失去的,”他说,“我一直都想当个有钱人。”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为金基元。图片版权: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