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成为新闻业的常用工具,高管认为这对人类雇员并不构成威胁_智能_好奇心日报

Jaclyn Peiser2019-02-13 06:43:39

相反,这是为了让记者能够把更多时间放在实质性的工作上。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数字出版商和传统报纸裁员让记者和编辑的日子不好过,与此同时,由机器生产内容的新闻报道正在崛起。

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发布的内容中,大约有三分之一采用了某种形式的自动化技术。彭博所使用的赛博格(Cyborg)系统能够协助记者炮制出数千篇公司每季度收益报告。

公司的财务报告一出,赛博格就能对其进行剖析,并立即写出包含密切相关事实和数据的新闻故事。与对此已经提不起兴致的商业记者不同,它做这种工作毫无怨言。

在瞬息万变的商业金融新闻领域,赛伯格不知疲倦地为彭博提供精准的帮助,使其不仅能与主要对手路透社竞争,还能与信息竞赛中的新玩家——对冲基金——抗衡。对冲基金利用人工智能为客户提供新鲜的事实情报。

彭博总编辑约翰·麦克列威特(John Micklethwait)表示:“在这方面,金融市场走在了其他领域前面。”

除了为彭博提供关于公司收入的报道,机器人记者还为美联社的职棒小联盟、《华盛顿邮报》的高中橄榄球队以及《洛杉矶时报》的地震等主题撰写了多篇文章。

弗吉尼亚州泰森斯角(美联社)— 周二,微观战略公司(MSTR)公布第四季度净收入为 330 万美元,去年同期运营亏损。

美联社由机器生成的文章

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 (美联社)— 周二,新罕布什尔食鱼猫队(New Hampshire Fisher Cats)以 10 比 3 击败了波特兰海狗队(Portland Sea Dogs),乔纳森·戴维斯(Jonathan Davis)打出“完全打击”(一个棒球的术语,完全打击所指的就是同一位打者在同一场比赛中,不分顺序击出了一垒安打、二垒安打、三垒安打和本垒打——编注)。

美联社由机器生成的文章

上周,《卫报》澳大利亚版发表了其第一篇机器辅助写作的文章,报道了该国年度政治献金的捐赠情况。近日,《福布斯》宣布正在测试一种叫做伯蒂(Bertie)的工具,为记者提供粗略的草稿和写作模板。

随着人工智能成为新闻行业的一种常用工具,新闻业高管认为这对人类雇员并不构成威胁。相反,这是为了让记者能够把更多时间放在实质性的工作上。

“新闻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它关乎好奇心、讲故事、问责政府。它需要批判性思维和判断力——我们希望记者们能把精力花在这方面。”美联社新闻合作总监丽莎·吉布斯(Lisa Gibbs)说道。

早在 2014 年,美联社便与 Automated Insights 公司达成合作协议。这是一家专门从事语言生成软件开发的科技公司,每年能生产数十亿篇机器撰写的故事。

和彭博一样,除了依靠软件来生成职棒小联盟和大学比赛的新闻,美联社也用它创作了更多关于公司收益的报道。自从引入了 Automated Insights 的力量,美联社每季度关于公司收益的报道从 300 篇增加到了 3700 篇。

《华盛顿邮报》的社内机器人记者 Heliograf 通过报道 2016 年的夏季奥运会和大选展现了自己的能力。去年,邮报凭借 Heliograf 在一年一度的全球媒体创新重量级奖项 Global Biggies Awards 上赢得了“机器人卓越应用奖”(Excellence in Use of Bots),该奖项表彰了媒体在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的成就。(似乎是为了让记者们紧张起来,颁奖仪式选在了哥伦比亚大学内颁发普利策奖的礼堂举行。)

邮报的战略计划主管杰里米·吉尔伯特(Jeremy Gilbert)称,公司还利用人工智能向特定地区的读者推荐竞选等具有地方倾向的文章——这种做法被称为“地理定位”(geo-targeting)。

“对于大众传媒,如果你报道全国性或国际性的新闻,你可能失去那些对自己小圈子里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吉尔伯特说,“所以我们问自己,‘该如何发挥我们的专长?’”

美联社、邮报和彭博也建立了内部警报系统,以发现异常的数据。记者看到警报后,就能确定是否需要由人类来撰写一篇更复杂的故事。例如,奥运会期间,邮报在 Slack 上设置了提醒,如果比分高于或低于奥运会世界纪录 10% 就自动通知编辑。

人工智能新闻业并不只是光鲜的机器人噼里啪啦地炮制文章那么简单。前端需要完成大量的工作,由编辑和作者精心制作一个故事的几个版本,并为不同的结果写出完整的文本。一旦获得了天气异常、棒球比赛或公司收益报告的数据,系统便可以自动创建文章。

但机器撰写的故事并不是绝对可靠的。例如,在一篇收益报告文章中,如果公司巧妙地选择数据,以获得比实际数据更有利的形象,软件系统可能会让它们如愿。彭博的记者和编辑们试图让赛博格做好准备,以免被这类策略所迷惑。

新闻编辑室里的人工智能可以写出不那么生搬硬套的文章。

“我希望人工智能工具能够成为新闻报道和发现线索过程中的一个生产力工具,”数据管理软件公司 Cloudera 的机器学习总经理希拉里·梅森(Hilary Mason)说,“当你做数据分析时,你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分辨异常和平常模式。而人类记者是理解和解决问题的合适人选。”

《华尔街日报》和道琼斯公司(Dow Jones)正在试验这项技术以帮助人类完成各种任务,包括转录采访内容或帮助记者识别“较难辨认的虚假内容”——通过人工智能生成的令人信服的伪造图像

“也许几年前人工智能还是高科技公司使用的一种新技术,但如今它其实已经成为了一种必需品,”日报的研究与开发负责人弗朗西斯科·马可尼(Francesco Marconi)说,“我认为,人工智能可以为新闻业中的许多工具提供助力。”

《纽约时报》表示没有用机器撰写新闻的计划,但决定尝试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实现简报的个性化、帮助审核评论以及在数字化老照片的过程中进行图像识别。

之前的技术进步已经使一些曾经对新闻业至关重要的工作变得毫无意义,例如铸排机操作员。不过,记者和编辑还没想去破坏那些如今承担了部分原本属于他们的繁忙工作的程序。

“设计、印刷、制作和分发的方式中很多功能已经被技术所取代,”纽约新闻工会(News Guild of New York)的组织主任纳斯塔兰·莫希特(Nastaran Mohit)说道。她不认为人工智能对新闻从业人员构成了威胁,同时她指出,为确保这一点工会正在对新兴技术实施监督。

日报的马可尼同意这一观点,他把新闻编辑室增加人工智能的协助比作电话机的引入,“它让你有更多的途径能更快地获得更多信息,”他说,“这是一个新的领域,但技术在不断改变。今天是人工智能,明天是区块链,10 年后会变成别的东西。不变的是新闻的标准。”

Automated Insights的首席执行官马克·兹恩茨(Marc Zionts)表示,机器要想取代有血有肉的记者和编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补充道,他的女儿是南达科他州的一名记者——尽管他没有建议她换工作,但他告诉她要熟悉最新的技术。

“如果你是一个不学习、不会适应环境的人——不管你从事的是什么行业——你的事业将会面临困境,”兹恩茨说道。

对于专门报道地方新闻的全国性新闻机构帕奇(Patch)来说,人工智能为它覆盖约 800 个社区的 110 名社内记者和众多兼职记者提供了帮助,特别是在天气报道方面。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圣约翰(Warren St. John)称,在某一周内,Patch 上的 3000 多个帖子(占其总帖量的 5% 至 10%)都是机器撰写的。

除了给记者更多的时间追求自己的兴趣,机器新闻还为编辑带来了其他的好处。

“我注意到了一件事,”圣约翰说,“我们用人工智能撰写的文章没有拼写错误。”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版权:Cam Cottrill/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