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律法严格的伊朗,德黑兰爱狗人士如何应对遛狗禁令?_文化_好奇心日报

Thomas Erdbrink2019-02-06 06:30:40

如今,不受欢迎的执法几乎完全由警察来完成,而邻居、朋友和其他人则坚定地睁一眼闭一眼。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伊朗德黑兰电 — 无论阿萨尔·巴赫里亚德(Asal Bahrierad)走到哪里,她那只名叫泰迪(Teddy)的西施犬都会跟着。因为她的母亲不喜欢狗,这位 31 岁的伊朗人去拜访母亲时,甚至和泰迪一起在车里睡了三个晚上。

女儿和泰迪在一起的决心给巴赫里亚德的母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最终让步了,让女儿带着心爱的狗回到家里。

“现在我和妈妈都无法想象没有泰迪的生活,”巴埃拉德说。“没有人能把它从我身边带走,警察都不行。”

曼达娜(Mandana)和母亲在德黑兰的兽医诊所和她 4 岁的狗在一起。图片版权:Arash Khamoo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后那句宣言指的是最近在德黑兰引发了辩论的一个问题。

上周,当德黑兰警察局长侯赛因·拉希米(Hossein Rahimi)准将宣布,司法机构将禁止人们在公共场合遛狗时,泰迪和其他所有在伊朗的狗成为了伊朗近 40 年来对抗西方影响的斗争的中心。

另外,法院还禁止在汽车里养狗。

在伊斯兰教中,狗被认为是“najes”(不洁的)。护卫犬可以容忍,但把它们当作宠物就太过分了。问题是,许多伊朗人不这么认为。

德黑兰到处都是狗:小巷里是牵着狗绳的德国牧羊犬,西伯利亚哈士奇在冬天的雪中嬉戏,吉娃娃们在敞开的车窗里喘着粗气,动物爱好者们还收养了许多流浪狗。

萨义德‧哈里里(Saeed Khalili)和阿诺什‧艾达拉提-沙玛斯(Anuosheh Edalati-Shams)在德黑兰郊外的家中养狗。图片版权:Arash Khamoo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伊朗官员对狗的人气不断上升这点相当在意,并呼吁采取措施,阻止“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的观念深入伊朗人心。

拉希米在隶属伊朗国家电视台的青年记者俱乐部的一次会面中说,狗在公众面前“制造了恐惧和焦虑,警方将对狗的主人采取措施。”

不过,他没有具体说明会采取什么措施。

他的言论在半官方的法尔斯新闻社中得到了回应,有人抱怨说狗剥夺了公园里所有的乐趣。

有人在照顾流浪猫狗。图片版权:Arash Khamoo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位用户写道:“狗主人无视伊斯兰教教义,受到西方卫星频道的影响,把宠物带到公园里,给其他游客带来了麻烦。”

另一个人写道:“我们呼吁当局严肃处理这些狗。”

硬派政治家哈米德雷扎·塔拉吉(Hamidreza Taraghi)在一次采访中说:“严格按照教义来说,我们不能在狗坐过、走过的地方祈祷。”

塔拉吉表示,越来越多的人向警方投诉与狗有关的事情。他还说,养狗是在助长美国制裁。

霍达‧塞吉‧沙米尔(Hoda Sedghi Shamir)自己养狗,同时也在照顾流浪狗和那些需要治疗的狗。图片版权:Arash Khamoo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们正经历着经济困难,但爱狗的人每年会在狗粮上花费数十亿美元。”他说,“我们需要拿这些钱来做更重要的事情。”

除了在公众场合遛狗,伊朗人不能做的事还有许许多多,因为他们的宗教领袖希望从各个方面帮助伊朗人避免犯下原罪。

为实现这一目标,他们还禁止妇女跳舞和饮酒,禁止妇女在没有佩戴伊斯兰头巾的情况下公开露面。

建筑工人哈希姆(Hashem)和他老板的狗在兽医医院。图片版权:Arash Khamoo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在现实中,伊朗人和他们的伊斯兰卫教士之间的拉锯战从来没有停止。

总有人在舞蹈,总有人在喝酒,而女性头巾掉落的事也发生得越来越多。

但他们因此受到的惩罚可能会很严厉,罚款是常事,有时甚至还被鞭打。

尽管如此,藐视官方规定却是司空见惯的事,很少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反叛行为。

在伊朗,宗教强硬派还会告发违反教义的人。如今,不受欢迎的执法几乎完全由警察来完成,而邻居、朋友和其他人则坚定地睁一眼闭一眼。

巴赫里亚德表示,和以前许多类似的法令一样,人们也没有太重视遛狗禁令。

她说:“我和泰迪每天都在沙拉姆(Shahram)附近的一个公园里散步,警察对我们非常友好。”

阿萨尔‧巴赫里亚德和她的西施犬泰迪。图片版权:Arash Khamoo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尽管伊斯兰教对狗猫比较包容,但它们的数量正在迅速增长。最近,德黑兰的宠物诊所数量也呈现了爆炸式增长。

20 年前,德黑兰大学是唯一一个接受宠物治疗的地方,该大学还开办了一家由兽医组成的培训诊所。现在,整个城市有几十家宠物诊所。

不过德黑兰 Shahrak-e Gharb 社区的 Paytakht 宠物诊所兽医达蒙‧安萨里(Damon Ansari)表示,狗的主人还需要学习。

他说:“我们需要教育狗的主人,他们可以有养狗的权利,但也应该承担一些责任。”

他解释说,体型较大的狗需要训练,还需要给它铲便便,孩子们也应该学会如何对待动物和狗。

当谈到遛狗的时候,他说,这个事情没办法妥协。“狗需要到外面遛,就是这样。“

上周四(当地时间 1 月 31 日),在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Imam Komeini International Airport)附近,37 岁的霍达·塞吉‧沙米尔正忙着喂她照看的 23 只狗狗。其中有些狗瘫痪了,另一些失明了,它们大多是她发现的流浪狗。

“我没生过孩子,所以它们就是我的孩子,”她说。

沙米尔说,她曾帮助过被人用石头砸伤、或者用气枪打伤的狗狗。她说:“我每月在它们身上花 600 美元,给它们买吃的、打疫苗,我自己还会去接受培训。”

至于遛狗的禁令,沙米尔耸耸肩说,事情总会过去的。她表示:“我们得保持一段时间的低调,但这些规定(过一阵子就)会被人忘掉的。”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版权:Arash Khamoo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