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婴儿基因编辑研究还在继续,这一次来自美国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周韶宏2019-02-05 06:38:21

科学界还没有达成共识,商业公司有了更激进的想法。

基因编辑技术还在以更激进的方式进行。

《MIT 科技评论》报道,29 岁的美国程序员 Bryan Bishop 已经开启一个新项目,他的商业计划书显示他正创办一家专门生产设计婴儿的公司,并且已经有了第一对父母客户。Bryan Bishop 有多种身份,他是比特币投资者,也是“DIY 生物黑客”。

计划书中展示了科幻一般的愿景,完美婴儿“不用健身就能增长肌肉”,拥有“长命百岁”的基因,或者拥有可以接受任何其他人输血的血型。

但 Bishop 的基因改造方式同贺建奎有所不同,他想改造男性的精子细胞,然后将其注入卵子,而不是直接改造人类胚胎。改造的过程要从男性的睾丸开始。

Bishop 所说的技术来自哈佛大学。去年 11 月贺建奎宣布实验成功后的一周,《MIT 科技评论》报道了该校干细胞研究所牵头的一项研究。

研究小组尝试用一种 CRISPR 的优化版本单碱基编辑(base editing),将目标精子细胞中的 ApoE 基因(与阿兹海默病有关)编辑为低风险基因。单碱基编辑只需要改变 DNA 中的一个单碱基就可以完成编辑。这项技术的发明人 David Liu 曾经形容,“CRISPR 就像剪刀,而碱基编辑器就像铅笔。”

主导的科学家 Werner Neuhausser 已经拷贝了两个携带高位基因人类的 DNA,他们一生中患有阿兹海默病的风险高达 60%,Neuhausser 10 月还到访中国探索胚实验的可能性。

想到改造精子的并不止哈佛大学。位于纽约的威尔康奈尔医学院一项研究的重点是,如何对精子细胞进行基因编辑而不用杀死它。他们向精子发射电脉冲,打开细胞壁,然后修改其中的单个基因。实验进展还有点问题,被改造的精子细胞活性降低,运动速度变慢了。

哈佛大学和威尔康奈尔医学都暂时还没有涉及胚胎的计划,但它们面临的争议和贺建奎一样,出于疾病预防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是否也应该被限制?

目前科学界并没有达成共识。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 George Daley 就是基因编辑婴儿的支持者,他表示“修改人类基因这个大胆而备受争议的研究项目应该继续前进。”基因编辑毫无疑问是具有重大医学价值的革命性技术。他认为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生是在正确的道路上一次错误的转弯,“(贺)可能是一个错误,但事实不能让我们回避问题。”

2018 年 7 月,独立机构英国纳菲尔德生物伦理学委员会(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发布报告,他们的结论是,基因编辑是一种全新的生殖选择方法,虽然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作为可以影响后代特征、改变疾病的技术,它本身并不是不能被接受。尽管现在多个国家的法律禁止用于人类胚胎的研究,但不代表以后会有允许这项技术的立法。

学术界的研究还在进行,更激进的商业行为更让人不寒而栗。Bishop 已经自费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开展小鼠实验,据称目前已经进行过 30 例实验。他们将经过编辑的基因植入小鼠睾丸。目前还没有成功繁育出下一代。

2018 年 11 月,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宣称用基因编辑技术 CRISPR 改造了人类胚胎基因,一对双胞胎女婴如期诞下,据称一生不会感染艾滋,全世界为之震惊。新华社 1 月报道,广东省对贺建奎展开调查,“自筹资金,蓄意逃避监管”,涉嫌犯罪的机构和人员将会移交公安机关处理,南方科技大学已与贺解除劳务关系。

题图来自 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