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年轻母亲跌落身亡,美国人开始思考公共设施的原则_文化_好奇心日报

姜天涯2019-02-03 14:26:33

有专家认为,对便利措施的忽视和规划建造者的性别比例失调有关,交通系统是“由通勤阶级设计并为通勤阶级服务的,这些人主要是朝九晚五的白人男性”。

“我们应该从性别的角度来看待交通问题。”

纽约大学鲁丁交通与政策管理中心副主任 Sarah Kaufman

1 月 28 日晚,22 岁的母亲 Malaysia Goodson 从纽约曼哈顿中城第七大道车站的楼梯上摔下来,被发现时已不省人事。事发时,Goodson 推着婴儿车正准备下楼梯。所幸她一岁的女儿没有受伤。

截至 1 月 31 日,Goodson 的死因仍不清楚,不过纽约市验尸官的一名女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Goodson 既往的健康状况似乎是导致她摔倒的原因之一。无论如何,这起事故已经引起了人们对残疾人权利的关注——从纽约到旧金山,维权人士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抗争,但收效甚微。

美国的公共交通系统几乎没有为那些因各种原因身体不便的人提供便利。对于残疾人、背重物的人、行李很多的旅行者,以及像 Goodson 这样推着婴儿车的家长来说,没有电梯的地铁站非常不方便。

纽约市乘客权益倡导组织“乘客联盟”(Riders Alliance)的政策和沟通主管 Danny Pearlstein 说, Goodson 死于拥挤的第七大道地铁站,这是连接中城与布朗克斯、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枢纽。而第七大道地铁站没有电梯。据统计,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TA)近 500 个地铁站中有四分之三没有电梯。与此同时,据《纽约时报》报道,许多现有的电梯功能失调,或者存在其他问题——空间狭小或者位置偏僻——这使得人们不愿使用它们。包括交通学者 Sarah Kaufman 在内的纽约大学教授们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纽约市现有的地铁电梯在 2015 年里平均每架发生 53 次故障

1 月 28 日的事故发生后,包括市长 Bill de Blasio 在内的多名市政府官员呼吁改革。“我们 100% 认为提高可达性的问题必须优先考虑,这也是为什么州长提出了高峰时段收费计划,来提供数十亿美元的必要资金投入。”纽约州州长的发言人 Patrick Muncie 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告诉《大西洋月刊》

MTA 可达性受限的问题,也是一桩诉讼案的立案主题,该案件目前还悬而未决。该诉讼的原告包括一个残疾人权利组织和司法部门。诉讼提出,MTA 违反了 1990 年通过的联邦民权法《美国残疾人法案》,该法禁止歧视残疾人。《美国残疾人法案》要求公共设施为身体或精神状况“限制了一项或多项主要生活活动”的个人提供“合理的便利措施”(reasonable accommodations)。

然而,此次事故表明,可达性问题不仅限于违反《美国残疾人法案》。这一事件引发了其他父母的强烈反应,他们和大多数纽约人及美国其他大城市的许多居民一样,几乎每天都乘坐公共交通。《纽约时报》记者 Dana Goldstein 在 twitter 上写道:“纽约的每位父母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因为电梯少得可怕,他们不得不自己把婴儿车推到地铁站里。”

政府官员、城市规划者和残疾人权利倡导者都倾向于认为,金钱或缺乏金钱是问题的根源。安装一部电梯的成本很高,尤其是在像纽约市这样一个古老的、巨大的、复杂的、不断长期运行的地铁系统中。据 DNAinfo 当时的报道,2015年,MTA 估计,在布鲁克林第七大道车站安装一部电梯将花费 1500 万美元。

虽然无障碍设施的翻新在任何地方都不便宜,但纽约交通系统的规模使之成为一项特别艰巨的任务——MTA 网络共有 472 个车站。而作为美国第二大运输系统的芝加哥运输管理局仅拥有 145 个车站。

乘客联盟的 Pearlstein 说,法律是进行强制翻新的必要条件,就像 10 多年前波士顿的情况一样。几十年来,波士顿的交通系统一直受到亏本的影响,到 21 世纪初期,违反《美国残疾人法案》的行为非常严重,从最繁忙车站的电梯故障,到公交车司机拒绝为残疾乘客提供服务。参与改造波士顿运输系统的 Laura Brelsford 说,直到一桩备受瞩目的集体诉讼之后,波士顿的公共交通系统才进行了全面的改造,包括致力于预防停电的改造,以及持续向社区延伸交通网络。但如果没有这样的社会压力,《美国残疾人法案》中的漏洞会让一些公共交通机构避开维护。

“毫无疑问,我们需要加快地铁可达性的改造交付”,MTA 主席 Patrick Foye 在一份提供给《大西洋月刊》的声明中说。Foye 指出,这一目标在 MTA 的现代化计划中被列为一项首要任务,他打算通过增加高峰时段的票价来为这项计划提供部分资金。最终的目标是在 15 年内使所有的车站都拥有可达设施。

交通学者 Kaufman 认为,交通不便的部分原因可能是负责公共交通和其他公共基础设施项目设计的人员结构失衡。Allison Arieff 在《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在有执照的建筑师中,女性只占 20%,而在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和负责人中,女性所占比例甚至更小。Kaufman 说,至少从历史上看,交通系统是“由通勤阶级设计并为通勤阶级服务的,这些人主要是朝九晚五的白人男性”。

在这种背景下,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公交车很少提供足够放置婴儿车的空间,也很少考虑到残障人士。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很少有城市规划明确针对婴幼儿的需求。

哈特福德大学社会学家 Freeman 和 Kaufman 都对 Goodson 的去世表示哀悼,认为这表明在像纽约这样的城市中,便捷设施的缺乏可能会加剧性别和收入不平等。占美国全国公共交通乘客的大多数女性,也是婴幼儿的主要看护者。在美国,每 10 个家庭中就有 4 个家庭的经济支柱是女性,而这些家庭的经济支柱大多是单身母亲。更普遍的是,女性占所有看护者的 60%——无论是孩子、老人、父母还是其他受抚养人——这份工作会让她们特别依赖公共交通。纽约市看护人的通勤费用可能很贵,平均每月的交通费要比普通人多出 75 美元。由于背负着轮椅、医疗设备、婴儿车和尿布袋等负担,而地铁或公交车不够便捷,看护者们往往只能叫出租车或更昂贵的方式出行。

Kaufman 说:“我们应该从性别的角度来看待交通问题。”他指出,尽管女性占美国公共交通用户的大多数,但在她和她的研究伙伴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四分之三的女性表示,她们在通勤途中受到过骚扰。“如果不真正考虑看护人员的出行,以及他们应得到的便利设施,城市就无法满足全体居民的需求。”

但 Kaufman 承认变化正在发生,特别是当对便利措施有需求的人群升任城市规划领导角色的时候。女性(包括母亲)目前在 MTA 中占了几个关键的职位。Pearlstein 说,在第七大道车站的悲剧发生之后,他希望人们继续“抓住机会”,最终促成持久的变革。

残疾人权利和乘客联盟的倡导者明白,建造他们需要的便利设施需要时间。但还有许多不那么复杂和花钱的方法可以提升公共交通的可达性。比如,播放更响、更明显的停运公告,积极从父母、残疾人和搬重货的工人那里寻求反馈。

“面对看似无法克服的工作负担,我们真的很容易感到不知所措”,波士顿无障碍交通官员 Brelsford 表示,“但最重要的是,你必须从某个地方先开始。”


题图来自 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