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成了世界上污染最重城市之一,400 多所学校因此关闭_文化_好奇心日报

Hannah Beech2019-02-01 07:11:07

十年前,泰国首都的空气变干净了,这主要归功于政府禁止了污染最严重的汽车。但如今已时过境迁,好景不再。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曼谷电 — 曼谷的雨季已经过去。在之前那个湿哒哒的季节里,雨水疯狂袭来,我的孩子们去参加足球训练,有时得涉过齐腰深的洪水。

可就在上周,我走在泰国首都一条主要街道上,依然被弄得浑身湿透。这是怎么回事呢?

当时,曼谷一个非常繁忙的十字路口很快被淹没了,而淹没路面的液体来自一些高压水炮——出动水炮的目的是减轻笼罩曼谷数周的雾霾。

一道道水柱喷向空中时,行人纷纷尖叫起来。卖椰子冰淇淋的小贩没能拉住他的手推车,眼见着它冲进了下水道。一只老鼠跑出来,然后游走了。

有一部分巨大的水炮是连在水炮车上的,而这些车子只会加剧曼谷的空气污染。烟不断从这些车子的排气管中冒出来。据泰国污染控制厅(Pollution Control Department of Thailand)的官员估计,该市的雾霾污染约有 60% 来源于汽车尾气排放。

十年前,泰国首都的空气变干净了,成为亚洲罕有的成功治理污染的案例。这主要归功于政府禁止了污染最严重的汽车。但如今已时过境迁,好景不再。

这个月,曼谷入围了全球空气质量最糟糕的十大城市榜单。

上周,曼谷市中心的通勤者。十年前,泰国首都的空气变干净了,这主要归功于政府禁止了污染最严重的汽车。但如今已时过境迁,好景不再。图片版权: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的孩子们就读的学校,以及泰国首都的另外 400 多所学校,周四和周五(即 1 月 31 日和 2 月 1 日)都因雾霾停课。

和许多名列全球污染最严重城市榜单的亚洲大城市一样,曼谷也面临着多重问题的困扰: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不受控制,百姓热衷购车,政府监管不力。耕地农作物焚烧,以及旱季风力较小,都加剧了危机。

尽管污染控制厅官员称他们正在淘汰污染最严重的柴油发动机,但在曼谷的道路上散个步还是可能会被尾气呛到。城市巴士喷着黑烟。路太少,而车太多,政府对公共交通的发展也缺乏兴趣。

绿色和平组织东南亚区(Greenpeace Southeast Asia)泰国负责人塔拉·布卡姆斯里(Tara Buakamsri)说:“在我们的社会中,车子不仅仅是车子,它代表着富裕,象征着拥有。要让人们放弃他们的车子会很困难。”

我们家在中国住过很多年,污浊的空气对我们来说已经很熟悉了。

我以前经常开玩笑说,我们 2014 年离开北京时,是因为污染而被迫逃离的“污染难民”。我当时已经厌倦了在孩子们去上学之前给他们戴小面罩。很多时候,他们根本不能在外面玩。

他们的面罩上印有微笑的熊猫图案,但这些可爱的图案无法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微小的颗粒物特别容易损伤儿童的肺部。

据泰国污染控制厅官员估计,曼谷的雾霾污染约有 60% 来源于汽车尾气排放。图片版权: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2016 年室外空气污染造成 420 万人死亡,每年死于室外空气污染的人数远远超过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导致的死亡人数的总和。

我们从北京搬到上海的时候,恰恰碰到上海的空气质量变差。几年前,我家的洗碗机着火,冒出来的烟扩散到了整个屋子,但我却没有发觉着火了,因为空气本来就很污浊。

之后我们搬到了曼谷。像中国一样,泰国似乎也在经历一个同样的循环:先是否认一个长期性问题的存在,再采取一些毫无用处的解决方案,然后突然间意识到,要是政策不能协调一致,雾霾并不会神奇地消失。

多年来,北京人都是说有雾,而不是说有雾霾。无情的现实终于敲下当头一棒时,政府考虑过一些应对雾霾的奇怪方法,比如用巨型风扇将污染吹出市区。

科学家们一致认为,喷射水柱,尤其是用污染空气的车子来喷射,对驱散曼谷的烟雾没有什么帮助。

泰国污染控制厅厅长帕拉隆·达姆隆太(Pralong Dumrongtai)这样委婉地评价水炮处理方案:“有些政府部门希望帮助减少污染,但这可能不是最好的办法。”

曼谷空气污染急剧恶化近来一直是头版新闻。报纸社论要求军政府就危害健康的空气质量问题作出回应。图片版权: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其他不同寻常的方法——比如近来曼谷用无人机洒水的举措——也不能解决长期的空气质量问题。

于 2014 年接管国家政权的军政府领导人、现任泰国总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对曼谷的空气污染问题轻描淡写。与此同时,众多商店店主被告知,囤积口罩可被判处最高七年的有期徒刑。

受多年来的政变、街头抗议和军队镇压的影响,曼谷人似乎不爱谈政治,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然而,因为这场持久不散的雾霾,一些人已经开始上街抗议。

当前的军政府一再推迟全国选举,最新的选举日期定在 3 月 24 日。但对于迟迟未能回归名义上的民主制度,民众并未表现出多大的愤怒。

虽然泰国的年轻人急切地想要投出他们人生的第一张选票,但泰国国家和平与秩序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也就是泰国军政府多年来对自由言论和集会的限制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效果。

然而,空气污染的急剧恶化已经成为这里的头版新闻话题——相比之下,本月传出的湄公河畔发现两名泰国流亡异见者尸体、腹内塞满混凝土块的消息,就显得没那么重要。

施舍之后向和尚致意。本月曼谷入围全球空气质量最糟糕的十大城市榜单。图片版权: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当地许多新闻媒体只在不起眼的位置报道了这起凶杀案。而另一方面,社论要求军政府就危害健康的空气质量问题作出回应。

在中国,空气污染指数成为了无法用其他方式表达的民众不满的测量指标。人们开始质疑他们与专制的领袖们之间不言明的协议:我们会改善你们的物质生活,但你们不要质疑自己被统治的方式。

但如果两位数的增长率带来的是有毒的土壤和空气呢?中国人开始了全民性的反思

在曼谷这里,普通民众也在批评军政府对污染反应迟钝,即使他们可能不会在其他政治问题上发表意见。

尽管曼谷有很多吸引游客的东西,诸如兰花、便宜的泰式按摩、芒果和糯米,曼谷却不是一个对市民百般呵护的城市。像样的人行道甚为罕见。乱糟糟的电线挂满街头,十分危险。大量的塑料袋堵塞了运河,垃圾堆不断膨胀。

许多大量繁殖的动物种类都是让人害怕的物种,例如蟑螂、猫那么大的老鼠以及偶尔通过马桶爬进来的巨蟒

即使是最丑陋的混凝土墙上,裂缝里也会插一枝三角梅。装点着当作祭品的红色芬达汽水的灵屋(译注:泰国人设在住宅或其它建筑物旁边的小屋子模型,用以供奉神灵,相当于我们的神龛),滋养着城市的灵魂。沾满尘土的榕树被系上了丝带,仿佛它们在建筑如此密集的城市环境中茁壮成长的能力是一份礼物,被送给以这座大都市为家的 1000 万人民。

我本月飞回曼谷的时候,随着飞机降落到一片赭色雾霾中,我的心也跟着往下沉。这种恐惧的感觉就跟我回中国时一样。我搭乘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司机戴着面罩,对这糟糕的空气摇了摇头。紧接着我们就开始堵车了。

不过,和曼谷的许多司机一样,这位出租车司机也在后视镜上挂了一个茉莉花环。甜甜的香味与汽车尾气混合在一起。我感觉我回到了家里。


翻译:熊猫译社 温丹萍

题图版权: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