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患者五年存活率从 14% 跃升至 64%,创新对患者生命产生巨大影响的范例_商业_好奇心日报

张依依2019-01-31 17:43:42

常发于儿童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五年存活率,更是从 1964 年的 3% 提高到 2010 年的 92%。

2011 年10月, 7 岁的 Emily Whitehead 第一次癌症复发。

5 岁那年,她被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ALL )——这是如今治愈率最高的癌症之一, 85 %的 ALL 患病儿童在两年的标准化疗后能够得到治愈。

但 Emily 属于那 15 %。第二轮化疗期间癌症再次复发,传统疗法对她不再奏效,几乎失去所有选择后, Emily 在宾夕法尼亚州儿童医院接受了 CAR-T 治疗,成为世界第一例接受这种新型细胞免疫疗法的儿童。癌症“近乎奇迹般”地得到了治愈。

Emily 的案例将 CAR-T 研发推向一个高潮。数十亿美金投入下,全球现在有超过 240 个 CAR-T 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有望进一步提升急性白血病患者的存活率,并为多种血液癌症患者带来了更多的选择。

而 50 年前,血癌的治疗还是一幅完全不同的光景。

从化疗到靶向药,血癌治疗研发走过漫长的 30 年

以 Emily 所患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为例,这是 20 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中最为常见的癌症类别,占儿童癌症病例的三分之一。

它于 1847 年就被发现和命名,但在接下来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医生对它束手无策。上世纪 60 年代初,患者在确诊后 5 年仍然在世的几率仅为 3 %,大部分人在确诊几周到几个月后就会去世。

同为血液癌症的各类淋巴瘤与骨髓瘤,患者的五年相对存活率也都不超过 40 %,其中骨髓瘤仅为 12 %。相对存活率是指,患者从确诊开始后五年的存活百分比,除以与该病患相同性别与年龄层正常人五年后的存活率百分比。

60 年代开始,随着放射、化疗和骨髓移植的治疗手段出现,血液癌症的治疗出现转机,三类血癌患者的存活率均出现明显增长。

化疗对患者细胞的无差别攻击也带来了许多痛苦的副作用,有时甚至严重到无法继续治疗;对于很多患者来说,治疗仅仅是为了延长寿命而无法回归正常的生活。血癌患者存活率的增长在接下来整体进展缓慢,离下一次治疗革新——靶向药的出现还有将近 30 年。

1960 年,研究人员发现与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CML )紧密相关的“费城染色体”异常现象。这类癌症主要影响成年人群体。此前,它的唯一治愈性疗法是骨髓移植,但存在极高风险和严重副作用,且仅适用于那些能够找到匹配供体的患者。

经过 30 年的基础科学研究, 90 年代初,科学家终于进入开发抗 CML 药物的阶段。作为其针对性的靶向药物,伊马替尼(格列卫) 1998 年由诺华制药公司第一次投入临床实验。

第一次临床实验的效果惊人,研究人员得到了 100 %的反应率,而且副作用极小。但当时,大多数制药公司对开发此类新型药物不感兴趣,因为这与此前的癌症治疗方式完全不同,而且前期的动物试验效果并不理想,即便是在诺华内部也重重受阻。当然,其中也有实际的利益考量—— CML 的病患数量相对较少,在白血病中占据 15 %到 20 %,但试验成本却很高。

“现在(诺华)制药公司不得不做出另一个决定。他们没有为大规模的 2 期试验制造足够的药物。”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白血病中心主任 Brian J. Druker ,格列卫的主要开发者之一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回忆,药厂需要决定是否愿意投入更多财力继续生产。

与此同时,格列卫的神奇效果已经在患者中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人迫切希望参与临床实验,“这是在 1999 年左右,互联网聊天室刚刚开始”。通过互联网,患者联合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并最终送到了制药厂 CEO 面前,第二阶段的临床实验才得以迅速展开。

2001 年,格列卫在仅三个月的时间内通过审批进入市场,成为 FDA 历史上最快的一次审批通过。

白血病患者五年生存率从 14 %跃升至 64 %,血癌成为受益于生物技术革新的典型

在经历了缓慢增长的 20 年之后,慢性白血病的患者五年存活率开始出现跃升,现在已经到达接近 70 %。

1990 年,这类疾病的诊断预计将减少一名 55 岁女性 24.9 年的生命; 2010 年这已经缩短到 2.9 年——越来越接近一名健康人的生命预期。

靶向药的出现成为癌症治疗的一个关键节点,围绕血液癌症普遍的悲观情绪开始缓解。史密森尼杂志评价,它让人们发现癌症并不总是致命的,必须被消灭的侵略者,而是一种可以控制的慢性疾病。

另一个因此发生显著变化的是非霍奇金淋巴瘤,美国死亡人数第七高的癌症。

1997 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第一种分子靶向癌症药物,针对的就是非霍奇金淋巴瘤。同一年,美国非霍奇金淋巴瘤死亡人数为 2.35 万人, 2018 年减少到了 1.99 万人。患者存活率从 59%上升至 73 %。

这两个时间点也成为美国癌症医学史上的两个关键时刻。

2013 年的数据显示,白血病整体患者存活率上升至 64 %。两种淋巴瘤患者存活率分别上升至 73 %和 88 %,骨髓瘤则上升到了 51 %——较 60 年代均出现超过翻倍的增长。

在这 50 年期间,美国整体的癌症患者存活率大都出现了提升。但与其他一些形式的癌症不同的是,针对血癌,目前还未出现有效的早期检测,或围绕某种特定生活方式的筛查,发病致因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未知。

这意味着血癌很难提前预防或在发病初期就进行干预。事实也是如此,至今,血液癌症的发病率一直都保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其中白血病还出现了上升。因此,血癌患者存活率的提升,主要只能依靠于更好的治疗手段以及更有效辅助治疗的出现。

总体而言,血癌治疗经历了三次重要的变化,也是最受益于生物技术革新的癌症类别之一。

但科技创新并不是唯一的贡献者。急性白血病从 70 年代开始就经历了一个稳定的上升期——这几乎完全是由于通过反复测量和实践,确定了化疗药物最有效的剂量和时间表,而不是新疗法的开发。与此同时,几乎所有新药和革新疗法都极其昂贵:从第 1 天开始,格列卫的成本就一直存在争议,而备受期待的 CAR-T 疗法则被预估将整体花费每个病人一百万美金的高价,因而医保福利的相应发展也至关重要。

医疗环境和政策的不同,让各国之间血癌患者生存率仍存在巨大差距。据《柳叶刀》杂志去年发布的一项调查, 2012 到 2015 年,中国白血病男性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仅为 24.4 %,女性群体生存率为 26.5%,不到美国的一半。

“回看 20 世纪,细菌感染从最常见的死亡致因变成如今治愈率最高的病症。” Druker 后来写道,“在 21 世纪,我们希望也以同样的方式成功击败癌症。”

题图来源于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