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过百万美元的职业扑克比赛冠军,会如何思考风险和决策?_商业_好奇心日报

曾梦龙2019-02-01 19:00:06

“本书讲的不是扑克技巧或赌博,而是扑克教给我的一些关于学习和决策的东西。对于任何想成为更好决策者的读者来说,我在那些烟雾缭绕的牌室中学到的实用方法都是非常好的策略。”

作者简介:

安妮·杜克(Annie Duke):认知心理学博士,世界扑克系列赛(WSOP)冠军,美国知名风险决策专家。安妮·杜克曾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和英语双学士、宾夕法尼亚大学认知心理学博士学位,博士期间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研究基金。后因偶然机会成为德州扑克界职业传奇女牌手,是唯一一位同时获得世界扑克系列赛冠军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全国单挑扑克冠军赛冠军的女性选手。至 2012 年退役时,她赢得了一条世界扑克系列赛金手链,以及 400 多万美元的比赛奖金。

退役后,安妮·杜克结合自己在职业扑克赛中的实践决策技能,继续从事认知和决策心理学方向的研究,是在决策和风险领域广受欢迎的专业演讲家和决策战略家,进行过上千次演讲。她担任万豪国际、美国银行、花旗集团等世界 500 强企业的决策咨询顾问,同时还是“我如何做决策”(HowIDecide.org)网站联合创始人,“课外全明星”(After-School All-Stars)公益组织董事会成员,富兰克林研究所理事。此外,杜克还赢得过博弈类电视直播节目《剪刀石头布》锦标赛冠军。

书籍摘录:

前言  为什么这不是一本打扑克的书

二十六岁的时候,我本以为自己的未来之路非常明确。我的父亲是新罕布什尔州一所预科名校的英语系主任,我就在校园里长大。我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取得了英文和心理学两个学士学位。随后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生院,获得了国家科学基金会奖学金、取得了硕士学位,并完成了认知心理学的博士课程。

但就在博士论文即将完成的时候,我生了病。于是休学,离开了宾大。在此期间我结了婚,移居到蒙大拿州的一个小镇上。很显然,奖学金并不足以维持这种穿州过县的成人生活,因此我需要钱。我的哥哥霍华德是一名职业扑克玩家,在当时已经打入了世界扑克大赛的决赛。他建议我去比林斯看看当地合法的扑克比赛。这个建议并不像它听起来那么偶然。我是在一个充满竞争、热衷博弈的家庭环境里长大的,霍华德带我去拉斯维加斯度过几次假,那都是我用奖学金无法承担的消费。我看过他打牌,而且自己也玩过几把低风险的牌局。

很快我就爱上了扑克。吸引我的不是拉斯维加斯的灯火辉煌,而是在比林斯“水晶酒吧”地下室的牌桌上小试牛刀的兴奋快感。当时我的水平还有很多不足,但学习的过程令人无比兴奋。我打算在休假期间赚一点钱,继续我的学术之路,同时将打扑克作为业余爱好。

于是这个短暂的休假变成了一名扑克玩家此后二十年职业生涯的起点。至 2012 年退役时,我总共赢得了一条世界扑克大赛金手链、世界扑克大赛锦标赛冠军和 NBC 全国单挑锦标赛冠军,以及 400 多万美元的锦标赛奖金。与此同时,霍华德又继续赢得了两条世界扑克大赛手链,两次上榜名人堂扑克经典大赛,两次获得世界扑克巡回大赛冠军,连同了 640 多万美元的锦标赛奖金。

要说我偏离了学术道路,似乎是有些轻描淡写了。但我很就快意识到,与其说我放弃了学术,倒不如说我是更换了专业去研究人们是如何学习和做出决策的。玩一手扑克大约需要两分钟,在这一过程中,我可能会碰到多达二十次的决策机会。每一手牌都有一个确切的结果:赢钱或输钱。每一手牌的结果都为你的决策提供了即时的反馈。但这是一种不太可靠的反馈,因为输赢仅仅是反映决策质量的一种模糊信号。赢钱可能是因为手气好,输钱则反之。因此,很难将全部的反馈用于参考学习。

那些须发斑白的蒙大拿农场主极有可能会在扑克桌上从容不迫地赢光我的钱,这种担忧迫使我去寻找切实可行的对策,要么解决这个学习难题,要么输个精光。在我的职业生涯之初,我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些优秀的扑克玩家,向他们学到了如何处理打牌时的好运气和不确定性,以及学习与决策之间的系。

一段时间后,这些世界一流的扑克玩家教会了我打牌的本质:面对不确定未来的决策。将决策视为对赌的启示使我可能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找到学习的机会。我发现,将决策视为对赌使我避免了常见的决策陷阱,让我以更理性的方式从结果中学习,并尽可能地在此过程中摆脱情绪的左右。

2002 年,因为我的朋友、超级扑克手埃里克•赛德尔拒绝了邀请,某对冲基金经理来找我给一群交易员讲几句,分享一些可能适用于证券交易的扑克技巧。从那时起,我与多个行业的专业群体进行了交流。通过审视自己从扑克中学到的方法,我不断完善它,并帮助他人将其应用于金融市场、战略规划、人力资源、法律和创业等方面的决策之中。

鼓舞人心的是,我们可以找到实用的方法来规避决策制定与执行之间的误差。本书承诺,对赌思维将会改善我们终生的决策力。它能使我们更好地区分结果质量与决策质量,发现“我不确定”这句话的作用,学习规划未来的策略,做更加主动的决策者,建立并维护寻求真相的同伴一起改善决策过程,并让过去和未来的自己帮忙减少情绪化的决策。

对赌思维并没有使我成为一个永远理性、毫无情绪的决策者。我也犯过(并且还在犯)很多错误。生而为人,错误、情绪、损失等都是不可避免的。但对赌思维方式使我在客观性、准确性和开放性方面不断进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积累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

所以本书讲的不是扑克技巧或赌博,而是扑克教给我的一些关于学习和决策的东西。对于任何想成为更好决策者的读者来说,我在那些烟雾缭绕的牌室中学到的实用方法都是非常好的策略。

对赌思维始于认识到只有两件事在决定着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决策质量和运气。对赌思维就是学习认识此二者的区别。

序言(节选)

万维钢

严肃对待决策的信念

我读这本书的感受是,这种决策能力是人的一个修炼。决策高手和普通人有气质和境界上的差异。贝叶斯定理也曾说过,科学决策的第一步是把你对事物的判断给“概率化”。你不能说“ 你觉得要下雨了”,你得说“ 你认为下雨的可能性是 65%” 才行。

这个道理非常简单, 但是你很可能做不到。 当一般人说自己“相信” 什么事情的时候, 他通常不会考虑概率。他要么全信,要么全不信,而且非常容易全信。这个道理是,当人脑接收一个新信息的时候,总是先假设它是真的。这也是为什么谣言那么容易传播。如果你连审视一下真假的动力都没有,就更不用说决策了。

怎么克服这个心理呢?杜克说这就是博弈的好处。拿真金白银跟人打赌,就是“ 风险共担”(skin in the game),你自然会好好地审视一番。从这个意义上讲,博弈者是值得尊敬的。 博弈,首先是严肃对待你的信念。

不以成败论高低

科学决策的下一个境界是把决策水平和运气分开。假设摆在你面前有两个选项:选 A, 成功率是 65% ;选 B ,成功率只有 35% 。科学的决策是坚决选 A 。如果你选了 A 之后却发现结果是 B 正确,你能说当初不该选 A 吗?扑克选手能做的是选赢钱概率大的选项。至于结果没成功,那只是运气问题。头脑清醒的人必须能区分决策和运气。

人们总是事后诸葛亮,认为如果结果不好,当初肯定可以有更好的决策——可是如果你经常打扑克,你就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扑克选手把这种情况叫作“结果导向”(resulting)。 扑克要打很多把,你在乎的是一个能够以大概率赢钱的科学决策系统,而不是某一把的输赢。 这就好像开赌场一样,你想要的是长期积累下来赢钱。如果因为这把输了就随意改动决策系统,这就是“结果导向”,就等于没系统。普通人关注结果,高手关注系统,这是科学决策的基本功。

杜克曾经担任过业余选手比赛的评论员。有一次她告诉现场观众,当前这个局面, A 选手赢的概率是 76% , B 选手赢的概率是 24% 。结果最后 B 选手赢了。当时就有个观众说你预测错了。杜克回答说这不是预测错了,她已经说了 B 选手有 24% 的可能性会赢,现在 B 选手赢了,也不过就是概率为 24% 的事件发生了而已。

你必须能区分什么叫运气不好,什么叫决策错误。不能以成败论英雄, 要注重决策水平的高低和决策过程的合理性,而不是最后的结果。很多人爱说自己“ 不在乎输赢”。大部分情况下这都是在说大话,他们根本不知道“ 不在乎输赢” 是什么意思,他们可能只是想说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强而已。

安妮·杜克,来自:维基百科

学会复盘

杜克的哥哥是比杜克更厉害的一位职业扑克高手,杜克最初就是跟哥哥学的扑克。而杜克最佩服的一位职业高手叫菲尔・艾维(Phil Ivey),他被认为是现役扑克玩家中的世界第一, 赢过超过干万美元奖金,但更厉害的是他的气质。艾维,已经达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他会在每次比赛之后找人跟自己复盘。有次艾维比赛正好赶上杜克的哥哥担任解说,那天晚上他赢了 50 万美元。艾维的庆祝方式就是拉上杜克的哥哥到一个餐馆,边吃饭边复盘。

艾维赢了,但是他把自己当天所有可能的错误都摆出来,听取杜克哥哥的意见。杜克在书中没有讲扑克打法的技术细节,但是她打了一个比方,在承认有运气的前提下,你的复盘应该是这样的:你要假设各种替代可能性。比方说你在大冬天开车,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因为路上有冰,你的车失控了,导致一起交通事故。这件事当然有运气成分,但是如果你想从中吸取教训,乃至于提高驾驶水平,你应该这么复盘:你事先是否想到了路上可能有冰?明知是这样的天气,你是不是开得太快了?发现车开始打滑的时候,你的操控是否有问题:你方向盘是不是打错了,你是不是不应该猛踩刹车?小路容易结冰,大路应该已经都撒上盐了,你为什么当初不选择走大路?你家里有辆更适合冬天路况的车,你为什么不开那辆车?

这些可能性有的有用,有的没用,但是你一定要考虑得非常全面,并非常严肃地面对所有这些可能性,然后你会从中总结一两条经验教训。这些教训也不一定是对的,你这个总结本身也是赌——但既然是赌,那就要严肃对待。这也是为什么这本书叫《对赌》——不赌, 你这个思维就不够严肃认真。提高技艺的具体操作原则其实很简单, 无非就是从经验中获得有效反馈, 跟我们常说的“刻意练习” 是一样的道理。 可是会这么做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心理问题。

克服自利性偏差

斯坦福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罗伯特・麦考恩(Robert MacCoun)有个有意思的观察:他发现在所有的交通事故记录中, 75% 的司机都指责是別人犯了错。如果事故至少涉及到两辆车,那么 91% 的司机都认为是对方犯错。而哪怕事故中只有一辆车,也有 37% 的司机能找到别人身上的原因。 出了事儿都怪别人,这是人之常情。心理学家对此有个专门的名词, 叫“自利性偏差”。有自利性偏差的人认为:如果我做这件事没做好,那肯定是因为不可控的、别人的或者意外的缘故;如果我做这件事成功了,那肯定是因为我水平高。

这种态度会使人自我感党良好,但是不可能提高你的決策水平。人是不会从自己的失败中吸取教训的,因为他总能找到理由把失败归咎于别人。当然别人的失败有可能是你的成功之母,因为观察别人的失败,从中总结一个教训,完全不会伤害自己的自尊。不过这个方法对自利性偏差严重的患者来说也不容易,自利性偏差还包括,认为别人的成功都是因为运气, 别人的失败则都是因为他这个人的水平本来就不行。

杜克说,自利性偏差是职业扑克选手最大的魔障。扑克是一种零和游戏,你赢就是我输, 所以人们对自己和别人的输赢都有非常强烈的感觉。如果输赢涉及到很大的利益,你的感情可能会强烈到让你根本无法客观面对现实。可是如果不涉及大的利益,你就不会真的严肃对待输赢的教训。

人生就像一场场牌局,我们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在“变” 和“不确定” 成为常态的当下, 我们在信息不充分的条件下,如何做出正确的重大决策,需要一定的智慧。愿每个人都在人生长期博弈中,出好每一张牌,成为胜者。


题图为安妮·杜克,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