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苹果很难在美国制造 iPhone,小螺丝钉是许多复杂问题的浓缩视角_商业_好奇心日报

Jack Nicas2019-01-30 12:53:43

苹果公司发现,任何一个国家的生产规模、生产技术、基础设施以及生产成本都无法和中国相比,而且美国肯定比不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虽然中美两国在打贸易战,而且特朗普总统还发出过“让他们开始在这个国家造他们该死的电脑和其他产品”的警告,但是就目前来看,要苹果公司(Apple)回美国制造自家的产品是不大可能的。

一个小小的螺丝钉就足以说明一切。

2012 年,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Timothy D. Cook)在黄金时段的电视节目中宣布:苹果将在美国制造 Mac 电脑。这会是美国工人多年来制造的第一件苹果公司的产品,而高端的 Mac Pro 电脑也会被刻上“美国组装”这几个非同寻常的字。

然而,真到了苹果公司开始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Austin)制造售价为 3000 美金的 Mac 电脑时,他们却发现很难在当地找到足够多的螺丝钉。这一消息来自于当时参与了项目的三位线人,由于保密协议,他们只能匿名爆料。

在中国,只要一声令下,工厂就可以为苹果公司制造出大量定制螺丝钉。而虽然得克萨斯州宣称它那里什么都要比别人强,但显然单螺丝钉这一件就被比了下去。

在得克萨斯州,苹果公司的制造承包商靠得是一间雇有 20 人的机械工厂,而那间工厂一天最多只能生产出 1000 个螺丝钉。为此,苹果公司打算对新版本电脑进行测试的想法只能搁置一边。

据当时参与了项目的人透露,由于螺丝钉的短缺,再加上出现了其他问题,电脑推迟了好几个月才得以上市销售。而到了要大规模生产电脑时,苹果公司把螺丝钉的订单给了中国。

如果苹果公司真不打算继续依靠中国进行大量的制造工作,那么之前在得克萨斯州的遭遇就是它的前车之鉴。苹果公司发现,任何一个国家的生产规模、生产技术、基础设施以及生产成本都无法和中国相比,而且美国肯定比不了

2004 年,现任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协助公司将产品的制造转向海外。图片版权:Erica Yo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同时,中国还是苹果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上个月爆发的危机清楚地显示出苹果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严重依赖。1 月 2 日,苹果公司宣称公司 16 年来首次没有达到盈利预期,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 iPhone 在中国的销量下滑。苹果公司预计会在当地时间本周二(1 月 29 日)对最近一个季度的财务业绩进行更多披露,同时还会对公司接下来一年的财务表现进行预测。

若是特朗普政府要对中国制造的手机征收关税——这点不是没有可能,特朗普总统威胁过要这么做——那么苹果公司还将面临更多的财务压力。

根据苹果公司一位要求不具名的高管的说法(不具名是因为该名高管并没有被批准公开发表讲话),苹果公司已经加快了供应链多元化的研究进程,不过公司将搜寻的目光对准了印度和越南。此人还透露,由于中美两国的政治局势越来越紧张,再加上一些不可预测的因素,苹果公司的高管也越发担心对中国制造的严重依赖会让公司陷入危险境地

2017 年年底,库克在中国的一场会议上表示:“这里的制造技术让人难以置信。”他说,制造苹果产品需要用到最先进的机器,还要有很多知道怎么去操纵机器的人。

他说:“在美国,找一些模具工程师过来开会没有问题,不过我不确定他们能不能坐满一屋。但在中国找模具工程师,随随便便就可以站满好几个足球场。”

苹果公司发言人克里斯汀·休格特(Kristin Huguet)表示,苹果公司去年给 9000 名美国供应商支付了 600 亿美元,帮助创造了 45 万个就业机会,因此可以说苹果公司“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一大动力”。对此,苹果公司在得克萨斯州的制造商伟创力(Flextronics)并未回应对该说法置评的请求。

2004 年,库克协助苹果公司将产品的制造转向海外,这一举动不仅削减了成本,还为生产出史上最畅销科技产品提供了所需的庞大规模。

苹果公司将大部分的工作都承包给了中国的大型工厂,它们中的一些绵延好几英里,雇有成千上万名工人组装、测试并打包苹果公司的产品。组装的部件来自于世界各地,从挪威、菲律宾、爱达荷州波卡特洛(Pocatello)等地运往中国。

制作 iPhone,最后的组装需要最多的劳动力,而在哪里组装通常决定了产品原产地所收取的关税。

库克经常不满于别人认为 iPhone 是中国制造的看法。苹果公司指出,iPhone 的许多屏幕都是由位于肯塔基州的康宁公司(Corning)制造出来的,而位于得克萨斯州艾伦(Allen)的一家公司则为 iPhone 的面部识别系统提供了激光技术支持。

库克还驳斥了苹果公司仍然留在中国制造产品是因为那里的廉价劳动力的说法。不过到底是不是,那就见仁见智了。中国郑州是全球最大的 iPhone 制造工厂,那里的最低薪资包括各种福利补贴在内大概为 2.1 美元一小时。苹果公司宣称,在郑州,工人组装苹果产品的起薪为 3.15 美元一小时。而在美国,类似工作的报酬会高很多。

虽然美国制造的 Mac Pro 是苹果公司推出的性能最为强大的电脑,但是它同时也是最贵的。

中国的供应商将他们制造出来的组件运往得克萨斯州。但在某些情况下,由于设计上的一些改变,得克萨斯州的团队需要新的零件,于是设计电脑的工程师发现他们还得往得克萨斯州中部的机械车间打电话。

洛克哈特(Lockhart)公司 Caldwell Manufacturing 的业主兼总裁——斯蒂芬·梅洛(Stephen Melo)就是这样被他们给联络上的。于是,被苹果公司雇来制造电脑的伟创力,反过来又雇请 Caldwell 制造了 28000 个螺丝钉,而且若是可以,他们要的远不止这个数目。

梅洛于 2002 年买下 Caldwell,当时他的公司完全能够满足苹果公司的大批量生产需求。但是随着苹果公司将产品制造迁往中国,那一需求也就不复存在了。他说,他已经换掉了能够大量制造螺丝钉的老旧冲压机,换上能够进行更准确、更专业操作的机器。

梅洛觉得不无讽刺的是,苹果作为海外制造业的领导者,竟然跑来他这里签大订单。他说:“在美国,你很难去投资制造业那种东西,因为海外卖得很便宜。”

2015 年,在中国郑州,工人正走向制造 iPhone 的富士康工厂。这类工厂可以雇请成千上万人去组装、测试和打包苹果公司的产品。图片版权: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用新机器去制造苹果公司的螺丝钉,不过他无法满足该公司所要求的数量。他的公司分 22 次交付了 28000 个螺丝钉。梅洛还经常亲自开一个小时的车去交货,就开着他那辆雷克萨斯车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苹果公司前经理称,他发现在类似的项目上,伟创力团队的人数也没法跟中国的比。该经理表示,他不知道项目人手不足的确切原因,但据他推测是因为美国工人的薪资要高很多。

该经理还称,类似的苹果产品制造工作,在中国会有满满一屋子的人同时协作,从而确保生产所需的材料都放在适当的位置上。而在得克萨斯州只有一名工人,而且还经常不知所措的样子。结果就是,材料经常没放对位置,然后延迟交货也是常有的事。

得克萨斯州的制造业还有令人灰心的一点:美国工人不会 24 小时连轴转地工作。中国的工厂则实行倒班制,因此 24 小时都有人干活。而有时为了赶工,工人还会被人从睡梦中唤醒继续工作。在得克萨斯州,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克里夫兰凯斯西储大学经济学教授、前美国商务部首席经济学家苏珊·赫尔珀(Susan Helper)表示:“中国不只是劳动力廉价而已。你可以召集十万人马整晚替你干活。这点已经成为了推出产品的重要一环。”

赫尔珀称,若是苹果公司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且更多地依靠于机器人和专业的工程师而非大量低薪的流水线工人,那么苹果公司想在美国制造出更多的产品是没有问题的。她说,政府和行业也需要改善就业培训,并推动供应链基础设施的发展。

不过她补充道,要满足上述所有的条件基本上是天方夜谭。

苹果公司在奥斯汀郊外的工厂至今仍在组装 Mac Pros,部分原因是因为公司花钱定制了复杂的机器。不过这种电脑如今已经成了滞销品,从 2013 年推出至今,苹果公司并未对其进行过任何升级。

2018 年 12 月,苹果公司宣布将在奥斯汀增加 15000 个工作岗位,其位置就在离 Mac Pro 工厂数英里远的地方。预计其中没有一个岗位是属于制造业的。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来自 Bagus Hernawan on Unsplash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