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弗洛朗丝·巴赛特去世,她塑造了美国现代办公室_文化_好奇心日报

Robert D. McFadden2019-01-27 14:10:00

对于现代主义鉴赏者来说,弗洛朗丝 20 世纪中期的设计实至名归,堪称现代简约功能性设计的精髓,直到今天亦是如此。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先锋设计师、企业家弗洛朗丝·诺尔·巴赛特(Florence Knoll Bassett)于周五在佛罗里达科勒尔盖布尔斯(Coral Cables)逝世,享年 101 岁。她在世时曾以时尚的家具、精美的纺织品和整洁有序、自由畅通的环境布局,打造出了富有现代化观感和气息的美国战后办公建筑设计。

Knoll 公司的发言人戴维·E·布赖特(David E. Bright)发布了她去世的消息。Knoll 公司是弗洛朗丝和她的丈夫汉斯·诺尔(Hans Knoll)经营了多年的心血。

对于现代主义鉴赏者来说,弗洛朗丝 20 世纪中期的设计实至名归,堪称现代简约功能性设计的精髓,直到今天亦是如此。超越设计时尚的范畴,它们依然颇具影响力,依然流行于时代,依然是办公、家居和公共场所等空间的常客,依然经常出现在经销商展厅和博物馆的收藏室里。

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弗洛朗丝·诺尔与现代主义大师携手同行。她是德裔美国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和芬兰建筑师、教师以及建筑师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之父伊利尔·沙里宁(Eliel Saarinen)的弟子。她与著名的包豪斯建筑师沃尔特·格罗佩斯(Walter Gropius)和马歇·布劳耶(Marcel Breuer)合作共事。在弗洛朗丝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她深受德国包豪斯设计学院的影响,一直专注于推动建筑、艺术和实用性在家具和室内设计中的现代主义合并,尤其是将它们应用到办公场所中,虽然这并非是她唯一的实践选择。

1940 年代,弗洛朗丝嫁给了德裔家具制造商汉斯·诺尔,并成为他最得力的合伙人。其后 20 多年里,Knoll 联合公司在她的帮助下发展成业内最大、最负盛名的高端设计公司,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陆续开办了 35 间展厅。

弗洛朗丝的丈夫负责公司的商业运营,而弗洛朗丝则担负起公司的设计重任。1950 年代和 60 年代,Knoll 联合公司逐步成长为现代室内和家具设计的革新领导者,先后改造了 CBS、施格兰和《Look》杂志的曼哈顿总部,亨氏公司匹兹堡总部,以及美国、欧洲、亚洲和南美洲各地的屋舍房产,包括美国大使馆在内。

相较于私密的办公室,弗洛朗丝的“总体设计”更偏向于开放的工作空间,以及专为非正式讨论而设的家具组合。她的设计集合了各种元素在内,包括灯光、明亮的色彩、吸音的面料、郁金香花瓣造型的椅子、铬腿的书桌和沙发、椭圆形会议桌,还有更具建筑性而非装饰性的未来派多层室内装潢,其中开放的立式楼梯更是犹如悬浮在空中一般。

除了负责战略规划和家具设计外,弗洛朗丝还聘请招揽了许多全球顶尖的战后设计师。她为雕塑家哈利·贝尔蒂亚(Harry Bertoia)提供资金支持,让他在一间谷仓工作室内进行为期两年的金属家具创作。最终,贝尔蒂亚的网椅系列成为 Knoll 公司的经典之作。她让埃罗·沙里宁设计“像一大篮子的枕头,让我可以蜷缩其中”的椅子。最终,他创造出拥抱身体的“子宫椅”。

弗洛朗丝还通过购买创作版权、支付佣金和提成、赋予设计人署名权等方式,将自己的设计师朋友和前辈导师招揽到旗下。

20 世纪一些最了不起的设计授权也因此被 Knoll 收入囊中,譬如野口勇(Isamu Noguchi)的旋风餐台(1950),底部由一圈类似龙卷风漏斗的棒状物支撑,和巴塞罗那椅,这款由不锈钢和皮革组成的倾斜式设计是密斯·凡·德·罗和莉莉·瑞克(Lilly Reich)专为 1929 年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博览会创作的作品。

因为涉及到手工制作,所以即使是复制生产,这些设计的生产成本也居高不下,尽管弗洛朗丝一再控制成本,成品的零售价格仍然高达数千美元。以巴塞罗那椅为例,原版框架由九个不锈钢部件拼接而成,而在复制生产时就被改成了整块的不锈钢构件,座椅和靠背的猪皮设计也被牛皮所取代。

“她的严格可能会让手底下的人感到泄气,”LiveAuctioneers .com 网站在一篇关于她的人物特写中写道。

但是辛苦的成果有目共睹。“每当人们看到巴塞罗那椅还有大厅的桌子时,就会想起她,”费城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凯瑟琳·希辛格(Kathryn Hiesinger)在 2004 年对《纽约时报》说道。彼时,弗洛朗丝已经退休,正准备于该馆举行“弗洛朗丝·诺尔·巴赛特:定义现代”展(Florence Knoll Bassett: Defining Modern)。

除了费城博物馆外,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及巴黎的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也都藏有她的作品。

弗洛朗丝的部分作品目前在纽约市市长的官邸格雷西大厦(Gracie Mansion)展出,被收入到“她的坚持:纽约女性艺术家的一个世纪”(She Persists: A Century of Women Artists in New York)展中。该展览为期一年,由纽约市第一夫人奇尔莱恩·麦克雷(Chirlane McCray)牵头举办。

弗洛朗丝·诺尔在 1961 年设计的桌椅。图片来自 Knoll Archive

为了将产品打入市场,诺尔夫妇在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和达拉斯等美国各大城市以及欧洲、亚洲和南美洲等地建立展厅。他们没有关闭纽约的展厅,但是在 1950 年的时候将公司的运营总部迁到了宾夕法尼亚州西北部的东格林维尔(East Greenville)。

1955 年,诺尔因车祸去世,弗洛朗丝接过公司董事长一职,直到 1960 年卸任。尽管后来出售了自己在公司的股份,但她一直担任公司的设计总监,直到 1965 年退休后,才开始在佛罗里达州承接有关建筑和设计的私人业务。弗洛朗丝在 Knoll 的最后十年里,公司的规模扩大了一倍,跃升为全美最具影响力的设计组织之列。

1984 年,《纽约时报》后来的建筑评论家保罗·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er)写道,弗洛朗丝“可能比其他任何一个人做得都多,她将现代家具和开放式的布局引入到办公环境中,创造出现代时尚的美国战后办公室设计。”

1917 年 5 月24 日,弗洛朗丝·玛格丽特·舒斯(Florence Marguerite Schust)在美国密歇根州萨吉诺(Saginaw)出生,是弗雷德里克(Frederick)和米娜·(海斯特)·舒斯特[Mina (Haisting) Schust]夫妇的孩子。弗洛朗丝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和烘焙公司的老板,在她 5 岁那年不幸离世。12 岁时,她的母亲也撒手人寰。这位早早成熟而且对建筑异常痴迷的女孩,在 1930 年代实际上被伊利尔·沙里宁和他的妻子洛亚(Loja)所收养。

弗洛朗丝先后就读于密歇根州布隆菲尔德山(Bloomfield Hills)的金斯伍德(Kingswood)女子学校,以及它的同城附属院校,被称为建筑和设计发源地的克兰布鲁克艺术学院(Cranbrook Academy of Art)。两所院校都是培养艺术生的寄宿学校,由伊利尔·沙里宁担任校长。他的儿子埃罗(Eero)也是克兰布鲁克艺术学院的学生,后来设计了 CBS 的纽约总部和肯尼迪国际机场的翼形环球航空中心。

弗洛朗丝暑假期间都会与沙里宁一家在欧洲渡过,从而接触到丰富的艺术文化世界。在伦敦建筑协会工作两年后,她于二战前夕返回美国。她在波士顿的 Gropius&Breuer 实习了一年,并于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院跟随密斯·凡·德·罗学习。1941 年,弗洛朗丝在芝加哥获得阿莫尔技术院校(Armou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即现在的伊利诺伊理工学院的建筑学学士学位。

之后,她又到建筑师华莱士·K·哈里斯(Wallace K. Harrison )手下工作,后者曾参与设计洛克菲勒中心、联合国和林肯中心。

1943 年,弗洛朗丝成为诺尔的设计师。诺尔家族世代经营家具生意,最早可以追溯到 1865 年的德国,而诺尔本人也于 1938 年在纽约建立起自己的家具企业。两人于 1946 年结婚,弗洛朗丝成为诺尔在 Knoll 联合公司的合伙人。凭借她在建筑界和设计界的人脉,公司规模很快就随着现代主义设计系列的推出而不断扩大。

弗洛朗丝退休后,依旧承接一些私人业务,但是几乎拒绝了所有的采访和公开露面。

1958 年,弗洛朗丝与迈阿密银行家哈里·胡德·巴塞特(Harry Hood Bassett)再婚,后者于 1991 年去世。

弗洛朗丝在世的亲人包括两个继子,小哈里·巴塞特(Harry Jr. Bassett)和帕特里克·巴塞特(Patrick Bassett);一个继女,汉斯·诺尔之女玛雅·马克(Maia Marcq);和九个孙辈。她的另一个继子,乔治·巴塞特(George Bassett)已于在 2008 年去世。

2000 年,弗洛朗丝向史密森尼学会捐赠了她的论文。1961 年,她成为第一位获得美国建筑师学会工业设计金奖的女性,并于 1983 年荣获罗德岛设计学院颁发的雅典娜奖。

2003 年,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授予弗洛朗丝代表国家最高艺术成就奖的美国国家艺术奖章。

“说起来,我的人生还真是有够不平凡,”2001 年,弗洛朗丝在接受《Metropolis》杂志的采访时说道,“在克兰布鲁克长大,作为沙里宁家的一份子生活.....”


翻译:熊猫译社 金金

题图来自 The Architect's Newspaper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