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衰老发生的时候,我们无法觉察到它_文化_好奇心日报

曾梦龙2019-01-27 06:22:22

好奇心日报本周主编为您精选。

本周先推荐的两篇长文章,话题十分严肃,探讨的是人的衰老与死亡。

一篇从文学角度探讨了人的衰老和必死性。文章主角是 45 岁的英国作家大卫·索洛伊(David Szalay)。他在国内出版的唯一一本小说《人不过如此》(All That Man Is)讲述的是 9 组人因为形形色色的理由踏上旅程的故事。他向我们解释了这本书的写作意图:“我尝试探讨的还是衰老过程、时间、必死性这些话题。”

“对于每个故事,我的目的主要是揭示‘这个年纪究竟是怎样一种状态’,去刻画某个年纪的主观体验。……我想制造的一种感觉是:变化是难以感知的。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关于时间的真实体验。当衰老发生的时候,我们无法觉察到它。时间就这么流逝。但当你回头看的时候,你才突然意识到,5 年、10 年、20 年过去了。你会很震惊,真的非常震惊。”他说。

另一篇则从现实角度探讨了和养老金这个全球性难题有关的 7 个问题,包括养老金亏空有多严重?为什么说养老金是个人口问题?为什么世界各国都没有解决养老金问题的好办法?养老金是如何诞生的?设计不完善的养老金制度会造成哪些问题?人们创造的财富能否维持养老金制度?面对养老金问题,人们能做些什么?

我们无意制造焦虑和恐慌,只是希望你能对养老金这个话题有着更多了解和思考。从功利的角度说,即使你现在还年轻,也可以开始筹划自己的养老。毕竟,中国的养老制度远不够完善。

“政府部门负责的养老金体系可能无法维持一个理想的退休生活。而由于在现行养老金体制之下,企业需要为雇员支付相当于薪资 20% 的养老金,他们也没有动力建立相应的企业年金和养老金制度。长期以来国家包办一切的做法,更是让许多人意识不到个人储蓄对于养老的重要性。……2018 年全年的新生人口为 1523 万人,出生率为 10.94‰,创下了 1952 年以来的新低。通过代际转移养老压力的希望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渺茫。”文章写道。

当然,前提是你想多活一段时间。关于长寿,除了筹划养老,保障自己的健康也是个好办法。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 2019 年全球健康面临的十大威胁,包括流感大流行、空气污染、疫苗犹豫、抗生素耐药性等。其中,空气污染被视为最大的环境威胁。世界卫生组织称:“全世界十个人里有九个每天在呼吸受污染的空气。”嗯,我们已经很熟悉雾霾天了。

一份为全球人口设定的饮食报告出炉,希望探讨如何以有益于人类和地球健康的方式解决全世界的吃饭问题。这份报告或许能帮助你解决“这顿吃什么?”这个哲学问题。答案当然也很哲学,取决于你自己的具体需求。

伦敦大学学院流行病学与公共卫生学教授迈克尔·马尔莫在新书《健康鸿沟》探讨了社会不平等和全球健康的关系,认为前者是后者的最大威胁。

“我认为,对于改善健康状况和改善健康公平来说,处理去权问题是很关键的。我认为有三种去权方式:物质上、社会心理上和政治上的。如果你连孩子都养不起,你不可能获得充权。对于健康来说,物质条件很重要。社会心理维度可被描述成对你的生活有掌控。我们会看到,证据表明,如果人们不能掌控自己的生活,他们在面临能改善其健康的决定前,也很难做出抉择。再进一步,以这种方式去权,剥夺人们对其生活的掌控感,会带来压力,并会引起得身心疾病的极大风险。去权的政治维度与拥有为你、为你的社区,甚至是你的国家的发言权相关。”他在书中写道。

积极地看,衰老并不完全是件坏事,它意味着时间的增长,而时间意味着阅历和经验,甚至智慧和真相。

Liza Donnelly 是个资深美国漫画家,她已经为《纽约客》创作了 40 年的漫画,风格也从温和变得直白而激烈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直接原因是 9·11 事件。“在巨大的创伤或是重大的政治话题面前,除了集体性的哀伤或愤怒,幽默感也可以有一席之地。‘不仅仅是拿这个情况来取乐,而是真正地试图去传递一些事情。’自此她开始越来越多地涉足政治漫画的领域,并着重关注女性权益的话题。”文章写道。

“愤怒在那里,只是在表层之下。我想用漫画谈谈一些问题,但我不希望把人们推开,漫画应该产生一个对话;而愤怒有时候会把读者推开,而不是把他们拉进对话中。我希望表达和探讨的政治,是更流于文化层面的一种政治。比如我有很多和女性权益相关的漫画,但往往关注的是人们如何互相交流、如何对待彼此。”  Liza Donnelly 说。

东欧国家拉脱维亚存在一份系统性索引,列出了 4000 多名据称是特工的真实姓名及其代号,还有名为 Delta 的、涉及前克格勃活动的大规模数字档案。去年 12 月,拉脱维亚国家档案馆于开始在网上公布这些档案。今年 5 月,它们将再曝光一批

这在拉脱维亚引起了很多人的恐慌,但真相依然扑朔迷离。“如果这些人真的是特工,那前克格勃就是个笑话,这些档案究竟是什么?是真实的历史记录还是奇特的前苏联虚假情报行动?我们真的不知道。”拉脱维亚大学历史学家维塔·泽雷克(Vita Zelce)说。

因为要想弄清楚哪些人真的做过什么,需查看存储在莫斯科的档案,在那里,才能找到拉脱维亚前克格勃和线人名单的完整档案。但是,现在无法查看这些资料,只能等待时间。

虽然“当衰老发生的时候,我们无法觉察到它”,但人类发明的计时工具可以。手表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正如我们所知,手表现在更多是装饰品,或者直接就是奢侈品,吸引的是手表迷和有钱人。

今年 1 月,我们去了最后一次独立举办的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SIHH)。这是唯二的全球顶级钟表展,另一个是巴塞尔表展。如今,表展是高级钟表这个古老行业运转机制的核心。它运转的方式也很简单,品牌展示最新表款,批发商或私人顾客下订单,媒体再把这些热闹报道出去。

问题也随之而来:我们该如何定义奢侈品手表?中国市场有什么魅惑和困阻?全球表业面临什么共同问题?等等。对了,即使你对奢侈品手表没什么兴趣,但这篇文章背后对商业和人性的探讨却是普适的。

也许你看完这篇文章后,会感叹世界上有钱人真多啊!事实上,发展慈善机构 Oxfam 公布的 2018 年度不平等报告就显示,去年又是一个贫富差距拉大的年份

报告称,全球 2200 个亿万富翁的资产在 2018 年增长了 9000 亿美元,即每天增 25 亿美元,比 2017 年上涨了 12%。与此同时,世界上穷的那一半人口(收入排在 50% 之后的人口),财富又比前年少了 11%,每天缩水 5 亿美元。在 2016 年,最有钱的 61 个人资产与“较穷的 50%” 总财富相当,这个数字在去年跌至 43,今年则是 26。

中国的情况也是一样。比如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13 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增速约为 10.9%,2018 年年末掉到了 6.5%。

当然,同是有钱人,对财富、衰老和死亡的理解也不尽相同。

投资公司 GMO(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的创始人格兰厄姆(Jeremy Grantham)最近就打算将个人净资产的 98%,约莫 10 亿美元捐出,用以帮助人类克服气候变迁的问题。今年 10 月 6 日格兰厄姆将满 80 岁,有限的生命让他更积极投入在环保运动。“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紧迫的话题,而我已经没有那么长的时间来做这件事。”他说。

生命确实很短暂,很多人也在最近去世。

包括世界上最年长的男性、居住在日本北海道的野中正造(113 岁);美国先锋电影教父、著名独立电影导演和推广人乔纳斯·梅卡斯(96岁);美国著名城市社会学家、直言不讳的知识分子内森·格雷泽(95岁);电影《逃离德黑兰》主角原型、特工托尼·门德斯(78岁);作品入选语文教材的畅销书作家林清玄(65岁),等等。

面对死亡,你也可以选择不同的态度和行为。

比如孔子的“未知生,焉知死?”;海德格尔的“向死而生”;加缪的“死亡是我们无法摆脱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死。归根结底,太阳还是温暖着我们的身骨”……

好奇心研究所还因此提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死后你想成为什么?比如一颗钻石?一张黑胶唱片?一些家居饰品?一张画?一支铅笔?一片烟花?等等。

最后,还有一些东西值得关注:

上周六,美国“女性大游行”第三年,人数锐减,争议不断。今年只有数万人参与了华盛顿的游行,洛杉矶会场的参与人数则是约 10 万人。争议则包括“女性大游行”高层与反犹主义之间的暧昧关系,一些反堕胎人士希望加入“女性大游行”的申请普遍遭到了无视或者拒绝等。

英国 NHS (国民医疗服务体系)旗下的生殖健康机构 FSRH ,在本周一公布的避孕药临床指南中强调,目前这类避孕药要求“每连续服用 21 天需停药一周”的间隔,实际上是不必要的。很多说法认为这主要是源于宗教因素的影响,是为了安抚教会而制定。

在系列韩国女运动员检举教练性侵事件后,本周二,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宣布,韩国将成立一个特别部门针对韩国各体育机构展开为期一年、共涵盖 50 个体育项目的调查。这项调查是韩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体育调查,目的是解决体育运动中“系统性”、“持续性”的虐待问题。

本周二,美国最高法院以 5 比 4 的表决结果,允许特朗普政府限制跨性别者参军的禁令执行。这项表决结果直接否决了 2016 年奥巴马政府所颁布的允许跨性别者参军的决议。结果引来一些质疑声音:“政府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们这样做会损害军事准备,效力或杀伤力”。

本周三,上海迪士尼乐园宣布了一项新的园区扩建计划,将以《疯狂动物城》(Zootopia)的角色和故事为灵感打造新的主题园区。这将是全球首个“疯狂动物城”主题园区,也是上海迪士尼乐园的第八个主题园区,六个基础园区之外的第二个扩建园区。

周末愉快!我们都好好活!


题图为电影《三个老枪手》剧照,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