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分钟检测出 DNA 的“魔法盒”将用于破案,但不是所有人都信任它_文化_好奇心日报

Heather Murphy2019-02-08 06:41:45

“你很难抵挡住诱惑不去检测一些人的 DNA,看看是不是能从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但这种做法是在动摇我们在宪法秩序中构建自由的根本途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宾夕法尼亚州本赛莱姆电 — 他们把它叫做“魔法盒”。它能够近乎自动地快速处理 DNA。

“这对警察局来说是一项开创性技术,”本赛莱姆警察局(Bensalem Police Department)的格伦·范德格里夫特警探(Glenn Vandegrift)说,“如果我们能用上它,全美各地的所有警察局就都可以。”

本赛莱姆是费城附近巴克士郡(Bucks County)的一处郊区。在解决犯罪问题方面,本赛莱姆一直走在前沿。多年来,如果警方想知道某位嫌疑犯的 DNA 是否与之前犯罪现场采集的 DNA 相同,他们得先把样本送到外部实验室,然后等上一个月或者更久才能知道结果。

但是 2017 年初,本赛莱姆的警察局拘留登记站成为了美国第一家安装 DNA 快速检测仪的警察局。警方可以自行操作这台仪器,而且只需等待 90 分钟即可得到结果。自那以后,美国各地越来越多执法机构都开始使用类似的仪器自行检测分析 DNA 了,比如休斯敦、犹他州和特拉华州。

有如科幻小说般的未来已经到来:如今,警方可以利用被丢弃的汽水罐和烟头快速辨别强盗和杀人犯的身份。2017 年,特朗普总统签署了《DNA 快速检测法案》(Rapid DNA Act)。这项法案今年起生效,将允许几个州获得授权的警察局拘留登记站将他们的 DNA 快速检测仪连接到全美 DNA 数据库 Codis。基因指纹分析必定会和传统指纹分析一样成为警察局的一道常规工作。

执法机构官员表示,这一仪器已经为数百起案件提供了线索,既可以协助逮捕,又可以帮助被诬告的人洗脱罪名。加州橘子郡(Orange County)地方检察官办公室 DNA 快速检测小组的成员表示,一些案件中劫犯很快就被确认了身份,手里还拿着盗来的赃物时就被抓了个正着。DNA 快速检测仪还曾协助识别近来北加州森林大火受害者的身份

不过,许多法律专家和科学家对于这项技术的使用方式也感到很困扰。警方建立当地 DNA 数据库时,他们不仅会从被控犯有重大罪行的人身上收集 DNA,也会越来越多地收集那些仅仅只是有所可疑的人的 DNA,将他们的基因身份与犯罪数据库永远挂上钩。

“你很难抵挡住诱惑不去检测一些人的 DNA,看看是不是能从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纽约大学法律教授、《走进细胞:司法鉴定中 DNA 的黑暗面》(Inside the Cell: The Dark Side of Forensic DNA)作者艾琳·墨菲(Erin Murphy)说,“但这种做法是在动摇我们在宪法秩序中构建自由的根本途径。”

本赛莱姆警察局的一处标志提醒警官向他们逮捕的所有人收集 DNA 样本。大多数人都同意了。图片版权:Mark Makel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而且,在哪些类型的基因材料应当放进仪器进行检测分析这一问题上,大家并没有达成多少共识。批评人士称,如果交给非专业人士处理,有价值的基因证据可能也会变得毫无用处,警察有可能会被 DNA 快速检测的分析结果误导。

“对国家数据库的使用没有统一的标准、规则和保障,”北得州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身份识别中心(Center for Human Identification)副主任迈克尔·科布尔(Michael Coble),“谁来改变这点?我不知道。”

许多专家认为,如果说 DNA 快速检测系统存在缺陷,那么现在就是解决问题的时候。休斯敦鉴证科学中心(Houston Forensic Science Center)院长彼得·斯托特(Peter Stout)去年二月与休斯敦警察局一起完成过一个 DNA 快速检测试点项目后,就陷入了担忧。

“我们需要(DNA 检测)速度快又便宜,”斯托特说,“但同时检测结果也得是正确的。”

借用已有规则,创建其他规则

本赛莱姆的 DNA 快速检测仪大约有一台台式电脑这么大。仪器送到后,警察局为它专门腾出了一间办公室,旁边墙壁上挂着一张这家警察局此前的明星机器——一架无人机的带框照片。

到目前为止,这台仪器已经为几十起调查提供了线索。范德格里夫特警探是它的主要操作人,他不忙着管理警察局的社交媒体账户(这也是他的众多职责之一)时就负责操作这台仪器。

他说:“用这台仪器我几乎不用耗什么精力。”为了说明这点,他从一位前一天因为闯红灯被警察拦下来的 52 岁本赛莱姆居民身上提取了一份样本。

以往 DNA 的法证分析都是由鉴证专家在受到认可的实验室中进行的。而范德格里夫特警探接受了仪器厂商 IntegenX(现属于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几小时的培训后,就开始动手操作 DNA 快速检测仪了。与 DNA 实验室不同,DNA 快速检测仪没有严格条款来规范样本的处理。

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说:“确实是哪里都没有明确的书面规则。”他一直在和一家实验室探讨,想要设计一些规范。他戴上一副乳胶手套,打开一个信封,用一根棉签从这位本赛莱姆司机身上取了一些颊上皮细胞,然后把它放进了一个智能手机大小的设备盒里。

DNA 快速检测仪的售价一般是 3 万至 15 万美元。每个用于分析样本的设备盒都是一次性的,售价 100 至 150 美元。图片版权:Mark Makel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个魔法盒里发生的科学原理和大实验室里用的那些一模一样,”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说,“它只是缩小了。”图片版权:Mark Makel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那人被警察拦下时,警察发现了一张零售盗窃的未执行逮捕令。于是警方逮捕了他,问他是否同意提供一份 DNA 样本。

收集 DNA 前,宾夕法尼亚州警方必须先取得被逮捕者的同意。本赛莱姆警察局公共安全主任弗雷德·哈兰(Fred Harran)称,90% 的被逮捕者都会同意。鼓励本赛莱姆警察局带头展开 DNA 侦查的也正是哈兰,他在被问到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同意提供 DNA 时表示:“我也不知道,但罪犯都会干蠢事。”

巴克士郡的警察每周都要取样几十份颊上皮细胞,其中会有三到五份被挑选出来用于 DNA 快速检测。这位司机的样本成为了一份很好的嫌疑人样本,因为据报告他家附近发生了一系列汽车破门抢劫案和汽车盗窃案。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表示,这位司机的警方档案显示他可能的确牵涉其中:“如果他的样本符合某起盗窃案,我们就可以控告他,把他关起来。”

如果机构拥有庞大的数据库可以用于比对,DNA 样本就能发挥最大的作用。甚至“魔法盒”送到本赛莱姆以前,巴克士郡已经建成了美国最大的本地 DNA 数据库,数据库内含有 1.2 万份个人档案,以及 1.3 万份取自犯罪现场、目前仍然身份不明的档案。

很少有执法机构有这样的数据库,但人们开始有了投资 DNA 快速检测的新动力。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建设基础设施,方便部分警察局拘留登记站将他们从颊上皮细胞样本提取的基因档案直接上传到国家 DNA 数据库中。(亚利桑那州、加州、佛罗里达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州将成为最先开始尝试这一做法的五个州。)

然后,嫌疑犯的 DNA 就可以与全美成千上万疑案的证据进行快速比对。只要不到两个小时,一个因为盗窃笔记本电脑入狱的人就可能被发现是警方长期通缉的连环杀手。

仪器可以自我监督吗?

范德格里夫特警探拿着装有棉签的设备盒,把它装进了 DNA 快速检测仪的操作台中。屏幕上开始闪过一个个数字,这表明一系列化学物质正在把这位司机的颊上皮细胞转变为基因序列片段。

“这个魔法盒里发生的科学原理和大实验室里用的一模一样,”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说,“它只是缩小了。”

如果样本是从某个人身上用面前提取的颊上皮细胞,大多数科学家都不会有什么异议。然而,越来越多调查人员开始用这种仪器分析犯罪现场的证据了。

犹他州首席检察官办公室调查人员与特拉华州纽卡斯尔县(New Castle County)警方检测了从武器上提取的 DNA,想看看是否能追踪到某个特定的嫌疑犯。范德格里夫特警探和另外 15 位他训练出来的警探则在用他们的仪器分析处理犯罪现场的血液、口香糖和烟头。

市面上有好几种不同的 DNA 快速检测仪器类型,生产厂商分赛默飞世尔科技、ANDE 等。但许多科学家表示,这些仪器都不是用于分析犯罪现场证据的。北得州大学的科布尔教授表示,分析处理棉签上的颊上皮细胞样本就像是在读童书《Run Spot Run》,而读取犯罪现场的 DNA 则像是在“阅读用古英语写的莎士比亚作品”。(原因之一是,犯罪现场的样本往往含有不止一个人的 DNA。)

加州橘子郡地方检察官的 DNA 快速检测仪(左)。街对面的橘子郡犯罪实验室(Orange County Crime Lab,右)分析样本的流程更长,需要用到好几台机器。图片版权:Melissa Lytt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橘子郡犯罪实验室,一位鉴证专家正在工作。这里用于分析 DNA 的工具更加敏感,但往往需要数周乃至数月才能知道结果。图片版权:Melissa Lytt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一月,全美地方检察官协会(National District Attorneys Association)表示,协会“不支持用 DNA 快速检测技术分析犯罪现场的 DNA 样本,除非该样本交由有经验的 DNA 分析师处理”。其他机构则认为,这种警告太过了,而且仪器的生产厂商正在对检测系统进行微调。

ANDE 高级应用科学家梅丽莎·施万德(Melissa Schwandt)表示:“说它们没有以相同的方式得到验证,并不等于这项技术这么用就是不合适的。”

亚利桑那州公共安全部(Arizona Department of Public Safety)犯罪实验室主管文斯·费加尔利(Vince Figarelli)则强调了它对警方的好处:“你可以一天就破案,用不着再去实验室排队等上六个月、八个月乃至好几年了。”他还说,亚利桑那州使用 DNA 快速检测技术分析犯罪现场的 DNA 时,还会送一份相同的样本到实验室以备核验。橘子郡则是由鉴证专家操作仪器。

如果样本太过复杂,仪器通常不会给出报告。用 DNA 快速检测技术分析的样本主要用于提供调查线索,很少会提交给法院。

DNA 快速检测分析的应用在其他国家也引起了担忧。2017 年一份报道中,瑞典司法鉴定中心(Swedish Forensic Center)解释了他们开始 DNA 快速检测实验但又早早终止实验的原因。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将近 25% 的血样无法创建有效档案,但是每次检测都会消耗样本,因此一次失败就有可能对证据造成破坏。

更麻烦的是,155 份血样中,有一份给出了错误的档案报告。“仪器没有警告或显示任何错误,”报道写道,“如果没有人工复核,真实案件中出现的错误 DNA 档案可能会被接受并用于案件调查,或上传至 DNA 数据库。”

嫌疑犯?亦或只是有嫌疑?

DNA 快速检测仪可以把生物样本(血液、取自某人身体或某个汽水罐的细胞样本)转变为基因序列片段,并上传至数据库进行比对。图片版权:Mark Makel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大约 90 分钟左右后,“魔法盒”发出了分析完成的信号:那位本赛莱姆司机的 DNA 现在变成数据档案了。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轻点几下,把档案上传到了郡县数据库里。

全美 DNA 数据库 Codis 受到 F.B.I. 的严格监管,警方有时会抱怨 F.B.I. 监管已经严格到了数据库没什么用的地步。根据 F.B.I. 最新的 DNA 快速检测倡议,警方可能只能向 Codis 上传从个人身上提取的样本,而且只能用于某些犯罪案件的调查。具体细节由各州法律决定,F.B.I. 负责执行。

相较而言,郡县的 DNA 数据库就没有那么严格的监管。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表示,巴克士郡的 DNA 数据库已经开始接纳被警方认为“只有一点点嫌疑”者的基因材料了。哈兰说,这种情况是“这种仪器最大的用途”。

他描述了一个假设场景:“周二凌晨三点,我们接到一个 911 电话。有人醒了,发现狗在叫,感应灯也亮了。然后他们在私家车道上看到了这个人。”

以前,就算这个男人被指控流浪罪或非法入侵,他也只需要被拘留几个小时。而现在,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说:“我们会告诉他:‘听着,现在我们这片出了点事。你介不介意允许我们采集你的 DNA,帮助我们排除你犯罪的可能性?’”

他接着表示:“我们会用棉签擦拭他们的口腔,然后把棉签放进魔法盒里。90 分钟后,他的信息对上了两起盗窃现场。我们现在就可以以重罪逮捕他了,他会进监狱。”

纽约大学的艾琳·墨菲(Erin Murphy)表达了对这种刑侦方式的担忧。她说,这种调查方法“一开始就认为每个人都有犯罪嫌疑,紧接着就变成‘让我们来看看我们能不能找到他们犯过的罪’。我觉得这非常有问题,它倒置了我们做事的方法。”

墨菲还说,这种新型的刑侦方式很有可能加剧刑事司法体系中的种族歧视。现在非裔美国人已经被认为有“嫌疑”会违规进入大学宿舍打盹在公园绿地烧烤拿了流浪汉想找零的钱就跑了。

哈伦说,这种批评是“无稽之谈”。他的警员不会特别盯着某些人群去采集 DNA 样本。他说:“只要你不打算犯罪,你就没什么好怕的。”

把本赛莱姆那位司机的基因档案上传到郡县数据库后,范德格里夫特警探耐心等待了一会儿。档案会和某起罪案匹配上吗?他说:“DNA 匹配上的时候真的很让人兴奋。”三分钟后,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没有找到匹配的结果。”

“那就是这样了,”他说。此时,仪器的指示灯显示,它随时可以开始下一次检测。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Mark Makel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