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外交有多贵?马来西亚四年来为两只熊猫支出过亿_文化_好奇心日报

姜天涯2019-02-01 19:56:01

租借费、场馆建设费、幼崽费、保险费,还有昂贵的饲养费,大熊猫吃的竹子需要就近耕种或者定期从中国空运。

一月初,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称将继续向中国租借两只大熊猫。此前,马来西亚打算以养育成本太高为由,将大熊猫提前还给中国。

这两只名为“兴兴”和“靓靓”的成年大熊猫是中马建交 40 周年的礼物之一,于 2014 年 5 月抵达马来西亚。

2015 年 8 月,“靓靓”顺利诞下一只熊猫宝宝“暖暖”。但由于维护成本太高,暖暖于 2017 年 11 月被送回四川都江堰熊猫繁殖研究基地。如果留下“暖暖”,除了基础饲养费用以外,马来西亚还需要出资扩建大熊猫保护中心。

2016 年,时任马来西亚天然资源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曾表示,过去 3 年国家动物园圈养熊猫的费用,累计总额已达 4960 万人民币(约 3021 万令吉)。而这一数字已经超出了大熊猫到达马来西亚之前,动物园得到的来自政府和一马发展公司基金会的 4106 万人民币拨款。

2018 年,马来西亚政府为熊猫花了 764 万人民币,2019 年养护熊猫的成本将提升到 1212 万人民币。 马来西亚水源、土地与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表示,熊猫馆每月门票收入介于 49 万至 66 万人民币。扣除运营成本后,门票收入已难以负荷租金和保险费。

出借大熊猫是中国的一种外交方式

“兴兴”和“靓靓”的出借,是中国“熊猫外交”的一种延续。

一个未经严格考证的说法是,中国把大熊猫作为外交信物始于公元 685 年的唐玄宗时期,日本史书记载当时唐玄宗赠送两只“白熊”给日本天武天皇,中国学者认为白熊就是大熊猫。

近代中国的大熊猫外交则从 1957 年开始,只不过一开始是送的。在 1957 年至 1982 年间,中国共赠送给 9 个国家 23 只大熊猫,包括苏联、朝鲜、日本、法国等。1972 年美国尼克松总统访华后,中国也赠送了美国一对大熊猫。

但由于大熊猫数量不断减少、濒临灭绝,中国才在 1982 年停止“赠送”政策,转而启动“租借”政策 —— 以开展合作研究的名义。外国政府每年支付 25-100 万美元的租借费,可以从中国获得一对熊猫,租借期一般为 10 年。1994 年,日本和歌山白浜野生动物园是这类“租借”合同的开端。

目前中国与 17 个国家、22 个动物园开展了大熊猫保护合作研究项目,在外参与国际合作研究项目的大熊猫数量达 58 只

11 名中国和国际科学家近期进行一项研究发现,虽然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保护,但大熊猫当前的栖息地面积比上世纪70年代中期减少了 5%,

中国大熊猫外交有多贵?

一般一个国家一次只能从中国租到一对熊猫。以 2000 年到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的熊猫“添添”和“美香”为例。首次签署的合约期限为 10 年,租金为每年 100 万美元。2010 年至 2015 年续租协议中,每年的租金降为 50 万美元。目前协议已经续至 2020 年。

在大熊猫到达之前,外方需建好适应大熊猫的居住场所。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在近几年外国用以迎接熊猫入住的场馆建设中,荷兰、德国、比利时分别花费了 5394 万、6543 万和 6788 万人民币。将于今年 4 月迎接大熊猫到来的丹麦花了 1.5 亿人民币建造场馆,丹麦著名建筑师 Bjarke Ingels 为此专门设计了以阴阳符号为概念的熊猫馆。

同时,外方需要为每只熊猫上保险,保险金额需达 100 万美元,平均一只熊猫一年的投保费用为 5 万美元。如果期间大熊猫由于护理不当或看护失误造成死亡,外方需向中国支付额外的 80 万美元。

而如果租借期间诞下熊猫宝宝,则需要向中国一次性支付 40-60 万美元“幼崽税”。并且如果熊猫宝宝在出生时死亡,还需要支付 50 万美元。同时熊猫宝宝归中国所有,且必须在 2-4 岁之前送回中国。但可以协议延长租借熊猫宝宝,直到熊猫父母的租借协议到期为止。

租到熊猫之后,动物园每年还要承担饲养和运营费用。由于熊猫对食物的挑剔,动物园不得不就近种或者定期从中国空运竹子。其中,美国亚特兰大动物园每年饲养大熊猫的成本为 50 万美元,马来西亚每年饲养 3 只熊猫的开支为 58 万美元。

以上这些收入中,70% 将被用于中国大熊猫的保护,20% 用于卧龙大熊猫自然保护区研究中心的科研工作,10% 用于中国租借项目的管理。

大熊猫不再是濒危动物

中国每年在大熊猫保护上的投入大约为 2.55 亿美元。

2018 年 7 月的《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杂志中的一篇论文量化了这种投入与产出。研究称,2010 年,中国的大熊猫自然保护区通过旅游和向外国租借大熊猫等文化类服务,创造了 7.09 亿美元的收入。通过改善生态系统创造了 19 亿美元的收入。这两个数字减去 2.55 亿美元的费用,2010 年的总费用为 23 亿美元,这一年的回报率为 923%。

要恢复大熊猫的数量,除了大熊猫繁育,还需要恢复栖息地的生态。中国在 1963 年才建立第一个大熊猫保护区,截至目前保护区数量已增长至 67 个。1980 年代中国的大熊猫数量不足 1000 只,到 2013 年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时已有 2239 只。

2016 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已将大熊猫从“濒危”动物降级为“易危”动物。

但是大熊猫的野外栖息地却在多年保护、研究之后缩水了。11 名中国和国际科学家 2017 年进行一项研究发现,大熊猫当前的栖息地面积比 1970 年代减少了 5%。

“眼下中国熊猫外交的核心问题,是租借过程十分麻烦且成本高昂,而中方所获租金对保护野生大熊猫到底能带来多少帮助也说不清。”《金融时报》称。

与此同时,大熊猫的外交还在继续。2017 年中国借给德国 Tierpark 动物园两只大熊猫,年租金 100 万美元,租期 15 年。《金融时报》报道,当时习近平出访德国,默克尔在两只大熊猫说,“过去一年我们在 G20 框架下开展非常紧密的合作,今天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两位非常亲切的外交官。”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 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