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基金创始人、指数基金教父约翰·博格尔去世_文化_好奇心日报

Edward Wyatt2019-01-18 06:58:56

“企业内部发生重大冲突后,如何走出困境,找到一种新的、更好的方式来管理共同基金,这就是我们当时面临的挑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当地时间周三(1 月 16 日),指数基金教父约翰·博格尔(John C. Bogle)在宾夕法尼亚州布林莫尔(Bryn Mawr)去世,享年 89 岁。他于 1974 年创办了先锋投资公司集团(Vanguard Group of Investment Companies),并将其打造成了一家管理着 4.9 万亿美元资产的大型共同基金公司。

据他的私人助理迈克尔·诺兰(Michael Nolan)称,博格尔死于食道癌。博格尔早年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曾经数次心脏病发作,并在 1996 年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

博格尔认为从长远来看,绝大多数基金的收益都无法高于市场平均水平。这是他创办先锋集团时的经营理念,但当时多数共同基金公司都对这种理论极为反感。博格尔普及并大力推广了指数基金,这种基金以市场指标为模型(例如标准普尔 500 指数),从而构建投资组合。

投资简讯服务兼网站“先锋投资者独立顾问”(The Independent Adviser for Vanguard Investors)几十年来一直在追踪先锋集团的动向。网站主编丹尼尔·威纳(Daniel P. Wiener)表示:“指数基金原本是面向机构投资者的产品,但杰克·博格尔提出了一种面向个人投资者的版本(杰克[Jack]是约翰的昵称,译注)。他让投资者开始关注开支,告诉他们投资成本超出了预算。”

不过到了晚年,博格尔对共同基金行业提出了严厉批评。他认为在 1990 年代后半期,股市投资者被 20% 以上的年平均回报率宠坏了,所以他们根本不在乎为了所谓专业选股能力而向经理人支付高额佣金。博格人表示,共同基金公司收取此类佣金几乎是不道德的。

2012 年,他对《纽约时报》金融专栏作家杰夫·萨默(Jeff Sommer)表示:“我的想法很简单,在投资领域,收益应该要比成本多。成本很重要。所以聪明的投资者会利用成本较低的指数基金建立多元股票和债券投资组合,而且会坚持到底。他们不会愚蠢到以为自己总是可以战胜市场。”

近年来,他的这一观点越来越难以否认。据先锋集团统计,自 1984 年以来,活跃的美股共同基金中只有不到一半表现超过了先锋 500 指数基金(Vanguard’s Index 500 Fund)。后者是全球最大的基金之一,管理着逾 4410 亿美元的资产。

先锋集团的优势在于博格尔搭建的不同寻常的公司结构。公司按成本价格管理其指数型共同基金,向投资者收取的佣金远远低于几乎所有竞争对手。

博格尔还进一步将先锋集团与其它共同基金公司区分开来。基金管理公司通常控制着旗下基金,并提供运营所需的一切投资、行政、营销服务。相比之下,先锋集团更像是一家由基金投资者共有的相互保险公司。投资者可以雇佣自己的经理人和员工,这些员工则对基金董事负责。

博格尔认为,这样先锋集团的基金就完全不受顾问控制,而只为股东利益服务。投资者可以客观跟踪投资收益,与顾问“对等地”协商佣金额度,必要时也可以更换顾问。

1970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缪尔森(Paul A. Samuelson)在 1993 年出版的《博格尔谈共同基金》(Bogle on Mutual Funds)一书前言中写道:“约翰·博格尔促使一大基础产业往最好的方向发展,能得到如此评价的人少之又少。”

先锋基金优异的表现吸引了大批投资者买入。在 1990 年代最后三年,投资者向先锋基金新投入的资金,比排名紧随其后的三家基金公司加起来还多。

先锋集团持续增长的收益为博格尔带来了财富,但如果公司采用其它所有权结构,他本还可以积累更多个人财富。比如据《福布斯》统计,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董事长爱德华·约翰逊三世(Edward C.Johnson III)的净资产达到了 74 亿美元。而在去年,外界普遍估计博格尔的净资产为 8000 万美元。

大多数基金公司都会投入巨资吸引新客户。近 10 年来,随着共同基金产业规模急剧扩大,业内往往以产品和市场为导向,但博格尔对此并不赞成。

1995 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产品’这个词听上去就像是牙膏和啤酒,我们是绝对不能用的。”

博格尔也是个当之无愧的“吝啬鬼”。1993年,在与一名记者到费城郊区先锋集团总部附近一家餐厅共进早餐时,他发现与其花 5.95 美元吃自助餐,不如直接点单更便宜。如果需要一早在纽约开会的话,他宁愿在早晨乘坐美铁(Amtrak)赴会,也不愿提前一天入住曼哈顿的酒店。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在 1993 年出版的《博格尔谈共同基金》(Bogle on Mutual Funds)一书前言中写道:“约翰·博格尔促使一大基础产业往最好的方向发展,能得到如此评价的人少之又少。”

不少媒体因为某些基金经理短期业绩优异就对他们大加赞扬,或者过度关注某个基金的季度表现,对此博格尔毫不犹豫地予以抨击。他认为,即便某位基金经理长期业绩突出,我们也无法准确预测他们未来的表现。

而当初,正是这种好斗的天性促使他创办了先锋集团。

1951 年,博格尔以优异的成绩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获得了经济学学位。毕业后他加入了总部位于费城的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Wellington Fund)。该公司创始人沃尔特·摩根(Walter L. Morgan)此前读了博格尔关于共同基金的论文,对他颇为赏识。

在惠灵顿公司打拼期间,博格尔说服摩根推出了一种全新的全股票基金“温莎基金”(Windsor fund),以配合同时投资股票和债券的惠灵顿基金。

1967 年,博格尔被任命为惠灵顿公司总裁。不久后,惠灵顿就与波士顿投资公司 Thorndike, Doran, Paine & Lewis 合并。又过了几年,他与新公司负责人发生了管理纠纷,随即辞去总裁一职。1974 年,他创立了先锋集团,负责处理惠灵顿公司旗下共同基金的行政事务。

两年后,博格尔创立了先锋指数信托基金(Vanguard Index Trust),即现在的先锋 500 指数基金。这是第一支只面向个人投资者的指数基金。次年,他又一次打破了行业惯例,绕过经纪人直接向投资者出售共同基金,从而免除了基金通常收取的最多高达 9% 的佣金。

博格尔在 1985 年表示:“企业内部发生重大冲突后,如何走出困境,找到一种新的、更好的方式来管理共同基金,这就是我们当时面临的挑战。”

他于 1996 年 1 月正式辞去先锋集团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后他继续担任集团董事长,直至 1999 年底卸任。集团现任首席执行官是蒂姆·巴克利(Tim Buckley)。

想让博格尔退休并不容易。在把首席执行官的头衔让给了自己钦点的约翰·布伦南(John J. Brennan)后,博格尔多次对后者的决定表示反对。两人渐生嫌隙,因而博格尔到了 70 岁常规退休年龄后,没能说服先锋集团董事会让他继续留任。

2012 年,博格尔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马尔文(Malvern)的先锋集团园区内。图片版权:Jessica Kourkoun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在 2012 年回忆说:“我以为他们会为公司创始人破例的。”据先锋集团多名资深员工透露,博格尔退休后就与布伦南断绝了往来,即使有交集也很少说话。

博格尔离开先锋集团董事会后,成立了一家金融研究机构“博格尔金融市场研究中心”(Bogle Financial Markets Research Center)。他说这样是为了“得体地让争议慢慢消失”。

布伦南在董事会的继任者是 F·威廉·麦克纳布三世(F. William McNabb III)。2012 年,麦克纳布对《纽约时报》金融专栏作者索默表示,先锋集团的员工“都很崇敬杰克·博格尔”。

1929 年 5 月 8 日,约翰·克利夫顿·博格尔(John Clifton Bogle)生于新泽西州蒙特克莱。他的双胞胎兄弟大卫(David)已于 1994 年去世。

博格尔毕业于新泽西州布莱尔斯敦的布莱尔高中(Blair Academy),并于 1951 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他在高中和大学就读期间都获得了奖学金。

博格尔因为先天右心室发育不良而接受了 30 多年的治疗,至少经历过 6 次心脏病发作,第一次是在 1960 年。1996 年,他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后恢复了健康,甚至还能每天打壁球。

博格尔在 1969 年至 1974 年期间担任共同基金交易团体“投资公司研究所”董事会成员,并在 1969 年至 1970 年期间担任该团体董事会主席。1991 年,他被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主席理查德·布里登(Richard C. Breeden)任命为了市场监督和金融服务咨询委员会(Market Oversight and Financial Services Advisory Committee)成员。

除了《博格尔谈共同基金》之外,他的著作还包括 1999 年出版的《共同基金常识》(Common Sense on Mutual Funds)和 2012 年出版的《文化冲突:投资还是投机》(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 Investment vs. Speculation)。

博格尔于 1956 年与伊芙·谢勒德(Eve Sherrerd)结婚。两人育有四个女儿:芭芭拉·博格尔·伦宁格(Barbara Bogle Renninger)、琼·博格尔(Jean Bogle)、南希·博格尔·圣约翰(Nancy Bogle St. John)、桑德拉·博格尔·马鲁奇(Sandra Bogle Marucci);两个儿子小约翰(John Jr)和安德鲁(Andrew);以及 12 个孙辈和 6 个曾孙辈。

博格尔生前会定期把自己一半的薪水捐给慈善机构。

他曾在 2012 年表示:“对于钱,我唯一的遗憾就是钱还太少,不够捐。”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Ryan Coller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