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一个瑞典小组,希望用积极的留言缓和网络戾气_文化_好奇心日报

周哲浩2019-01-17 07:02:43

#jagärhär(#Iamhere) 的 Facebook 小组有 7.5 万名成员,多数来自瑞典。由于看不惯盛行的网络暴力,该小组致力于让评论区氛围变得友善起来。

“当然了,社交媒体无法反映全人类的情况,不过举个例子,当你阅读评论的时候,你会觉得 80% 的人类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我们希望把评论区变得与真实的社会更接近,这么做的方法便是让更多的人发声和参与进来。”

#jagärhär 的发起人 Mina Dennert 

当 Linnéa Claeson 因为对性侵者穷追不舍的拷问而获得瑞典年度律师荣誉后,网络上出现了两波反应。第一波充满了负面情绪,有人拿她的性别、立场和相貌(她染了一头彩发)在网上说事。第二波则要正面得多,人们向她表示祝贺,并表达对其勇气的钦佩。

这一波支持的声音来自一个叫做 #jagärhär(#Iamhere) 的 Facebook 小组。该小组有 7.5 万名成员,多数来自瑞典。由于看不惯盛行的网络暴力,该小组致力于让评论区氛围变得友善起来。小组成员会在攻击性的评论下留言表达对受害者的支持。他们相信这样能缓和网络的戾气,平衡讨论的情绪。

“当然了,社交媒体无法反映全人类的情况,不过举个例子,当你阅读评论的时候,你会觉得 80% 的人类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我们希望把评论区变得与真实的社会更接近,这么做的方法便是让更多的人发声和参与进来。”#jagärhär 的发起人 Mina Dennert 对《卫报》表示。Mina Dennert 出生于伊朗,从小被收养并在瑞典长大,现在的身份是一名记者和作家。

在#jagärhär 支持 Linnéa Claeson 的声音出现后,关于她的讨论积极了许多。瑞典的报纸 Aftonbladet 在它官方 Facebook 页面的评论中删去了针对 Linnéa Claeson 的仇恨言论。

Mina Dennert 2016 年建立了 #jagärhär 小组。“促使我这么做的原因是,看到认识的人在网上转发种族歧视的言论,我没想到他们会是那样。”小组最初做的事情是向那些传播谬误信息的人提问,希望对方能够拿出切实的证据支持自己的言论。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那天,申请加入小组的人数爆棚。这之后,#jagärhär 转向了维护网络讨论和情绪的中立。多数情况下,小组成员会发表积极的评论,向网络霸凌的受害者表达支持。

Mina Dennert 获得了颇多赞誉的同时,也遭到了各种威胁。死亡威胁是家常便饭,她的父亲有一次在邮箱里收到了子弹。一些希望与 #jagärhär 合作的公司在发现潜在的危险后停止了计划。

批评者把 #jagärhär 称作一种审查。不过 Mina Dennert 表示,#jagärhär 从来没有宣传的目的。他们不会告诉别人要说什么,只是希望帮助被网络言论攻击的人。

哥德堡大学的新闻媒体传播学院的 Orla Vigsö 对 #jagärhär 起到的作用表示怀疑。虽然他也希望 #jagärhär 有改变网络环境,但他说具体的程度难以测量,而且在他看来,右翼的组织在传播言论这方面的攻势更甚。

目前有一些欧洲国家效仿瑞典,组建了类似的 Facebook 小组,德国和斯洛伐克是其中的代表,它们的小组成员分别有 4.5 万人和 6000 人。


题图来自:pxher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