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南部千年猴面包树相继死亡,很难说是不是气候变化所致_文化_好奇心日报

姜天涯2019-01-08 06:44:27

猴面包树长到千年以后树干中间会产生巨大的树洞。过去 10 年里,非洲南部三棵超过 2000 年的猴面包树死亡,11 棵 1000 到 2000 年树龄中的 6 棵也已死亡。虽然原因尚未明确,但气候变化是最大的可能。

作为地球上古老的树种之一,猴面包树(baobab )被称为生命之树。几千年来,它为非洲大草原地区的动物和人类提供住所、衣服、食物和水。它的树叶可以入药,果肉可以生吃,种子可以榨油,而其软木状的树皮和巨大的茎耐火,可用于制作布料和绳子。

猴面包树体型巨大,寿命很长。根据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的网站,猴面包树可以活到 3000 岁,也可以长得和公交车的长度一样宽。位于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南非、博茨瓦纳和赞比亚的一些树木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

但非洲南部的千年猴面包树近年来正相继死去。根据 2018 年发表在《自然植物》(Nature Plants )杂志上的一项研究,非洲南部一些最古老、最大的猴面包树已经死亡,但原因尚不明确,可能是气候变化所致。

研究人员发现,世界上最古老的 13 棵树中的 9 棵,和最大 6 棵中的 5 棵,在过去 12 年中部分完全倒塌或死亡。研究称,这种快速倒塌的规模是“前所未有的”。

在约翰内斯堡的 iThemba 实验室的科学家 Stephan Woodborne ,利用加速器质谱法(一种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来确定这些树木的年龄。他说:“在我们观察的非洲南部最古老的树木中,有三棵树的树龄超过 2000 年,在过去 10 年里,它们都死了。在 11 棵 1000 到 2000 年树龄的猴面包树中,有 6 棵已经死亡。”

马达加斯加的猴面包树道,来自 wikipedia

在《最大、最古老的非洲猴面包树的消亡》( The demise of the largest and oldest African baobabs一文中写道:“我们怀疑大型猴面包树的死亡,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与影响非洲南部的重大气候变化有关。然而,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支持或驳斥这种假设。”

Woodborne 并不完全认同气候变化对非洲猴面包树的影响,他说:“当你观察这些巨大的千年猴面包树的死亡地点时,你会发现它们都位于非洲南部。不是猴面包树死亡,是只有非洲南部范围的猴面包树。”而他认为:“我们相信正在发生的是,它们生存的气候环境正在发生变化。我们说的不是猴面包树的大规模灭绝。”

Woodborne 从 2010 年开始对猴面包树进行碳测定。由于猴面包树的寿命长达一千多年,他意识到猴面包树是用于气候研究的理想物种。

虽然大多数倒下的树的年龄可以通过计算树干上年轮的数量来确定,但猴面包树不是定期产生年轮,且年轮太微弱而无法计算。 Woodborne 解释说:“有时我们看到树木一年能长 6 个年轮,有时这些树几年、几十年都不生长年轮。”

猴面包树会长出环状的新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茎常常融合在一起,形成中空的树干。碳测定法是确定它们年龄的唯一精确方法。

位于南非林波波省 Sunland 农场的 Big Baobab ,是世界上最大的猴面包树,碳定年龄超过 1700 年(另一项研究认为这棵树的碳年代测定为 6060 年,正负 75 年)。它高 22 米,周长 47 米。树干直径为 10.64 米,树冠直径为 30.2 米。

当猴面包树长到一千年的时候,它们开始中空。随着时日渐长,树干中间会形成越来越大的树洞。在过去,人类利用它们巨大的内部树洞作为储藏室、酒窖,甚至是监狱。

Big Baobab 的树干就由两个相连的部分组成,每个部分都有自己巨大的中空部分,这些部分通过一条狭窄的通道连接起来。

1989 年, Doug 和 Heather 买下了 Sunland 农场。 20 多年里,他们在这棵猴面包树中开了一间酒吧—— Big Baobab 酒吧。树洞附近还有 5 个共可容纳 20 名游客的小木屋。

图片来自 Sunland Baobab 的 facebook

图片来自 Sunland Baobab 的 facebook

来自 bigbaobab 网站

倒塌的 Big Baobab,图片来自 Sunland Baobab 的 facebook

但 2016 年开始,这棵猴面包树开始破裂,直到 2017 年 4 月彻底断裂。酒吧主人 Heather 回忆道:“当时是凌晨 4 点,我们醒来时都以为一架大型喷气式飞机降落在花园里。 10 分钟后,一声巨响(树倒塌了)。”

而位于博茨瓦纳的一棵猴面包树在 2016 年也面临来同样的命运,在站立了 1400 年之后,它的六根树干同时倒下。人们认为不稳定的天气条件是它死亡的原因。

研究濒临死亡的猴面包树的专家 Adrian Patrut 发现,这些树的茎部只有 40% 的水分,而健康的猴面包树茎部有 70% 至 80% 的水分。当地的雨季一般从 9 月开始,但 2015 年 9 月的雨季直到 2016 年 2 月才开始。但对猴面包树来说,雨水的姗姗来迟影响了其生存。

这些发现表明,“一些不正常的东西”正在杀死这些古老的树木,而这些“不正常的东西”最有可能的是气候变化。因为其它诸如害虫袭击、疾病、风暴或火灾等损害是局部的,而猴面包树的死亡涉及的范围却很广。

另外,先前的研究已经发现,在猴面包树广泛的生长范围内,幼树数量不足,而成熟的树木数量也在不断减少,因此这些濒临死亡的巨树几乎没有“替代品”。

为了确保猴面包树能生存下来,南非妇女正在当地播种新种子。生态学家 Sarah Venter 对猴面包树进行了为期五年的研究。在这段时间里,她意识到猴面包树幼苗在该地区几乎没有生存的机会,因为种子在发芽前就被山羊吃掉了。于是她开始了一个名为“猴面包树守护者”的项目。当地妇女用砖头、棍枝和和金属丝等保护猴面包树幼苗不受动物蚕食。

自 2014 年以来,南非文达地区的几个村庄都安排有守护者。 Venter 说:“我会在播种的时候,用 GPS 定位幼苗的位置。”该项目的目标是让 50 棵猴面包树活到 1000 岁以上。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Africa: The Serengeti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