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_文化_好奇心日报

孙今泾2019-01-06 06:46:00

好奇心日报本周主编为您精选。

本周我们要推荐的第一篇文章,值得你花点时间。

项飙,就职于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家,长期研究人口流动和外来人社群。他有两本颇具影响力的人类学著作《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全球“猎身”:世界信息产业和印度的技术劳工》。

半个月前,他受邀在北京做了几场讲座和分享活动,我们对现场记录做了整理。这些内容涉及的背景、和词汇可能有些复杂,但和我们关系密切。

比方说,项飙认为中国人普遍存在一种“悬浮”的心态。他是这么解释“悬浮”的:人人都忙着工作,忙着追向一个未来。与此同时,当下被悬空了。努力工作并非因为喜欢这份工作,而往往是为了攒够钱,从而今后就再也不用干这份工作。

刘小东 1990 年油画《人鸟》,来源:《刘小东1990-2000》,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00 年出版

在北京流动人口疏解这件事上,项飙的发现可能和通常认为的不同。他发现对于“一般老百姓”,甚至大部分被疏解的流动人口,在理性上表示可以接受政府的行动。他们和政府共享了一些关键词,比如“大局”、“升级”和“淘汰”。如果真是如此,真让人沮丧。

项飙在一场讲座的最后说:“我们无法通过逃离政府来获取自由,自由需要建立在和政府积极、直接的互动之上。我们至少应当懂得如何去要求,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表达。权利比自由更为重要。”

本周还刊发了一篇“书房”访谈。

研究马克斯·韦伯的年轻学者郁喆隽谈了谈人们对韦伯的误解和阅读经典的方法 ,也许会对你有启发。

重要但常被忽视的一点是,阅读常常是需要做准备的。“读不懂不是因为这个书你不懂,而是因为其他东西你不懂。”郁喆隽说。

再次推荐“历史上的今天”这个栏目。

2018 年最后一天 2019 年第一天推出的两篇文章很有意思。前者讨论了人们有意为之的告别仪式和突如其来的终结时刻;后者则提问:进步是否如我们想的那样理所当然。

这个栏目希望让你意识到,认识世界的方式不只一种,不只追逐当下的、新奇的。广博也可以是空间性的,也可以放置于时间中。这也是“宇宙”一词的本义: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

关于天文学意义上的宇宙,本周有两个重要新闻。

嫦娥四号探测器在月球背面成功着陆。加州理工学院的天文学家称,这是中国第一次“尝试别的太空大国此前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已先后有前苏联、美国和中国发射的 20 个人类探测器到访过月球表面,不过它们都集中在朝向地球的这一面。由于月球背面屏蔽了地球的无线电信号干扰,因此这里是开展低频辐射天文观测的绝佳地方。

图片来自:国家航天局

NASA 的宇宙飞船“新视野号”,曾经在 2015 年近距离飞掠冥王星,并拍下一组照片,推翻了人们此前对冥王星的种种设想。就在本周二,“新视野号”拍下了人类有史以来探访过最遥远的天体——“天涯海角”(Ultima Thule),距离太阳 40 亿英里(约合 64 亿千米)。很多天文学家认为那一区域没有太多研究价值。但另一些则“用自己的职业生涯打赌”,坚持外太阳系存在与火星、地球大小相当的天体。

不管新视野号传回来的照片最终如何,颠覆人类对宇宙的认知这件事,酷且重要。

伟大的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在 1983 年年终曾预言 2019 年人类世界,如今读来心情复杂。

除了热情想象人类在太空中的进展,阿西莫夫还指出了计算机在 2019 年的重要性。尽管在当时没有多少人使用电脑或了解网络,但阿西莫夫认为计算机已经在工业国家政府运转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统治阶级将像今天渴求武器一样渴求“计算机化”(谁说不是呢)。

他还写道:“技术革新创造的工作总是比毁灭的多”, 但新制造出的岗位区别巨大。乐观的阿西莫夫认为,自动化将让人类有更多时间休息,专心科研或是探索艺术领域;社会“或多或少得到了永久的提高”。

可能会出乎你的意料,贞洁测试的做法听上去过时,但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仍然普遍。

为了抗议贞洁测试,摩洛哥女性发起新一轮倡议“My Vulva Belongs to Me”(我的阴道属于我),公开讨论贞洁测试带来的心理和生理暴力。在摩洛哥一位妇科医生每天可发放多达 10 张“贞洁证书”。很少有女性主动申请测试,它通常是在女性父母或未来丈夫的要求下进行。

印度妇女想要走进沙巴瑞玛拉神庙,还是没那么容易。去年 9 月印度最高法院宣布废除禁止女性进入印度教寺庙的规定,“女性有权在自己选择的地方进行礼拜活动”。但随即遭到大规模反对,认为这是对印度教价值观的攻击。1 月 1 日,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的妇女走上国道,组成长达 620 公里的“人墙”。

Netflix 取代大制片厂占领了娱乐新闻的版面,而这家互联网公司面对的道德问题也比制片厂时代更复杂。

本周,Netflix 在沙特阿拉伯地区撤下了一集脱口秀节目,原因是喜剧演员哈桑·明哈杰拿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一事开涮,并批评了沙特军队在也门造成的混乱和破坏。事后,Netflix 表示撤下节目依据的是沙特本土的法案,但“我们支持世界范围内的艺术自由”。这种表态自然遭到了批评。

Netflix 热门的科幻悬疑剧《黑镜》发布了最新单集《潘达斯奈基》,一部允许观众决定剧情走向的特别篇。如果从希望获得商业成功的角度来看,要考虑的问题是观众对于交互式体验的需求到底有多强烈,以及制作的成本有多高。但一个有意无意被忽视的问题是,观众的控制权可能只是电影制作人营造出的假象,事实上他们时刻都在引导。

因为无法彻底抛弃人类中心主义而将动物福利贯彻到底,人类对待动物的“人道主义”始终是个复杂的问题。

本周,加利福尼亚成为美国首个禁止宠物店售卖狗、猫和兔子的州,除非那些动物来自于动物收容所或者动物救援组织。但宠物店的经理们显然认为这项禁令不太合理,他们指出,一些顾客想要选择特定品质的宠物,这是他们应该拥有的权利。

肉鸡和蛋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雌性。由于公鸡不会下蛋,生长也慢,许多刚被孵出的小公鸡会被立即杀死。一家成立不久的德国公司开发出了一种筛选方法,在鸡蛋受精 9 天后(一般鸡蛋的孵化时间是 21 天)就能判断小鸡的性别。雄性鸡蛋将会被用作高品质饲料,而雌性鸡蛋则会被放回孵化器继续孵化。应该怎么评价这种做法?大概很难认为公鸡的权利如此便得到了保障。

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值得关注。

在盛产流行游戏的瑞典,Frictional Games 工作室创造了《失眠症》系列和《SOMA》。他们擅长制作恐怖生存游戏,并有一套自己的恐怖哲学。但真正让他们避免像同行那样遭遇扩张后的失败的,是他们对某些原则的坚持。

地图的权威性很少受到质疑,但康奈尔大学的数字藏馆的“说服性地图”(Persuative Maps)项目显示,存在大量“不客观”的地图。一份 1890 年绘制的将经度从 360 度改为 490 度的世界地图——其目的是让英国的殖民版图看起来更大。1952 年《时代》杂志把莫斯科-列宁格勒的距离,画得和巴黎-里斯本的距离相当,事实上前者不及后者的一半——这是为了加深美国人对苏联威胁的担忧。

美国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生前设计的 8 座建筑被申请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借此我们可以再度欣赏这位高产建筑师的作品,包括著名的纽约古根汉姆美术馆、以及宾夕法尼亚州的流水别墅等。

图片来自pixabay.com

继《芝加哥》后,百老汇另一出经典音乐剧《歌舞线上》即将在上海演出。这也是一出关于 showman 的百老汇剧目。追求明星梦,百老汇真的非常擅长这样的主题。

如果下周末有出行香港的计划,可以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看一出舞台剧《建筑城市》。这出剧的导演、编剧、舞台及多媒体设计胡恩威此前还创作了《唱 K 回忆录》。如何认识香港这座城市,胡恩威有他的特殊入口,并总能找到有新意又不失亲切的表现形式。

对了,本周的“香港市井”栏目讲了一对肌肉萎缩症夫妇的故事,读来一点不觉凄惨,也不鸡汤,只觉真实日常。这归功于我们的香港特约作者祉愉。她有难得的平视视角,也有旧时香港专栏作家的笔调。

这个栏目以差不多每周一篇的频率更新,此前还介绍了香港的独立书店、二手旧物店、报摊、熟食市场、渔夫、文身师和凉果小贩。得闲不妨一读。

周末愉快。


题图来自 Sebastian Unrau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