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写了道歉信、市值一度蒸发 573 亿美元,Facebook 的大麻烦到底是怎么回事?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唐云路2018-03-22 15:42:22

必然结果吧。

今天早上,扎克伯格又道歉了

我想分享一些 Cambridge Analytica 事件的最新进展,包括我们为解决这个重要的问题采取了措施,以及接下来我们还将做什么。
我们有责任保护好用户的数据,如果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就没有资格再为用户提供服务。我努力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怎样做才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好消息是,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的最重要的措施,我们几年前就已经做了。但是我们仍然犯下了错误,我们还有许多要做,我们需要现在就行动起来。
下面是这次事件的经过:
2007 年,Facebook 平台(Facebook Platform)上线,我们希望借此帮助更多的应用成为社交空间。你的日历上应该展示你朋友的生日,你的地图上应该能够展示朋友的地址,你的通讯录中应该展示朋友的照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允许用户使用 Facebook 账户登录其他应用,同时允许这些应用获取用户的社交关系等信息。
2013 年,一名叫做 Aleksandr Kogan 的剑桥大学研究人员开发了一款性格测试应用。大约 30 万人安装了这个应用,同时也将他们的个人信息和朋友的信息一起分享给了这个应用。按照 Facebook 平台当时的运行规则,这让 Kogan 能够获取数千万的用户数据。
2014 年,为了禁止应用数据滥用,我们宣布对整个平台进行改版,以此限制第三方应用能够获取的信息。类似 Kogan 开发的应用将不再能够请求类似用户的朋友的数据,除非这位用户的朋友也使用了这个应用。同时,开发者在从用户那里要求任何敏感信息之前,都必须获得 Facebook 的同意。这些限制让任何一个类似 Kogan 开发的应用都无法获得如此大量的用户数据。
2015年,我们从《卫报》的记者那里了解到,Kogan 将他获取的数据分享给了 Cambridge Analytica。这违反了我们开发者条例中的规定,开发者未经用户允许不得分享收集来的信息。我们立刻从平台屏蔽了 Kogan 的应用,同时要求 Kogan 和 Cambridge Analytica 确认他们已经删除所有不当获取的数据。他们也提供了相关确认。
上周,我们从《卫报》、《纽约时报》和 Channel 4 的报道中得知,Cambridge Analytica 可能并没有如承诺的那样删除收集来的数据。我们立刻屏蔽该公司使用任何 Facebook 服务的权限。Cambridge 宣称已经删除了所有数据,并同意我们派遣一名外部审计人员去确认此事。我们也在协助政府监管部门,调查这次事件。
这件事打破了 Kogan、Cambridge Analytica 与 Facebook 之间的信任。同时也破坏了 Facebook 与向我们提供数据、期望我们保护数据之间的用户之间的信任。我们必须要解决它。
关于这件事,我们在 2014 年就已经采取了重要措施,避免恶意行为者通过此类手段获取用户数据。但是需要我们做的还有很多。我将接下来的改变列在下面:
首先,我们将调查所有采取更严格数据访问条款前,访问过大量用户数据的应用。那些有可疑行为的应用,我们将重点审查。任何不配合审计的开发者将被平台关闭访问权限。如果我们发现滥用用户数据的开发者,我们也将同样屏蔽他们,同时通知受影响的所有用户。这也包括那些被 Kogan 的应用影响的用户。
第二,我们将严格限制开发者访问用户数据,以防止其他类型的数据滥用行为。比如,如果用户已经 3 个月未使用某应用,我们将限制开发者能够获取的数据——只保留用户姓名、头像和邮箱地址。我们要求开发者在访问用户发表的帖子等其他隐私数据时,不仅要获得用户的同意,还需要签电子合约。我们将在接下来几天内公布更多的变化。
第三,我们想确保你清楚地知道哪些应用已经征得你的同意,获取你的数据。下个月,我们将在 Facebook 信息流的顶部新增一个工具,呈现所有这些你使用过的应用,你可以方便地管理这些应用使用信息的权限。我们已经在隐私设置里提供了这个工具,现在我们将把这个工具放在信息流的顶端,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它。
除了 2014 年我们已经采取的数据访问措施,我相信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将继续保证平台的安全。
我创办了 Facebook,直到最后一天我都要为平台上发生的事情负责。对于能够保护这个社区的任何事,我都将严肃对待。现在不会再有新的应用出现类似 Cambridge Analytica 的事件,但这并并不能改变过去我们的疏忽。我们将从这次事件中吸取教训,让我们的社区、我们的平台未来更加安全。
我要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继续相信我们的使命,并和我们一起来建设这个社区。我知道要解决这所有的问题所花的时间比我们想的更长,但是我保证我们终将解决这些问题,并在长期提供更好的服务。

这份道歉声明还是扎克伯格一贯的风格:首先是详细地介绍发生了什么,Facebook 当初是怎么让人钻了空子,接下来为了让同类行为不再发生,Facebook 还会做些什么,同时指出保护用户数据最终都是 Facebook 的责任,最后他还指出了自己的责任。

但是这份声明没有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这份小心谨慎的声明还不足以平息 Facebook 在过去几天里引起的巨大争议。

根据《卫报》《纽约时报》上周六的报道,特朗普集团控制的数据助选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 利用盗取的 5000 万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资料,为美国大选时精准推送信息所用。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期间,这家公司收到了来自特朗普的 600 万美元资金,来做竞选相关的广告。

因为牵扯上美国总统选举,这件事在过去几天里已经酿成美国上下讨论最热烈的话题。

Facebook 也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过去两个工作日,Facebook 的市值一度蒸发 573 亿美元,接近两个微博公司。这场由于用户信息泄露带来的危机,仍然在发酵。

所谓的泄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 Facebook 用户信息数据泄露,并不是指 Cambridge Analytica 获取了这 5000 万用户的邮箱地址、密码、银行账户之类。

你用微信号登录一个游戏,这地方就能获得你的基本信息,有些还能帮你连接已经在玩这个游戏的其它微信好友。

Facebook 也一样,并且在海外的应用更早更为广泛。

2013 年,剑桥大学的一位研究者 Aleksandr Kogan 做了一个性格测试的应用,有 30 万位 Facebook 用户安装了它,同时也将个人数据连同他们的好友数据一起授权分享给了这个应用。

基于 Facebook 当时的平台规则,Kogan 基本上可以访问这 30 万用户及他们的好友的所有信息。

当时,这个应用介绍以学术研究为目的。《卫报》的报道称,这个测试是有偿的,要获得参与测试、获得有偿回报的资格,首先你得有 185 位以上的好友。这也是为什么 30 万用户参与测试,最终影响了至少 5000 万用户。

扎克伯格称 Facebook 在 2014 年改变了这个规则,像 Kogan 这样的应用访问用户好友的信息这种事,受到了限制。

但是 Kogan 已经将数据卖给了 Cambridge Analytica。2015 年时,Facebook 从一位《卫报》记者那里得知这一行为,于是要求涉事各方删除数据。

显然,这些数据并没有被完全删除。

Cambridge Analytica 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基于这些数据进行数据挖掘的研究。当时 Kogan 搜集到的信息不仅包括性别、年龄、工作、教育等基本信息,还包括用户平时在 Facebook 上的浏览记录,比如发表了什么文章、阅读了什么文章、给什么页面点过赞。

这次事件最早是由 Cambridge Analytica 的一名前员工 Christopher Wylie 爆料给《卫报》的,Wylie 称,为了挖掘这些数据,Cambridge Analytica 花了大约一百万美元。

Cambridge Analytica 获得信息后进行处理,之后得出一些精准营销所需的信息。

根据用户的偏好推送精准营销信息是每家拥有数据的公司都在做的事情。Google、Facebook 以及国内的微博、微信、今日头条、百度等公司,他们的广告业务都是类似的模式:尝试分析用户喜欢什么,再把广告主的广告尽量精准的推送到用户面前。你在逛淘宝的时候,淘宝根据你的搜索记录和购物记录为你推荐商品,就是最简单的例子。

只是一般来说,这个“用户”是模糊的,数字广告时代数据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用户的数据各自掌握在科技公司手中。Cambridge Analytica 做的事情则是从 Facebook 那里获得了这 5000 万用户的偏好数据,而且知道这些用户是谁。

另一个大问题是 Cambridge Analytica 的信息细致程度。从 Kogan 私下的邮件来看,他通过数据推算出的用户资料比商业公司会让广告客户筛选的信息细致得多:

性别、年龄、政治倾向(保守派/自由派/自由意志派/不参与)、智商、工作类型、大学专业、宗教倾向、生活满意度、开放程度、兴趣(喜欢军事、暴力邪教、智力活动等等)、对星象有多信(5 个级别)……

Facebook 的广告后台或许也有政治倾向的选项,但是投放广告给“20 - 30 岁”、“支持民主党”这几个标签的用户群体,一定没有给“浏览过特朗普促选页面三次”、“给特朗普点过赞”这么精确的用户推送助选广告那么有效。

当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 Cambridge Analytica 经过用户数据推算出的这些信息足够准确。

此外即便特朗普团队有更精准的广告投放数据,他的广告投入也远远少于希拉里·克林顿,只有不到 1/8。

当就像大选后发生的几次事情一样,这次事件也再次被很多人归咎于美国选出特朗普作为总统的原因。

事件爆发之后,Facebook 的回应也太迟

《卫报》和《纽约时报》的报道在上周六就引发了美国上下的关注,但是 Facebook 的反应来的有些迟。

直到几小时前,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和 COO 才正式给出了回应,说“我们错了。”这距离《卫报》和《纽约时报》的报道发出,已经过去了五天。

扎克伯格在 Facebook 文章中说:“我们有责任保护好用户的数据,如果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就不足以向用户提供任何服务。”

基于 Cambridge Analytica 丑闻,Facebook 更改了开发者的权限,对于那些使用 Facebook 账户登录应用的情况,开发者开始时只能获得很少的信息,当用户不再使用该应用时,开发者将失去获取信息的权限,如果需要获得更多信息,开发者需要从 Facebook 那里获得进一步允许。

但这已经晚了。

晚的不仅仅是修改开发者权限这一件事。在整个危机的处理上,Facebook 的管理层都显得沉默。科技投资人 Jason Calacanis 周一对 CNBC 表示:“作为一个社交媒体巨头的 CEO,扎克伯格最近的工作非常的糟糕。”他认为扎克伯格应该将 CEO 这份工作交给别人来接手。

事件爆发第五天,扎克伯格才发声回应。

在周二 Facebook 内部员工的说明会上,CEO 扎克伯格和 COO 雪莉·桑塔伯格都没有出现。The Daily Beast 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这次会议是由 Facebook 代理律师保罗·格雷瓦尔主持。

这与去年秋天 Facebook 接受国会质询时的情况类似,Facebook 派出了自己的首席律师 Cloin Stretch 而不是管理层中的任何一位,去国会提交俄罗斯通过 Facebook 干涉美国大选的材料。

这次 Facebook 的用户信息泄露之所以闹这么大,也与这件事情又与美国总统大选联系上了有关系。

话题一扯上“美国人怎么把特朗普选上台”,这件事就小不了。而在这样一次反应剧烈的大事上,Facebook 没有管理层出面,引来又一轮抨击。

去年 9 月,Facebook 向美国国会情报委员会报告时承认,2016 总统大选期间,俄罗斯特工通过秘密购买该平台中的政治广告来干预美国总统大选。Facebook 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有 500 个“可能由俄罗斯操纵的”虚假账号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在他们平台上买过广告投放,以干预总统大选。

俄罗斯过去两年在 Facebook 上发表了 8 万多篇试图影响美国政治的帖子,大约有 1.26 亿美国人看过这些内容,要知道,把特朗普选上台的那场选举,参与投票的人也就 1.35 亿。

2018 年初始,扎克伯格发表新年愿望时,说今年的 Facebook 有点像 2009 年金融危机刚过的时候:面临着一系列公司待解决的问题。

他说先要确保 Facebook 不会受到外国平台的干预、打击带有煽动、仇恨情绪的言论,以给用户营造一个舒适的社交环境。

但是现在,新的危机又来了。看来扎克伯格的新年愿望要实现起来有些困难了。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已经介入此事,对 Facebook 展开调查。Facebook 有可能因此面临 2 万亿美元的罚款。

彭博报道称,北欧地区最大的银行北欧联合银行已经禁止其可持续投资部门继续买入 Facebook 的股票。这个部门的负责人 Sasja Beslik 提出的问题也同样代表许多普通用户:“这明明是 2016 年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我们到现在才知道?这次危机只与美国相关吗?用户的信息是不是也用于其他的选举或是其他的目的了?”

Facebook 的这次危机还连累了其他的社交网络公司。Twitter 一度下跌超过 10%,Snap 也跌了 2.56%

社交应用 WhatsApp 两位创始人之一的 Brian Acton,周二晚上参与了 Twitter 上的一项倡议 #deleteFacebook,他写道:“是时候了,卸载 Facebook。”

Brian Acton 在当初把 WhatsApp 卖给 Facebook 的时候赚了数十亿美元。

从泄露隐私来看,此次 Facebook 泄密出的数据并不及每年发生的信用卡、账号信息严重。但沾上特朗普、误导世界就成了特别大的事情。

而一个社交网络对我们了解这么多,也是因为用户选择了这样的商业模式:用户选择免费的社交网络 - 社交网络搜集数据,帮广告主卖广告 - 社交网络提供更多功能 - 用户提供更多信息 - 社交网络搜集更多数据,帮广告主打更精准的广告。

当你每次点下“用 xx 账号登录”的按钮,就将更多数据交给了社交网络。之后被谁分析、如何使用,你一无所知。


题图来自 EnriqueMendez on Visual hunt / CC BY-NC-S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