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诃夫的《海鸥》要在北京演出,每一句台词都像手术刀一样_娱乐_好奇心日报

晏文静2018-02-25 17:18:28

“不幸的是,激情、爱情、嫉妒、憎恨……这些情感在契诃夫的作品中都被隐藏在了一段段的哀歌里,台词就像茶话会谈一样,其中的人生只不过是个过客。”

主创介绍:

《海鸥》原剧本由俄罗斯作家契诃夫(Anton Pavlovich Chekhov)于 1896 年完成,并于同年首演。这次排演戏剧《海鸥》的是立陶宛 OKT 剧团,导演是奥斯卡·科尔苏诺夫。Oskaras Korunovas Theatre 为 OKT 剧团的全名,就是由奥斯卡·科尔苏诺夫的名字命名的。

OKT 剧团的标志,图片来自 OKT 官方网站

1969 年,奥斯卡·科尔苏诺夫出生在苏联的维尔纽斯,即现在立陶宛的首都。1994 年从立陶宛音乐与戏剧学院导演专业毕业以后,他开始导演戏剧。《由彼及此》(1990)、《老妇人》(1992)、《你好,索尼娅的新年》(1994),这些是依据俄罗斯作家丹尼尔·卡姆斯及诗人 Alexander vvedensky 的作品改编而成的。

因为作品先锋,他在戏剧导演领域展露头角。1998 年,奥斯卡·科尔苏诺夫和同伴一起创建了 OKT 剧团,既排演新的戏,又排演传统经典。

编剧:安东·契诃夫

导演:奥斯卡·科尔苏诺夫

灯光设计:亚瑟·尤金尼斯·萨巴里奥斯卡

音乐设计:伊格纳斯·尤左卡斯

主演:奈拉·萨维森科、马蒂纳斯·内辛斯卡、达琉斯·梅斯卡斯、艾格尼丝卡·拉夫多、吉瑞拉斯·格鲁撒杰瓦斯、艾力达·金德泰特、拉撒·萨摩利特、达琉斯·古卯斯卡、戴纽斯·嘉文诺尼斯、基德里亚斯·萨维卡

内容介绍:

《海鸥》的原作剧本里,忧郁的青年导演特里波列夫爱青春少女妮娜,他看不惯那些俗套又充满偏见的戏剧,写了一个新颖的剧本想让妮娜来演,但特里波列夫的母亲和亲戚朋友都不欣赏这部戏。妮娜爱上了特里波列夫母亲的情人——作家特里果林。妮娜与其私奔,之后流产、被遗弃后又回到故乡,见到了特里波列夫。

关于对这个剧本的解读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把这个故事看成悲剧还是喜剧。这个问题从《海鸥》这个剧本第一次演出就开始了。

《海鸥》的首演遭遇了“失败”,失败的原因在于这个剧在宣传的时候是作为一部喜剧来宣传的,开场之前还有喜剧演员讲脱口秀来调动气氛。人们在观看《海鸥》时心理预期有了落差。

在这次《海鸥》来中国演出之前, 2017 年 10 月它曾受邀在乌镇戏剧节演出。奥斯卡·科尔苏诺夫在导演《海鸥》时前面大部分都遵循了原著,但在最后有比较大的改动。

曾经也导演过《海鸥》的赖声川提到过他对 OKT 剧团版《海鸥》的观感:“我昨天、前天看他们演出,我觉得我很惊讶,他一个字都没有改,直到第四部后面,他做了一个巨大的改变,这个是我比较大的疑问,也正是今天正好我们说到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情跟悲剧、跟喜剧也有巨大的关系,就是你把这个视为悲剧、还是视为喜剧。你解决不了喜剧的问题,可能只好把它当做一个悲剧。把它当做悲剧,可能就要找到一些更激烈的方式来处理这个人的自杀。”

《海鸥》剧照,图片来自中演票务通网站

网友“尚未清退减负七”在看过 OKT 剧团版《海鸥》后说:在露天剧场的深夜寒风中哆嗦了三个小时之后,观众们所看到的,是 OKT 剧团对契诃夫精神的忠实还原,以及他们对于契氏“喜剧”的独到理解。

他讲到这部戏简洁的舞美和优秀的表演,但他也认为这部戏最大的挑战还是在于剧作的喜剧精神。

网友“尚未清退减负七”说:“契诃夫将自己笔下的《海鸥》以及其他几部作品都称为喜剧。这一点一直以来都很令人费解,因为从剧情本身来看,无论是《海鸥》、还是《万尼亚舅舅》、《樱桃园》等作品,都以并不圆满的、甚至是称得上悲惨的结局收场。那么它们的喜剧性究竟体现在何处呢?这个问题足以引出学界的一系列探讨和争论,但至少 OKT 剧院给出了自己的一种诠释——那就是弱化环境,而聚焦于人物。”

网友“尚未清退减负七”认为OKT 剧团版《海鸥》虽然有一个悲剧的故事内核,但 OKT 的《海鸥》并不让人感到沉重。“许多版本的《海鸥》中,那些小人物的滑稽让人大笑过之后更让人觉得可怜,因为他们可笑的行为和现实脱节,但 OKT 则用更多的荒诞、嬉皮的表现形式,嫁接上现代化的元素,嘲弄并且消解了这层悲剧感。”

当时演出结束后,《北青艺评》也发表了一篇评论,题目就写:终于可以看到一版可笑的《海鸥》了。

契诃夫的每一句台词就像手术刀一样,他通过舞台诊断出了我们时代的弊病,灵魂的顽疾。从某种角度来说,演员表演契诃夫的戏就像要许下希波克拉底氏誓言一样,因为置身于契诃夫风格的戏中的每一刻都是命运的转折。不幸的是,激情、爱情、嫉妒、憎恨……这些情感在契诃夫的作品中都被隐藏在了一段段的哀歌里,台词就好像茶话会谈一样,其中的人生只不过是个过客。这种现象都是学术上的,更准确的讲,是政治的审查制度造成的。事实上,契诃夫的戏剧并不是没有情感,观众在看戏的同时通过自己全部的爱和恐惧,来揭示人物的内心。

题图为《海鸥》剧照,来自中演票务通网站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