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姬在悉尼的公开演讲取消,为何她最近四处被拒?_文化_好奇心日报

陈莉雅2018-03-21 07:28:02

一个政治圣人快速跌落神坛的过程

或许连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自己也没能想到,曾经被西方国家力捧,甚至被奉为缅甸民主斗士的她,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得到一个截然相反的名声—— “种族清洗” 的独裁者。

这些排山倒海的批评,昂山素姬近期应该感受特别深刻。

3 月 16 日,正当昂山素姬飞抵澳洲,预备参加为期 3 天的东南亚国协特别会议时,在街上迎接她的是数千名抗议的民众,他们高举着标牌,并且要求她对缅甸的 “罗兴亚难民危机” 给予回应。

若按照原订计划,昂山素姬会在 3 月 19 日与澳洲总理麦肯·腾博(Malcolm Turnbull)会面,并在隔天( 20 日)于 “罗威国际政策研究所” 发表公开演说,接受观众的提问。

但就在 19 日的时候,缅甸发言人 Zaw Htay 向 CNN 表示,由于昂山素姬 “被时差影响,身体不舒服”,取消这场演说,同时强调因行程紧凑,不会再重新安排演说。

除了抗议民众之外,昂山素姬一抵达澳洲,也有 5 名律师前往墨尔本行政法院对昂山素姬提出控告,控诉的罪名是她在缅甸违反人权。

现任澳洲政府的总检察长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回应,因为昂山素姬享有刑事豁免权,因此澳洲政府无法以任何理由起诉、逮捕或是拘留她。

不光是在澳洲备受批评。就在昂山素姬前往澳洲以前,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在 3 月 8 日表示,撤销曾颁给昂山素姬的“埃利·威塞尔人权奖”(Elie Wiesel Award),这个奖项是在 2012 年颁发给她,当时昂山素姬才从长年的软禁中释放不到两年。

1990 年昂山素姬与率领的政党赢了大选,但缅甸军政府不愿意交出权力,甚至还开始长时间软禁昂山素姬。

隔年,她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因为还被缅甸军政府软禁,她请儿子出席并发表感言:“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

至今仍有不少人对昂山素姬抱持着高度期待,就因为她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过,这种期待逐渐出现转变。

缅甸境内若开邦位置所在,邻近孟加拉国(图 / 陈莉雅)

2012 年,位在缅甸西海岸的若开邦(Rakhine State)出现激烈冲突,当地的罗兴亚穆斯林与佛教徒爆发冲突,有将近 14 万的难民,从若开邦逃往了邻国孟加拉国。但因为难民人数过多,使得罗兴亚穆斯林又被遣返到缅甸,并与当地军政府爆发冲突。

实际上,罗兴亚穆斯林在缅甸的问题并不是因为一场冲突所造成,甚至是从 1824 年英缅战争就已经埋下。历经一百多年的发展,无论是政权的更迭或是地理区域的划分,以及罗兴亚穆斯林的种族与宗教因素,都让罗兴亚穆斯林在缅甸里面临困境,直到现在他们还不属于缅甸公民。

若开邦难民营(图 / [email protected]

近几年,双方冲突越来越多。2017 年 8 月 25 日罗兴亚的反政府组织罗兴亚救世军(Ar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袭击缅甸军事阵地,他们称,这么做是为了阻止缅甸安全部队对他们的迫害。然而军方则称,罗兴亚穆斯林正在进行恐怖活动,因此请出军队反恐,并进行镇压与清理。

在所谓的 “反恐“ 期间,缅甸政府军被外界指控出现许多屠杀、强暴和虐待平民等不当行为,使得联合国介入调查。

有将近 40 几万名的罗兴亚穆斯林逃至邻国,其中最多的是孟加拉的难民营,这被称作是近年东南亚最大一波难民潮。

面对国际间的指责声浪,昂山素姬鲜少正面回应,尽管是 2017 年 9 月在联合国大会上的演说,她也没有直接回应对罗兴亚所发生的冲突,而是以更迂回的方式传达出缅甸政府并非造成暴力事件的原因,“为什么有这么多年轻穆斯林越境进入孟加拉。我们会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并补充说道,未来缅甸政府会积极介入若开邦的问题,对土地进行开发、和平努力。

部分西方媒体会以“种族清洗”这个词汇,形容缅甸政府军在若开邦所干的事。

对此,昂山素姬接受 BBC 专访时也强烈反驳 “我并不认为有种族清洗这种事,使用这个词汇实在太重”。在专访期间,昂山素姬也明显表达出不耐,并抨击媒体:”那些记者问我问题,我回答了,但大家还是认为我什么都没说,就因为我的答案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就只是希望听到我去谴责某个族群或是其他人”。

昂山素姬的回应没有带来进一步讨论,反倒是让她陷入更多的质疑。就连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巴基斯坦穆斯林,马拉拉·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也在 Twitter 上说:“我一再谴责这种悲惨、可耻的对待,我在等同样获得诺贝尔奖的昂山素姬这么做。全世界都在等,罗兴亚穆斯林也在等”。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比尔·理查森(Bill Richardson)则公开指责昂山素姬变了,说她只心中在意的重点是政权的稳定而非人权。

人们对昂山素姬的期待从何而来?《纽约时报》曾针对 “世界是否错看了昂山素姬?” 这一个问题进行分析。文章中提及西方领导人总是习惯声援某些做出英勇牺牲的运动人士,并期待这些人可以成为解决独裁政权的唯一方案。但西方支持者显然简化了许多政治上的因素,因而产生一些偏误。

快速失去光环的昂山素姬就是这种偏误的最典型例子。

如今,昂山素姬在西方国家,已不再如从前受到欢迎,反倒是被四处拒于门外,就连过去那些急切颁布的奖项,也都希望能尽快划清界线。


题图来自UN [email protected]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