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学家沃尔泽的新书,抨击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左派_文化_好奇心日报

曾梦龙2018-03-20 07:10:40

“美国的左翼力量必须要求他们的国家做好事,而且我们必须坚决反对背离我们的初衷。但除非我们形成一种一以贯之的国际政治观,否则就无法成功要求或反对任何东西。”

今年 1 月,美国当代著名政治哲学家、公共知识分子迈克尔·沃尔泽(Michael Walzer)出了一本新书《左翼外交政策》(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Left)。

据新书出版方耶鲁大学出版社的简介,沃尔泽在新书中探讨了左派应该如何思考国际问题,并建立一套基本且一致的政治价值观。这些问题包括人道主义干预、世界政府、全球不平等和宗教极端主义等。新书内容是从沃尔泽在左翼学术杂志《异见》(Dissent)曾发表过的文章修改汇集而成。

今年 83 岁的沃尔泽现在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社会科学荣休教授。他曾在哈佛任教 10 年,担任过《异见》共同主编,研究领域涵盖战争伦理、分配政治、政治义务、身份认同、政治哲学方法论、社会批评理论以及社群主义和自由主义等诸多方面,著有《正义诸领域》《论宽容》《正义与非正义战争》等,在学界和公众间都有挺大的影响力。

具体来说,新书中,沃尔泽先是猛烈抨击了美国当前的外交政策。在他看来,特朗普在朝鲜、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地方没有采取任何有用的举措,反而加剧了问题。同时,在特朗普治下,美国已成为专制政权的坚定支持者,从沙特阿拉伯到菲律宾都是如此。而在欧洲,波兰和匈牙利极右翼领导人迫不及待地追随特朗普的脚步——甚至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在以色列,美国已经与定居运动和极右翼政府结成事实联盟,从而打碎了老一代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小以色列”之梦。总而言之,美国已经疏远了某些最亲密的盟友,削弱了北约联盟,并成为世界舞台上顽固和仇外势力的代表。

而在这种情况下,身为美国左翼学术领袖之一的的沃尔泽觉得,美国的左翼人士几乎反对特朗普一切言论和行动,但却没有人能够提出切实可行且一以贯之的替代政策。“我们要么根本就不谈外交政策,要么就是反对在国外任何地方使用武力,这导致我们滑向左翼版本的孤立主义潮流,但孤立主义不过是外交政策真空的另外一种形式。左翼力量需要认真思考作为外交政策辩论核心的武力使用。用武力自卫或保护他人是正确的。而用武力争取政权更替、支持独裁政府或反对已经赢得‘民心’之战的民族运动却无疑是错误的选择。”沃尔泽写道。

曾担任美国《新共和》杂志总编辑近 40 年的 Martin Peretz 则在《华尔街日报》撰写书评称:“《左翼外交政策》读起来就像是沃尔泽对那些远离正义和荣誉政治的左派的恳求,连作者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回归。在沃尔泽看来,左翼先锋队们已经和那些独裁者、狂热分子和社会活动家同流合污。这些人拒绝通过理性辩论的方式来推进民主变革。”

不过,沃尔泽本人在激烈批判的同时,仍对未来抱有希望。他说:“左翼思想陈旧的信条认为像美国这样的霸权资本主义国家在世界上永远行不通。但事实并非如此。毕竟,美国在击败纳粹德国和苏联这两个世界史上最残酷的政权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事实上,美国可以在世界上做好事,有的时候美国的确会发挥积极作用。美国的左翼力量必须要求他们的国家做好事,而且我们必须坚决反对背离我们的初衷。但除非我们形成一种一以贯之的国际政治观,否则就无法成功要求或反对任何东西。”


题图为沃尔泽,来自:YouTub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