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设计周上,一场自下而上的大型聚会是如何诞生的?_设计_好奇心日报

胡晓琪2018-03-17 07:07:40

主办人想的是,“有没有一件什么事,能让大家产生交流呢?”

2018 年的新加坡设计周,呈现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姿态。

这场遍布全城的大型设计庆典由新加坡设计理事会主办,今年走到了第五个年头。到 2025 年之前,新加坡设计周都有一个看起来很大的目标:让设计驱动新加坡经济创新,让城市变得更加可爱。

在这个目标之下,这一届设计周在传统的核心活动 SingaPlural 和国际家具展之外,新增了不少内容。比如首次发起的三日论坛 Brainstorm Design,邀请世界各地各个领域的创意人士进行分享演讲;在荷兰村的社区营造活动,以及与国家遗产局共同打造的城市漫步设计之旅。另外,今年的活动的参与者更多了,内容也更多元。全城共有 90 多个组织、个人联合设计周举办活动,意大利大使馆也赶在 3 月 5 日至 6 日间开展了 Open House。

尽管新加坡设计周显得热闹非凡,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新加坡设计仍是面目模糊的。这个独立历史只有 50 多年的国家,没有历史悠久的文化传统,也没能形成引人追捧的鲜明风格。

新加坡设计理事会的现任执行董事 Agens Kwek 把新加坡的设计比喻为“一种独特的混合,混着创造性、商业和公共政策”。对于新加坡如何实现设计驱动,她的回应是,“希望看到每个人都具有基本的设计能力”。

在今年设计周中规模最大的社区活动“区域&设计对话——荷兰村”(DDDHV)上,这块原本藏在新加坡国家植物园背后、被大学校园环绕的区域,成为了新加坡想让设计真正融入城市的一个缩影。

为期十天的荷兰村大型快闪活动里,你能看到的不止设计师、艺术家,更多的是普通居民的参与。在集美花园(Chip Bee Garden)的一条街上,有十间闲置的民居被改成了快闪店,里面的内容丰富多样,有美食、展览、潮牌、艺术、音乐现场和工作坊。在自由而又充满活力的氛围中,陌生的人们手持冰淇淋甜筒亲切地交谈,就好像艺术、创意、时尚和设计,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一样。

之前谈起荷兰村,很多新加坡人首先会想到的是美味的多国料理、人声鼎沸的酒吧以及兜售各类制作精良的小玩意儿的店铺。

就像它的名字所暗示的那样,荷兰人最早来到这里建立社区。不过,荷兰村的名字其实是为了纪念该地区的早期居民——Hugh Holland,他是一位在当地备受尊敬的建筑师。

但荷兰村现有的建筑风格却不是由荷兰人奠定的。50 年代,英国军队在荷兰村建立了黑白色相间的半独立式露台房屋。渐渐地,荷兰村开始吸引更多来新加坡的外籍人士,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来自上层社会。过去的三十年间,这块地区以高档住宅区而闻名,为了迎合富裕人群,各行各业开始繁荣起来。在这里的商店里能找到昂贵的进口美食产品和国际学校制服。

居住在荷兰村的人说,离开了多样性,荷兰村就什么也不是。随着西方文化涌入,荷兰村成了新加坡时髦生活方式的摇篮。这里建起了第一批风格独特的酒吧、咖啡馆,在 90 年代兴起了一股高档素食餐厅的新潮流。

再到后来,发生在荷兰村的故事就和每一个在拥挤的现代化进程中感到迷失的社区一样。荷兰村地铁站开通,“波西米亚风情街”的名号越来越响亮,原本矗立在村落间的风车被购物中心取代,荷兰村迎来了一批又一批观光客。

像是一块巨大的磁铁,作为旅游目的地的荷兰村越发热闹。但社区内彼此间的吸引力却在减少,一直以来维系着整个社区的那种熟络感逐渐消失,社区里 300 多户居民间的距离在不断地扩大。

Holland Village Neighborhood

在荷兰村住了 12 年的 Justin Long 觉得纳闷。他看到两岁的儿子常常和邻居朋友们在一起开心地玩耍,而他本人和邻居之间却没什么联系。似乎是大人之间总是碍于陌生,小孩子却有着迅速建立友谊的神奇魔力。

他想,“有没有一件什么事,能让大家产生交流呢”。

去年十月,Justin 在看到新加坡设计理事会发布的社区设计活动招募事项后,瞬间有了主意。这项招募为了配合来年的设计周展开,主办方新加坡设计理事会扮演着提供支持的平台角色,面向全新加坡的社区和设计师或组织公开招募,不限定活动主题或方式。

Justin 决定以设计周为契机,在荷兰村举办一场活动,让设计融入生活,也为邻里交流创造机会。

由 Justin Long 策划的“区域&设计对话——荷兰村”在 3 月 9 日提前开幕。当天,分散在街道两旁的这十间屋子,每一间都被刷成不同的颜色,门口挂着一面特别设计的小彩旗欢迎来客。入驻房间的设计师们精心布置了门前的小庭院,使之拥有不同的个性。

 Say Hi To_House

进入活动区的第一间房屋,叫 Say Hi To_House。它的策划者是来自法国的创意机构 Say Hi to_,他们拥有同名的在线杂志。策展人 Kristen de la Vallière 把屋子布置成了一件小型展厅,里面展出了十位设计师的作品,包括去年曾亮相 SingaPlural 展的Dazing Feels Good(DFG)黑色钢管制几何家具,新加坡本土设计师 Olivia Lee 曾出展过米兰设计周的地毯等等。

在位于 Say Hi To_House 二楼的一间屋子里,旅行租衣公司 Gibbon 的创始人 Joanna Chen 在热情地向来客介绍公司的业务。通过与旅行目的地的服装公司签订合约,为旅客提供当地租衣服务。Gibbon 想解决旅行中的行李负担,从而把旅行变得更简单。目前,Gibbon 的租衣服务已经拓展至阿姆斯特丹,每天花上 22 欧元,最高只收取三天的费用。Gibbon 会寄送一整套衣服到事先预定好的地址,客户在离开之前只需要把衣服装进 Gibbon 提供的袋子里,就会有人来回收。

此次来到荷兰村设计周,Joanna Chen 设计了一些有趣的“告示”——机场发现了一群赤身裸体的人,原来是有 Gibbon。Joanna 希望通过像这样的展出,得到更多人们的想法:你想怎么穿?

一楼的家具设计
二楼 Gibbon 的“告示”

第二间房屋里是一场专门为孩子举办的展览。策展方是儿童杂志 eyeyah,它的创办者 Steve Lawler 和 Tanya Wilson 移居新加坡十多年。 这本杂志与多位艺术家合作,旨在以生动、可爱的艺术插图的形式,教她们认识一些现实问题,比如手机上瘾的危害、环境和社会问题等。

在展览现场,eyeyah 展示了来自 30 多位艺术家的创作,他们被装在画框里,用来装点屋子,也被印成儿童 T 恤,一排排地挂了起来。

House of Eyeyah

已经举办过五届的新加坡本土潮流盛会 Sole Superior,在荷兰村设计周上开了第一家快闪店。名为 Sole Superior’s Party 的屋子里,摆放着球鞋、滑板、棒球帽,还有过去五年里 Sole Superior 与 XLarge、FIN、Novesta 等品牌的特别合作款单品。

Sole Superior's Party

另一间名叫 Runway 的房屋,变成了新加坡新兴设计师品牌对外展出的平台。这里聚集了女装品牌 Waiyang、Ametsubi,男装品牌 biro,还有主打环保的配饰品牌 Heads of state Millnery 和 Just Gaya。在设计周活动期间,这些品牌还举办一些互动性更强的工作坊,新加坡新锐插画师 MessyMsxi 就办了用水性颜料创作植物和自然景观的两场活动。

The Runway

在看完了潮牌和设计师服装后,The Lounge 想展示“如何拥有更好的生活”。它带来了一些由新加坡设计师创造的生活方式品牌,比如英国家居洗护品牌 The Gentle Label 其实是新加坡设计师创办的,还有植物香氛品牌 Candles of Light。二楼的 The Fragment Room 则想让人尽情地释放压力,它在入口处摆了一箱子玻璃瓶和陶罐儿,付上一新币,就可以挑一个拿进去里面的木制房间,把它砸烂。

The Lounge

The Library 是一间稍显安静的屋子,它由设计周另一场展览 Out of Print 的策展方 Sing Lit Station 策划,房间的一楼与当地著名的独立书店 Basher Graphic Books 联合布置了一间阅览室,可以看书也可以买书。二楼则是“作家的房间”,活动期间的每一天,都会邀请不同的作家前来居住,来客可以与他们闲聊,提出任何问题。

The Library

The Playground 可能是小朋友们最喜欢的一间屋子。在进入屋子前,访客需要穿过一个用线绳搭起来的小迷宫“String Maze”,迷宫尺寸专门为小孩子打造,万一过程中不小心碰到“机关”,就会被缠住。

这里还会举办各类不同主题的工作坊,比如做儿童教育的机构 Saturday Kids,用游戏教小朋友们了解编程知识;Inez Designs 带来了手工工作坊,欢迎家长带小朋友们一起来玩。

The Playground

最后还有 The Stage,这个本土音乐的舞台聚集了新加坡的音乐家和艺术家,每天都有现场演出。在它二楼有间很特别的餐厅,桌面上里面摆着刀叉,但盘子里装着的却是耳机、磁带和 MP3。

The Stage

The Kitchen 则是一间很“好吃”的屋子,有当地街头小吃和本土食物的快闪店,也有一些连锁品牌的参与。比如哈根达斯用花朵布置了二楼的其中一间屋子,在这里售卖最新口味的冰淇淋筒。在现场的哈根达斯的品牌宣传负责人介绍,哈根达斯选在这里做活动,重点是宣传新一季的冰淇淋,展示来自不同设计师的包装设计。

The Kitchen

开幕之后的第一个周末,这条街区迎来了 9998 名访客。Justin 与荷兰村周边的 30 多个商家达成合作,在活动期间发放一些促销和折扣,制作定制款咖啡、蛋糕和甜点。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其它 16 户居民也自发地参与了进来,邻居的孩子们在自家门口卖柠檬水、蛋糕和烘焙,也有的在车库卖艺术品。

活动的效果超乎预期,Justin 把它称作是一次“自下而上”的民间运动。理由是,它虽说是新加坡设计周的一部分,但从内容、组织者再到参与者都是自发形成的,新加坡设计理事会并没有划出条条框框。

这也是 Justin 第一次举办这样的大型活动。作为创意机构的创始人,他和 Jerry Goh 在 2006 年创办了 HJGHER,公司主要业务包括品牌设计、策划和室内设计等创意工作。初次进入设计领域时,Justin 形容新加坡设计尚处于“婴儿时期”。和大多数新加坡设计师一样,他们在学习了解自己的文化,了解未来还可以做什么。

到了 2009 年,HJGHER 推出一本名为 Underscore 的杂志,它展示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文化、时尚、设计、创意产业的相关内容。因为做 Underscore 的关系,Justin 得以结交了 500 多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创意工作者,这次活动的参与者,几乎都来自他的朋友圈子。

荷兰村计划中,Justin 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时间。从策划方案赢得招募到活动开幕只有短短三个月,他需要去构思、计划、实施和执行所有的事情。从和政府讨论确认方案,到现场需要多少桌子、椅子和食物,这些都要安排妥当。

尽管大多数工作都需要自己完成,Justin 更愿意把这场活动归功于多种力量的协作。

起初,Justin 接手这十间屋子时,里面空空如也,连空调都没有。尽管房子只租一个月,活动期间只有十天,他也不得不自掏腰包购置了一批空调以抵抗炎热的天气。后来他去找房东,也就是新加坡土地管理局商量,对方告诉他撤离的时候空调就不用再拆了,这笔费用由政府来资助。

具体筹划荷兰村活动的思路和做杂志类似。Justin 先是在荷兰村内集美花园的一条街上找到了十间闲置的房子,然后挨家挨户地去征求这条街上的其它 79 户居民同意。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每一间房子里填充内容,让它们各自有一个不同的主题,就像是杂志的不同板块一样。Justin 希望这些活动必须亲民,还要丰富,最好是“有吃的、喝的、玩的”,这样才能让大家都能真正地乐在其中。

“就好像是我们带大家一起参加了一个大型派对”,他说,“就是这样”。


图片来自:现场拍摄

题图:Minh Trí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