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美国水果都是进口的,这是坏事吗?_商业_好奇心日报

David Karp2018-03-24 07:29:36

美国人能否享受到日益全球化的供应所带来的好处,但与此同时又不会失去国内产品带来的真正益处,这一切就要看未来的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发展变化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冬天逛美国超市的人都知道,超市里满满的都是来自智利的葡萄、墨西哥浆果以及越南的火龙果,显然,美国农产品多数都源自这些外国农场。

几十年来,进口形势一直都在稳步增长,但这种变化究竟有多大,结果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如今,美国人所购买的新鲜水果有半数以上来自其他国家,来自其他国家的新鲜蔬菜则接近三分之一。

很多消费者都喊着“源自本土”、“当时当季”以及“从农场到餐桌”这样的口号,超市货道里却无一例外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农产品。尽管特朗普政府释出了“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立场,但进口似乎依然保持着持续增长的态势。

正因如此,审视这一转变的由来、这种转变又将意味着什么、对美国消费者和农民来说是好是坏,这些问题放在当下进行探讨再合适不过。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学教授迈克尔·波伦(Michael Pollan)表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我们的水果有一半以上都来自其他国家,我很震惊这种情况竟然会来得这么快。”波伦教授分析本土化与全球化食品体系之间矛盾关系的著作非常畅销。

美国的进口形势大幅上涨,拉丁美洲和加拿大成为了美国最主要的进口来源国,这种趋势可追溯至过去 40 年间其他领域所发生的诸多变革,而道路、集装箱运输和仓储技术的改善与提高更是首当其冲。园艺工作者开发出了各种能够适应气候变暖的品种和种植方法:譬如,墨西哥中部地区如今也可以种植蓝莓和黑莓。

而收入的提高也刺激了美国人对于全年供应新鲜水果的更大需求。移民带来了富有家乡味的饮食,而这些饮食有时候(如鳄梨和芒果)也成为了大多数美国人都可以接受的主流食物。外国的种植者充分利用了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优势。国际贸易协定降低了进口关税,也打破了其他众多的进口壁垒;与此同时,面临着国内“监管壁垒”(regulatory hurdles)的美国农民纷纷将农业生产转移至了以墨西哥为主的其他国家。

几乎没人知道这个故事中还有这样一个关键的部分:过去 20 年来,美国农业部颁布了大约 100 条新规定,依据这些规定,美国可以从某些国家进口特定农作物,比如从秘鲁进口辣椒。此前出于防范外来有害生物与疾病需要而禁止进口的农作物也得以通过新型的“系统方法”获准进入美国市场,这些系统方法能够通过将果园检查、喷雾机和水果套袋等方法相结合的方式管理潜在的有害生物与疾病风险。

最近,这些协议的适用范围还覆盖了包括中国苹果和哥伦比亚鳄梨在内的为数众多的国外农作物。一些农作物进口事宜(中国柑橘、欧洲苹果)目前依然处于决策商讨阶段,另外也有部分农产品尚有待商榷(巴西柑橘、墨西哥番石榴)。

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Economic Research Service)数据显示,美国进口新鲜水果的食用比例从 1975 年的 23% 上升到了 2016 年的 53.1%。新鲜蔬菜进口量从 5.8% 上升到了 31.1%。(尽管如此,美国仍然是一个农业净出口国,谷物、大豆、肉类和坚果类的出口贸易总额占到了贸易顺差的绝大部分比例。)

随着进口农产品的普及化程度越来越高,包括芒果(1975 至 2016 年间增长了 1850%)、柠檬、鳄梨、葡萄、芦笋、洋蓟和南瓜在内的多种农作物人均消费量也得到了大幅增加。与此同时,桃子、橙、卷心菜和芹菜这些以美国本土种植为主的其他农作物的消费量却出现了下降。

进口 vs. 国产

对于消费者而言,进口热潮所带来的主要优势在于新鲜农产品的普及型越来越高、品类更加丰富。特别是在冬季的时候,人们可以选购进口的浆果、葡萄和各种核果,而不用再像之前一样只有柑橘和库存的苹果可选。

波伦认为:“人们动不动就对国外的食物评头品足,但若要问这些食物是否有益于健康,一般来说答案是肯定的。”

许多进口产品的成本往往要低于国内生产的同类产品,而来自进口产品的竞争也压低了国内产品的价格。

很多消费者都喊着“源自本土”、“当时当季”以及“从农场到餐桌”这样的口号,超市货道里却无一例外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农产品。

有时候,进口产品也会比国内同类产品更加新鲜。新西兰春天新收获的嘎拉苹果可能要比美国果园去年秋天采摘的苹果口感更脆一些。还有一些诸如现在正当季的智利无籽玫瑰香葡萄之类的进口水果,口感一流。

但与进口家具或洗衣机不同,农产品极易腐烂,对运输的要求也很高。为了方便运输,这些农产品采摘的时候可能尚未完全成熟。如果需要将农产品保存得更就一些,口味可能就会稍显逊色,而以杀虫为目的的强制性出口处理过程(对芒果进行热水处理,柑橘则需接受冷水处理)也使得农作物的味道或口感略逊一筹。

很多水果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酸度降低、变味;例如,放置了数周的樱桃外表可能看起来尚能接受,但口感会变差。蔬菜也是如此。美国本土产的芦笋主要来自加利福尼亚、密歇根州以及华盛顿,与纤维质更明显、更有弹性的墨西哥和秘鲁进口芦笋相比,本土芦笋的口感更加松软、多汁、味美。

放置的时间越久、营养越低,这听上去似乎非常合乎逻辑;就维生素 C 这类化合物而言,营养水平的确会随着时间退役而逐渐降低。但似乎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总体营养成分会出现非常明显的降低。营养学家认为,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进口农产品更加普及和消费量增加所带来的益处要远远大于诸如此类的担忧。

与国产农作物相比,进口水果和蔬菜似乎更容易引起食源性疾病,但并没有证据能够论证这一说法。经常为消费者提供有关食源性疾病案例出庭辩护服务的西雅图律师比尔·马勒(Bill Marler)认为:“我并不认为美国本土以外所产的农作物安全性不及美国国产农作物。”

需要引起注意的问题在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2015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9.4% 的进口水果样本违反了联邦农药残留标准,而国内水果样本的不合格率仅有 2.2%。(就蔬菜而言,进口蔬菜和国产蔬菜的不合格率分别为 9.7% 和 3.8%)。但这可能并不足以论证避免进口农作物的必要性。

纽约大学营养学、食品研究和公共卫生专业名誉教授玛丽恩·耐斯特(Marion Nestle)认为:“不管怎么说,‘吃自己种的蔬菜’都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与农药危害相比,植物性饮食的有益之处往往更加明确。”

中国哥斯达黎加等国有关欺诈现象的报道引发了人们的普遍关注:标明有机的进口农产品是否与国内同类产品一样,确实不含任何农药残留?

在已发表的科学研究中,并没有与这一主题直接相关的研究内容。有机中心(Organic Center)是一家提供有机食品与农业信息的非营利组织,该中心科学项目主任杰西卡·沙德(Jessica Shade)表示,所有经过认证的国外进口和国产有机农产品,都需要接受认证机构的残留检测和农场现场检查。

即便如此,波伦表示:“与进口有机农产品相比,我通常会更相信国产有机农产品。”

此外还有一些环境问题:与“从农场到餐桌”的国产农产品相比,进口水果和蔬菜往往运输时间更长,无论是碳排放还是污染程度上,进口农产品造成的危害更大。空运进口的农产品更是如此,这些农产品较海运进口的农产品而言更加新鲜,成本也更加高昂。

但运输里程只是环境成本的一部分,与日光温室下培育的淡季国产农产品相比,在国外适宜的气候条件下种植的水果和蔬菜有时候对农业资源的要求更低、通常也更具可持续性

墨西哥(美国最大的农产品供应国)包括鳄梨芒果酸橙在内的某些出口农产品的生产与包装往往会受到以洗钱、推动业务多元化为目的的贩毒团伙的控制或勒索。尽管当地的种植者和民兵奋起反抗,但贩毒团伙管控对农产品质量、成本和健康所造成的影响尚不得而知。

丰收的农民

对于美国农民而言,进口的影响好坏参半。很多农民因农产品国家贸易增加而获利(其中包括美国西北部的苹果和加利福尼亚的柑橘种植者),但也有农民因此利益受损(佛罗里达州西红柿和加利福尼亚芦笋的生产者)。

绝大多数种植者组织坚持认为,总体而言,美国农民均受益于诸如《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这样的贸易协定。

提到菠萝,人们通常都会联想到夏威夷,但美国市场上的菠萝有 99.9% 都是进口菠萝。

代表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州和新墨西哥州农民利益的西部农场主协会(Western Growers)国际贸易主管肯·吉利兰德(Ken Gilliland)指出:“总体而言,《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的影响是积极的,我们反对美国退出该协议。取消《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实施关税将对我们协会会员的出口能力造成负面影响。”

然而,出口的大部分优势已经落到了种植大户身上。

加利福尼亚州小型农场倡导组织家庭农民社区联盟(Community Alliance With Family Farmers)政策主管大卫·路斯汀(David Runsten)表示:“很明显,大型承运商是农产品全球化的获利者。加利福尼亚的小型有机农产品种植者正面临着进口增长所带来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取缔非法移民的做法可能会加剧劳动力短缺、增加劳动力成本,而劳动力成本上升正是多数美国农民所面临的严重威胁。路斯汀表示:“如果想要继续实现国内绝大部分农产品的增长,美国就需要移民改革和稳定的劳动力队伍。”

一场严重的虫害、类似斑翅果蝇柑橘绿化症等疾病所导致的农作物减产损失及后续防治费用高达数十亿美元,而农民承担的这些损失最终也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商业进口农作物是否在这些天灾的扮演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又或者说,正如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个人走私农产品和作物等其他渠道导致了这些天灾?

农业部植物健康科学技术中心(Center for Plant Health Science and Technology)执行主任菲利普·伯格(Philip Berge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很难完全判定虫害的引入渠道是否受到监管。与其他可能引入虫害的渠道相比,受美国农业部管控的进口食用农产品引入新型虫害的风险较低。”

然而,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发现,贸易协定以及由此带来的农产品运输量的增加可能导致了外来入侵物种进入美国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尚无研究将这些点点滴滴完全联系在一起,也没有人估算过进口农产品导致的虫害和疾病给美国农民所造成的损失。

从事外来入侵物种研究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环境科学与政策副教授迈克尔·R·斯普林伯恩(Michael R. Springborn)表示:“我们在检查资源上的投资是否跟上了贸易增长的步伐,这一点尚不清楚。”

农产品是否会走上与鱼类进口相同的道路?

无论是利是弊,美国的进口形势很有可能都会保持继续增长的势头。农业部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从 2016 年到 2027 年,新鲜农产品的进口量将上涨 45%,这就意味着10 年之后,美国市场上进口的水果和蔬菜所占份额将分别达到四分之三和将近 50%。

换句话说,我们的农产品最终将会面临和鱼类产品相同的命运:美国市场上的进口鱼类产品占到了 80%

代表超市和种植者利益的美国农产品营销协会(Produce Marketing Association)行业关系副总裁凯西·米恩斯(Kathy Means)表示:“如果我们无法在国内种植农产品,最后我们将不得不倚赖进口。对此我一点也不觉得不舒服。”

联邦政府把重点放在了经济因素上。农业部长的贸易顾问贾森·哈夫迈斯特(Jason Hafemeister)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总体上而言,贸易增长对农民和消费者是有利的。他还补充道,特朗普政府正在想方设法确保为美国农民创造一个公平的贸易竞争环境,但政府也希望让消费者选择自己关心的农产品要素:价格、新鲜程度抑或产地。

面对出口形势不断攀升,波伦对此忧心忡忡其实也并不令人感到以外。他表示:“在我看来,倘若我们不大幅提高国产农产品比例,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这既与质量休戚相关,同时也影响着农民给社会带来的环境知识。”

如有条件,消费者可以通过购买本地或国产农作品来支持这一观点,并对新鲜度欠佳的进口农产品质量下降的问题保持警惕。美国人能否享受到日益全球化的供应所带来的好处,但与此同时又不会失去国内产品带来的真正益处,这一切就要看未来的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发展变化了。

波伦表示:“不要低估食用当季水果蔬菜的习惯,当季水果上市时人们就可以享受到这种食之乐趣。”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版权:Roman Davayposmotrim on Unsplash;文中图片版权:Jens Mortens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