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新式旅行路线诞生,专为人展示那些“最后观光机会”_商业_好奇心日报

Julie Weed2018-03-08 07:26:52

随着当地文化和自然栖息地被全球化、技术和气候变化改变,越来越多的旅行者们想要在它们无法再现或者消失前去体验一把。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它是遗愿清单上的一个新项目,非正式的名字叫“最后的观光机会”(last chance travel)。

古巴的街头生活就属于这个类别。非洲黑犀牛和世界各地的冰川也是如此。随着当地文化和自然栖息地被全球化、技术和气候变化改变,越来越多的旅行者们想要在它们无法再现或者消失前去体验一把。

过去 14 年里,新德里旅行社“遇见亚洲(Encounters Asia)”的老板阿密特·桑科哈拉(Amit Sankhala)一直在为以美国人为主的游客们当导游。他说,现在越来越多的顾客表示,想要尽早去看看某个地方或者某个物种。他们“越来越关注那些正在消失的事物”。

旅行公司“奥斯汀冒险(Austin Adventures)”的老板丹·奥斯汀(Dan Austin)说,他几乎每天都会被问到阿拉斯加各处冰川、加拿大落基山脉和以及冰川国家公园的现状。冰川国家公园的冰川数量已经下降到了 26 座,而在 1910 年公园创建时,有 150 座。

正是这样的数据让新泽西州里奇伍德(Ridgewood, N.J.)的肯·莱昂(Ken Lyons)出发去寻访三座大陆上的不同生态系统。在阿拉斯加的基奈峡湾国家公园( Kenai Fjords National Park )的出口冰川( Exit Glacier)上,标志显示冰川每年都在缩小,“当你随着步行道往上走,标志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因为每年融化的冰川都在变大。”莱昂说道。

今年,莱昂去了加州的死亡谷(Death Valley),观察那里的生物多样性以及以因适合观星而出名的夜空。他说:“你永远也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变成什么样。”

游客在死亡谷国家公园向着天然石桥(Natural Bridge)远足。

莱昂站在死亡谷的梅斯基特平原沙丘(Mesquite Flat Sand Dunes)。

摩尔和莱昂骑了 13 英里的自行车前往死亡谷的恶水盆地(Badwater Basin)。这个公园以生物多样性而闻名。

在死亡谷,西尔菲斯女士(Cilliers)和威尔逊(Wilson)女士在前往马赛克峡谷(Mosaic Canyon)的路上查看一份关于沙漠花卉的小册子。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任内的内政部部长萨利·朱厄尔(Sally Jewell)说,前往那些受到威胁的地方旅行能帮助人们明白都有什么东西面临着危险。在她的任期内,国家公园负责人们被要求制定计划,以应对气候变化对公园的影响。这些计划也包括了改造措施,比如建设护堤来降低洪水风险(因为气候变化,这样的风险已经升高了),还有缓和措施,比如通过安装太阳能设备来降低公园的碳足迹。除了制定计划以外,这些负责人也被要求把公园所面临的变化告知参观者。

朱厄尔还说,教育也很重要。在红杉国家公园(Sequoia National Park)、约书亚树国家公园(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和冰川国家公园等知名的美国景点发生的气候变化,都危害着这些公园赖以成名的一切。

已经在非洲和其他偏远地区领队进行摄影旅行长达 15 年的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说,当自己的某些客户在搜寻足以炫耀的摄影对象时,其他的人则希望可以体验目的地本来的样子。他表示,他们想看的是没人涉足过的地方和濒临灭绝的物种。

大堡礁位于澳大利亚海岸线,一项针对其游客的调查发现,接近 70% 的人表示“在大堡礁消失前看看它”是他们参观的首要原因。

马萨诸塞州科德角(Cape Cod)的玛丽莲和保罗·(Marilyn and Paul Schlansky)说,自己想去缅甸和蒙古一类的旅行目的地,因为这些地方的文化正在变化。“你很难预测某些东西消失的时间,”施兰斯基说道,“直到你去到那里之后,才知道变化有多大。”

在参加旅行公司“海外冒险(Overseas Adventure Travel)”组织的旅程中,施兰斯基夫妇已经体验了主题为“余生一日”(Day in the Life)的远足项目,内容包括在蒙古包中制作酸奶茶饮,搜集用做燃料的牛粪和编织。当地导游也介绍说,现代生活正在渗入这里,人们开始搜集塑料瓶并将它们用作建筑材料。

施兰斯基说,旅行者们想做的比参观正在改变的栖息地和生活方式更多,所以他们会寻找浸入式的体验,比如去当地人家就餐而不是去当地餐馆。“他们不希望只是看看某个纪念碑,”他说,“他们想要认识和那座纪念碑历史有关的当地人。”

纽约精品旅行社 Indagare 的老板梅丽莎·布拉德利(Melissa Bradley)说,自己已经带领小型旅行团去过了纳米比亚、卢旺达、不丹和马达加斯加等地。“身为探险者的感觉非常神奇,如今这更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蒙大拿州冰川国家公园克莱芒山(Mount Clements)的山脚。1910 年,这座公园刚建立时拥有 150 座冰川,如今数量已降至 26 座。图片版权:Lauren Grabel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说,当开放了一个新的旅行目的地或是某地变得流行起来后,有些旅行者想在其他人发现并改变它的风貌前就去参观。

布拉德利表示,自己曾带领一个旅行团去了伊朗。她说:“街上的人会走向我们,询问我们的生活,谈论自己的生活。”对于旅行者来说,能去到一个不同文化之间还存在着真实交流的地方,无疑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她说道。

很快就会有许许多多的游客涌向那些地方。根据冰岛旅游局(Icelandic Tourist Board)的数据,2014 到 2016 年之间,参观冰岛的外国游客从约 100 万人增加到了约 180 万人。尽管去年 9 月的飓风对古巴造成了破坏,当年仍约有 470 万人访问了那里,数字相比前一年有了巨大的增长。奥斯汀说,自己的顾客想要在古巴“还保持原始状态”的时候就去旅行。布拉德利则表示:“有人感觉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旅行时机。”

桑科哈拉表示,尽管大量游客可能加速某个自然环境的恶化,但旅游业对于与世隔绝的地点来说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桑科哈拉还说,对偏远地区感兴趣的游客,通常也是那种想要以一种仍然“注重对话、可持续性以及低碳旅行方式出行的人”。

国家也可以控制游客数量和他们造成的影响。哥斯达黎加的生态旅游业就是个杰出的例子。奥斯汀说:“他们利用自己的受欢迎程度来吸引基金,以保护栖息地和生态系统。”

布拉德利也说:“我们发现,在那些即将发生巨变的地方,游客人数已经有了大幅增加。”


翻译: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及文内图片(未标注)版权:Roger Kisb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