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义抬头,意大利混沌的政局现已卷土重来_文化_好奇心日报

Jason Horowitz2018-03-08 07:00:09

历史上,欧洲大陆曾因一次次的灾难性战争而屡遭分裂,许多欧洲国家都建立了防范政治极端主义的保障措施。但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所面临的问题在于:这些保护措施能够维持多久。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罗马电 — 又到了新一轮的欧洲大选,一场政治厮杀在所难免。意大利政治党派“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和其他民粹主义政党在周日的意大利大选中势头强劲,而“五星运动”的惊人表现也使得自由民主的政治体系开始分崩离析,由此也表明意大利已处于一场政治变革的风口浪尖。

只是,这里毕竟是意大利。去年,意大利通过了一项针对“五星运动”的法律,而这项错综复杂的法律规定也使得任何一个政党都很难赢得大选。如今,依据典型的意大利思维来看,政坛陷入了泥沼:没有一个政党或联盟能够在议会中取得绝对多数的支持来组建政府,而意大利也将不得不卷入围绕筹建新政府而展开的旷日持久的谈判之中。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按照计划发展的。

历史上,欧洲大陆曾因一次次的灾难性战争而屡遭分裂,许多欧洲国家都建立了防范政治极端主义的保障措施。但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所面临的问题在于:这些保护措施能够维持多久。

德国以共识为基础的政治体系具有高度分散性;法国则采取“多数两轮投票制”,即全民直接投票选举总统的第一轮投票,以及国民议会选举所举行的第二轮投票。

而意大利也有自己的烂摊子。

在这个领导者日趋独裁性的时代——反民主势力席卷整个欧洲大陆激进的选民——一些政客私下里传闻称,尽管选举的结果可能会对国家的现代化进程造成灾难性的影响,但这却是畏惧民粹主义政府的欧洲领导人和投资者所乐见的状况。

然而,和许多其他欧洲国家的选民一样,意大利选民同样很清楚这一点:他们厌倦了当前的政党及其领导人。正是在他们的管控下,国家才会出现经济增长缓慢、年轻人缺乏机会、公共债务不断增加等诸多问题。

在隔绝“五星运动”晋级之路的同时,当权派也面临着民粹主义支持者愤怒情绪持续上涨并导致民粹主义愈演愈烈的风险,而旷日持久的政治谈判也将导致政治环境进一步向有利于欧洲民粹主义强势崛起的方向发展。

罗马大学(University of Rome La Sapienza)的意大利当代史名誉教授埃米利奥·詹蒂尔(Emilio Gentile)表示:“意大利几大政党一直都在寻求通过修改选举法等方式继续执政,而不是按照能表现民主性的选举实现政府更迭。”

他还补充道:“意大利一直未能建立一个能够使政府更加可靠的政治制度。”

去年 10 月,意大利通过了新选举法案。其结果就是:选举结束后的本周一,意大利人醒来看到头条新闻,大声疾呼“意大利失控了”。

意大利中左翼民主党领袖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一度被视为意大利的希望之星,但鉴于其在任期间政绩堪称中左翼民主党执政最差,这位年轻的民主党领导人于周一被迫辞职。而年过八旬、主导意大利政坛长达一代之久的传媒大亨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也在此次选举中处于边缘化的地位。

周日,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总理候选人路易吉·迪·迈耶成为大选最大赢家。图片版权:Filippo Montefort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现在,意大利最有权势的人物、现任总统塞尔焦·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作为政府守门人的责任就是找到一个能够在 3 月 23 日新议会投票中获得信任表决、并足以筹建一个稳定政府的人选。

这并非易事。任何不包括“五星运动”或右翼联盟(前北方联盟)的解决方案都将引发民众对于民主合法性的质疑。

《意大利晚邮报》(il Corriere della Sera)政治专栏作家马西莫·佛朗哥(Massimo Franc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马塔雷拉无法阻挡民粹主义者。”

“如果他将‘五星运动’排除在外,他们会说自己所在的政党获得的选票超出右翼联盟两倍之多,”他继续说道,“如果他不让右翼联盟角逐候选人,他们会说他们的同盟比‘五星运动’更多。我们现在有两位相对的赢家,这就是问题之一。”

周一,“五星运动”总理候选人路易吉·迪·迈耶(Luigi Di Maio)明确表示,他准备负起筹组新政府的责任。

他在罗马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绝对是这些选举的赢家。”他还补充说,议会两院中“五星运动”派系的议员人数已经增加了两倍。

他表示,与“属地”政党不同,基于网络的“五星运动”是整个国家的代表,而这一事实“不可避免地将我们推上了筹组国家政府的位置”。

他强调说,由于其他联盟人数不足以管理国家,马塔雷拉应授权“五星运动”将其合并在一起。

尽管“五星运动”一直拒绝组建联盟,但他表示,因为“五星运动”现已成为意大利最强大的政治力量,以更开放的态度与其他政党展开对话将是“五星运动”这一新地位的必然要求。

他的声明似乎仍然不足以表明他希望组建一个稳定的联盟。不过,在具体问题的基础上,算是对有意愿支持其所在政党选举计划的同盟释出了沟通的意向。

马塔雷拉不太可能支持会这一点。许多人也认为,当民众的沮丧逐渐累积、对其的支持声日益见长,“五星运动”最终将得以独自掌权,而这可能也正是“五星运动”正在等待的时机。

如果“五星运动”现在想组建一个联盟,除了民粹主义的共同呼声之外,它和右翼联盟之间其实还存在几个立场重合之处。

本周一的罗马新闻发布会之前,极右政党北方联盟党领袖马泰奥·萨尔维尼的民调表现甚至超过了前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图片版权:Alessandro Bianchi/Reuters

“五星运动”和右翼联盟都希望废除延长退休年龄的法律、为聘用和解雇工人创造更便利的条件;除此之外,双方还希望能够打破欧盟设定的赤字上限,并提出就是否继续使用欧元举行公投的可能性。

现年 44 岁的右翼联盟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在米兰发表讲话时表示,北方联盟党自 2013 以来已经获得了 12 个百分点的选票,现已成为赢得 37% 选票的领军联盟。他还说,自己将开始在议会中寻找志同道合的支持者,从而获得执政所需的绝对多数支持。

他称自己为“骄傲的民粹主义者”,并坚称自己不应该是儿童和欧洲领导人畏惧的对象,只有那些“寄生虫”才应该害怕他。他对法国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Le Pen)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都表示了欣赏和钦佩,并对后者“更健康、更勇敢”的理念表示称赞。

尽管右翼联盟与“五星运动”联手组阁的赢面更大,但他坚称不会加入反建制派“五星运动”。

他表示:“不,不,不会的。”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表态的候选人。

伦齐在宣布辞去执政民主党领袖职务时表示,一旦新政府上台,他就会离职。

他同时表示,他不会允许自己所在的民主党加入由反欧洲极端分子所组建的政府,成为一个“反建制势力政府的帮凶”。在他看来,反建制势力即意味着封闭的社会、假新闻,是一个充满恐惧、偏狭和仇恨言论的文化。他表示,民主党将转向反对党。

伦齐颇为津津乐道地指出,那些正在努力寻找办法让民粹主义者获得执政权力、反对 2016 年公投——他正是因为公投失利而被迫下台——的民粹主义者将简化政府。他认为,这些民粹主义者“将因为自己的诡计花招而自食其果”。

根据贝卢斯科尼所在政党——意大利议会(Forza Italia)——所发表的声明,躲在米兰郊外的豪宅里的贝卢斯科尼显然也是伤痕累累。他在那里接待了北方联盟党领袖萨尔维尼,并向他在选举所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

这份声明还将该党低迷的民调结果归咎于“因其领导人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无法参与选举而造成的巨大劣势”。贝卢斯科尼此前曾因税务欺诈被定罪,并被剥夺了参议员的身份。

在其他分析人士看来,伦齐和贝卢斯科尼所在的执政党之所以表现不佳,是因为受到意大利国内反体制浪潮的影响,而多年来混乱的政治局面更加剧了这一趋势。

罗马路易斯大学(Luiss University in Rome)政治史教授维拉·卡佩鲁奇(Vera Capperucci)表示:“据说,意大利多年来已经形成了一种对政客、政客代表利益以及参与度不信任的情绪,选民们从右翼联盟和‘五星运动’等民粹主义政党的提议中看到了重新获得核心角色的机会。

但是她也说,“一旦这些反体制势力进入议会,口吻愈发温和、成熟,他们就会经历政治蜕变,洗脱反制度的罪名。”

意大利混沌的政局现已卷土重来。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版权:Alessandra Tarantino/Associated Pres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