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旧金山,拥抱中西部,美国创业公司真的考虑这么做_商业_好奇心日报

Kevin Roose2018-03-20 14:44:43

硅谷的优势可能正在日益减弱。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我的天哪,这里太漂亮了!”

说出这句话时,旧金山风险投资公司纪源资本(GGV Capital)的投资者罗宾·李(Robin Li)正站在底特律市中心麦迪逊大楼的大厅里。麦迪逊大楼建于 1917 年,原本是家剧院,几年前刚重新翻修成一家高科技联合办公空间。这里集合了所有符合当下潮流的审美元素:再生木材、裸露的砖墙,以及由带文身的咖啡师冲制的手冲咖啡。

李总结道:“这可比旧金山棒多了。”

上个月,我陪同李以及十来个其他风险投资者,一起参加了一场为期三天的巴士之旅。穿过中西部,途中停靠的站点包括俄亥俄州的扬斯敦(Youngstown)和阿克伦(Akron)、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和弗林特(Flint),以及印第安纳州的南本德(South Bend)。这次旅程被称为“复兴城市之旅”(Comeback Cities Tour),我们搭乘的是一辆豪华巴士,车上提供素食甜甜圈和木炭浸泡的康普茶。

这趟旅程的卖点在于,前往一度工业繁盛而今衰落的“铁锈地带”(Rust Belt)来一场“狩猎”——它为给硅谷投资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会见当地员工,在美国被忽视的地区搜寻有潜力的初创公司。

巴士在俄亥俄州杨斯敦站停留。左起:杨斯敦市长杰缪尔·提托·布朗(Jamael Tito Brown)、俄亥俄州沃伦(Warren)市长威廉·富兰克林(William Franklin)和瑞恩。

然而,一件有趣的事发生了:到旅行结束的时候,这些沿海地带的精英们都已经迷上了内陆。有些人用房地产应用程序 Zillow 查看了底特律、南本德等城市的廉价房屋是否有售,想要搬过来住。他们惊叹道,这些老牌制造城市如今也有了沿海城市的影子,既有手工肥皂店,也有农场到餐桌式(farm-to-table)的餐厅。

“要不是为了孩子,我绝对会搬,”Founders Fund 合伙人塞恩·班尼斯特(Cyan Banister)说,“这会是个很强大的生态系统。”

这么想的并不只有这些投资者。最近几个月,越来越多高科技公司领导人开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考虑离开硅谷。有些人说,旧金山及其市郊生活成本过高,哪怕挣着百万美元的薪水感觉也只是中产阶级;有些抱怨称,当地人批评高科技行业,左翼主导的大环境更是形成了“回声室”,抹杀了反对的观点;还有一些人则认为,其他地方正在出现更好的创新想法。

“我有点厌烦旧金山了,”参加了这次巴士之旅的 High Ridge Venture Partners 创始人帕特里克·迈金纳(Patrick McKenna)说,“它太昂贵、太拥挤了。而且坦白说,在其他地方你也能看到机会。”

除了旧金山的家以外,迈金纳在迈阿密还有一套房子。他告诉我,走出旧金山湾区的旅行开阔了他的眼界,让他看到了科技泡沫以外的世界。

“在旧金山,每个人都在讨论同样的事,不是‘我讨厌特朗普’就是‘我要去做区块链和比特币’,”他说,“这是旧金山社交网络中最糟糕的一部分。”

这场穿越美国中西部的旅行组织者是众议员蒂姆·瑞恩(Tim Ryan),他是民主党员,代表俄亥俄州东北部地区。代表硅谷的民主党众议员罗·卡纳(Ro Khanna)和《乡下人的悲歌》(Hillbilly Elegy)作者 J·D·万斯(J. D. Vance)也参加了这次行程。(万斯是一名风险投资者,现在似乎每次有人大声说出“中西部”和“制造业”这两个词时,他都会神奇地出现,他自己也一直在带人游览这个地区的乡镇小城。)

最近,支持特朗普总统的亿万富翁投资者、Facebook 董事会成员彼得·蒂尔(Peter Thiel)成为了硅谷最有名的叛变者。据称,他对亲近的人说自己会彻底搬去洛杉矶,还会把自己的个人投资基金移过去。(Founders Fund 和 Mithril Capital 是蒂尔开创的另外两家公司,它们未来会继续留在旧金山湾区。)据称,蒂尔认为旧金山的进步文化“有毒”,他想要找一个思想更加多元化的城市。

旅行团和杨斯敦企业领导层展开了一次圆桌讨论。

蒂尔的批评得到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创始人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的呼应。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最近的一篇专栏中,这位亿万富翁表示,硅谷已经放缓了发展脚步。它被自身取得的成功宠坏了,对政治和社会不公的“深刻探讨”则分散了高科技公司原本应该倾注在创新工作上的注意力。

人们对于硅谷偏狭僵化的怨言和硅谷本身一样古老。网景公司(Netscape)联合创始人吉姆·克拉克(Jim Clark)抱怨税收过高、房地产昂贵。众所周知,他本人早在第一个网络时代就逃往了佛罗里达州。AOL 创始人斯蒂芬·凯斯(Steve Case)则发誓要把大部分资金投向旧金山湾区以外的初创公司,他说:“我们很有可能已经触及了硅谷的顶峰。”

即使是那些喜欢在旧金山湾区生活,且可以负担得起舒适生活的人,也觉得高科技行业的成功已经走到了头。

“一部分硅谷工程师有着人类已知范围内最严重的自负情绪,”硅谷国会议员卡纳在杨斯敦与官员们展开圆桌讨论时说,“如果享受不到咖啡、早饭和干洗服务,他们就想跑到其他地方去。但是在这里,每个人都是雄心勃勃的。”

布朗正在会上谈论杨斯敦。巴士之旅结束时,这些沿海地带的精英们都已经迷上了内陆。

目前,硅谷还没有出现大批人员离开的情况。但房地产网站 Redfin 的数据显示, 2017 年最后三个月,旧金山外迁的居民数量比美国其他任何城市都要多。公关公司爱德曼(Edelman)近来一项调查发现,湾区 49% 的居民和 58% 的千禧一代都在考虑搬走。搬出湾区的人数激增,导致家具搬运车都出现了短缺。(据当地新闻报道,租借一辆 U-Haul 货车从圣何塞单程前往拉斯维加斯目前价格约为 2000 美金,而相反的行程只需要 100 美元。)

对于投资者和普通员工而言,非沿海城市的一大吸引力在于其明显较低的生活成本。旧金山湾区不加限制的高薪和工程师高额的津贴要求越来越难自圆其说——要知道,在其他城市,程序员的年薪才 5 万美元。(Facebook 或 Google 入门级工程师的工资要求可能是它的三倍或四倍。)

Founders Fund 的班尼斯特说,如果你投资了一家旧金山的初创公司,“你基本就是在给房东、Twilio(一家云通信服务公司——编注)和亚马逊网络服务交钱”。她指的是向初创公司提供消息服务和资料代管服务的公司。

诚然,加州仍有其特殊之处。大部分风险投资和从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名校毕业的大批有才能的计算机科学家仍然集中在西海岸。尽管有 Slack 这样能够让远程工作更便捷的工具,但许多科技工作者仍然认为,待在靠近业务中心的地方是个优势。

提供精密测量服务的杨斯敦公司 M7 Technologies 董事长迈克·加维(Mike Garvey,左)和他地区的国会议员蒂姆·瑞恩(中)讲话。

但是,这片地区的优势可能正在日益减弱。Google、Facebook 和其他大型高科技公司近来已经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Boulder)和波士顿等城市开设了办公室,一方面是希望吸引新人才,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满足想要搬去其他地方的现有员工的需求。而对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工程师的热切需求,促使公司在研究型大学附近、匹兹堡和安阿伯(Ann Arbor)等城市内拓展他们的办事处。然后是第二总部(HQ2)——亚马逊大张旗鼓寻找第二总部的举动似乎说服了一些高科技企业高管,让他们相信海岸之间的内陆城市可能也是可行的办公地。

那些能敏锐地辨认有利可图机会的风险投资者们已经在开始探索美国中西部了。凯斯和万斯近来累积了一笔 1.5 亿美元、用于“其余地区崛起”(Rise of the Rest)的基金。这笔基金由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Alphabet 前执行总裁埃里克·施密特等高科技行业知名人物出资支持,将用于投资中西部地区的初创公司。

但这不仅仅只是为了赚钱,也是为了社会舒适度。高科技公司在非沿海州更受欢迎,而在自家后院的沿海州,人们则能更敏锐地感受到高科技行业对房价、交通拥堵的影响。据爱德曼的调查显示,大多数大型高科技公司在全国民意调查中仍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但只有 62% 的加州居民表示他们信任高科技行业,信任社交媒体公司更少,只有 37%。通过这些数据,你可以理解中西部地区更加友好的环境所带来的吸引力。

在这次巴士之旅中,当我们在阿克伦站停留时,硅谷投资者和当地员工一起吃了顿由素食玉米糊披萨和烧烤构成的晚餐。旧金山风险投资者迈金纳告诉我,他觉得这些城市人们的态度有些不一样,高科技行业的成功在这里似乎仍是一件值得庆祝赞美的事。

他说:“大家都想待在把他们当成英雄的地方。”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Andrew Spea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