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电气开启十年来最大重组,2018 年被称为“重启之年”_商业_好奇心日报

张丹2018-03-06 12:37:27

其它大型电气公司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有着近 139 年历史的通用电气,是道琼斯工业指数榜设立时榜上的 12 家公司之一,也是唯一一家现在还在榜上的公司,一度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最高时曾超过八千亿美元,如今市值仅有 1226 亿美元。

通用电气以生产发电机和电动机起家,通过并购和业务扩张,把触角伸到了家电、航空、消费类电子产品、金融、医疗、媒体、安防等领域,旗下有多家子公司,虽然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不断对业务进行加减,依然是全美最大的综合性工业集团。

2017 年下半年 CEO John Flannery 上任后,在 11 月发表演讲表示,公司现在的现金流已经到了不可接受的地步,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对业务进行精简调整的同时开始严控成本,并削减 50% 的股息。一个月后,公司就宣布将电力部门裁员 1.2 万人。

最近的一次调整是是在一周前,董事会已由之前的 18 人削减至 12 人。

通用电气股价下滑 图/雅虎财经

回看过去一年的股价,通用电气一直处于下跌状态。据美国金融数据软件公司统计,华尔街近七成的投资公司不建议投资者买入股票。 2017 年 8 月,巴菲特清仓了持有通用电气的所有股票。他曾在 2008 年金融危机时,借给通用电气 30 亿美元帮助其渡过难关,从而获得了股票。

通用电气共实行过三次削减股息的政策,前两次分别是 1938 年和 2008 年的金融危机。这次削减股息的决定,是它的又一个转折点。

有分析师认为,通用电气陷入今天的局面,是公司多年来大规模收购、扩张造成的。Flannery 也在演讲中承认通用电气误判了电力市场的方向,在能源领域的布局上一错再错。

能源部门是通用电气的核心业务之一,旗下包含了煤电、水电、核电、风力发电、清洁煤业务。但在油气领域的过度投入,让它在油价暴跌、天然气产业盈利前景不明的情况下深受打击。

从 2007 年起,通用电气先后拿出 140 亿美元,扩大石油和天然气业务,进行了一系列中小规模并购。即使是 2014 年油价不断下跌,财报业绩不断下滑的情况下,时任 CEO Jeff Immelt 依然用约 320 亿美元和 9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德国油气服务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s)和法国阿尔斯通(Alstom)电力业务。

在整个 2017 财年中,油气业务是导致其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近年来,燃气和燃煤发电市场正在下滑,对新建火电厂的需求急剧下降。

这种趋势在发达国家更为明显,近几年来这些国家几乎没有任何新建的火电项目。在公布的欧洲地区裁员名单中,瑞士、德国、英国地区业务影响最大,共占去了近二分之一的裁员名额。

另一个拖后腿的业务是金融。

通用电气金融业务成立于 1943 年,主要为通用相关的业务提供租赁、信用卡、再保险、设备融资服务,曾占据集团利润的 50% 以上。2008 年金融危机后,利率下降、资金回报率降低的同时,再保险理赔的机率也更高了。

之后,通用卖掉了大部分金融服务业务,但保留了数十亿美元的长期护理险保单(由其他保险商卖给消费者)的承保。这些保单总计约有 30 万份,承诺为个人支付疗养院和其他护理账单。

虽然通用电气没有再接新的保单,但过去几年,随着投保人年龄增长,所收的保费已不足以抵消理赔支出。

在今年 1 月份发布的 2017 年第四季度财报中宣布,要计入 62 亿美元支出,并在 7 年时间内拨备 150 亿美元资金,用以补充金融业务中的保险准备金。

在整个制造业转型去产能,传统电力市场需求放缓的状况下。其它大型电气公司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西门子去年 11 月也宣布全球范围内裁员 6900 人,裁员主要涉及电力和天然气部门、发电服务部门、制造业和传动部门。并准备关闭一些工厂来削减电力部门成本。

不过, 西门子的业绩还没有通用电气糟糕。

据西门子发布的 2017 财年财报,营收同比增长 4%,达到 830 亿欧元;净收益增长 11%,达到 62 亿欧元。受发电和天然气集团拖累,新订单额降低 1%,达到 857 亿欧元,利润下降至 16 亿欧元。

能够实现盈余,则主要得益于楼宇科技、数字化工厂、交通、医疗业务的增长,抵消了发电与天然气业务下降带来的不利影响。

西门子从 2014 年起就开始精简合并业务,将 16 个业务集团缩减至 9 个,确立了数字化发展方向。而当时通用电气的主要业务调整方向则是回归以“制造为主”的工业公司。

2017 年 6 月,在位 16 年的 CEO Jeff Immelt 宣布会在 8 月离任,由主管医疗健康业务的 John Flannery 接任。由于业绩不佳,Immelt 的离任被认为是迫于压力下的决定,而 Flannery 上任后则有可能大刀阔斧的实行一系列精简政策。

正如预料中的那样。Flannery 上任后的第三个月,就宣布了改革计划,要将主要精力集中在能源、医疗和航空三大业务上,实行更严格的财务纪律,计划削减约 200 亿美元的资产。

他把 2018 年称为“重启之年”。

Flannery 表示,裁减 1.2 万名员工,缩减 15 个生产基地,将为公司节省约 10 亿美元,季度股息将减半至每股 12 美分,预计为公司节约 40 亿美元。

为了明确职责,加快改革决策,通用电气要对董事会进行调整,削减成员的同时,加入重要业务相关的负责人。

一周前,已有 8 位董事会成员陆续离职,新的董事会候选人分别是,丹纳赫集团(Danaher Corp.)CEO H. Lawrence Culp、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 Group)前 CEO Thomas Horton,以及财务会计标准委员会(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前主席 Leslie Seidman。

Culp 帮助丹纳赫集团从一家工业制造企业转变为一家领先的科技公司,Horton 领导了美国航空的重组以及和全美航空的合并。 Seidman 在财务会计标准委员会工作了 10 年,在此之前曾担任过摩根大通负责会计政策的副总裁以及审计员。

此外,Flannery 还想退出和贝克休斯的联姻。收购贝克休斯后,通用电气还把它的石油和天然气部门与其合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在行业衰退期间增强自己的业务,但似乎并没有奏效。Flannery 说,新成立了财务和资本分配委员会,其首要任务,就是评估退出贝克休斯业务的可能性。

在工业物联网方面,Flannery 则会沿用上一任 CEO 的软件业务策略,作为通用机械业务的补充,但是会更加突出重点,并削减预算。

目前关于此次重组的细节还不是很多,Flannery 说具体的计划会在这个春天向投资者公布。

对于通用电气来说,改革才刚刚开始,巨人转身慢,美国投行 Huntington Private Bank 首席投资官John Augustine 评价说,“通用电气是经过多年才陷入这种混乱局面的,也需要数年时间来走上正轨。”

题图:Reuter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