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这项活动,如何影响了人类的文明?_文化_好奇心日报

曾梦龙2018-03-03 07:00:22

由于环境破坏和资源枯竭,海洋可能不再馈赠人类。

在早期社会,狩猎、植物采集和捕鱼是人类获取食物最主要的三种方式。但是,随着农耕和畜牧业的出现,狩猎和植物采集对人类的影响逐渐降低,只剩捕鱼对人类的文明至关重要。

不过,据《经济学人》报道,捕鱼这项对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活动,长久以来却缺乏全面的历史研究。布赖恩·费根(Brian M. Fagan)新出版的著作《捕鱼:海洋如何哺育文明》(Fishing: How the Sea Fed Civilisation)首次对这一活动做了综合调查。作者为爱好者奉上了一本非常出色的入门书,也为历史学家提供了一本有用的工具书。书中做出的概括颇有说服力,并充满了引人入胜的细节,比如中国人训练鸬鹚来捕鱼。它生动地展示了人类文明何等依赖海洋的馈赠。

具体来说,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费根考察了几十万年以来,世界各地的人们实行捕鱼这项活动的历史,包括捕鱼与古代的西方和东方、新世界和旧世界、文明的兴起和衰落、商业的支配地位,等等。比如最开始是前尼安德特人时期,原始人在小水沟中诱捕鲶鱼。到现在, 60 英里长的线上可以挂上 3 万个饵钩。

再比如,据《科克斯书评》报道,公元前 8000 年到前 2000 年,从多瑙河到波罗的海地区,人们对海洋的食物有着强烈的偏好,密集地聚集着人群。生活在 The Iron Gates 河谷的人们,会捕杀大鲟鱼;在寒冷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人们会将鱼发酵保存;在尼罗河三角洲,鱼被用来作为劳动者建造国家的口粮,等等。

布赖恩·费根,来自:亚马逊

《经济学人》的一篇书评还称,这项研究的障碍之一是捕鱼业在过去扮演的角色几乎无迹可寻。渔民从来都生性隐秘,也不大会在历史记录中留下太多痕迹。他们的大部分工作用具也都容易腐烂,因而只留下微小的印记供考古学家探究。从埃及的金字塔到柬埔寨的吴哥窟,种种庞大工程以及复杂的社会都要依赖大量“籍籍无名”的流动食品生产者,他们采集食物、狩猎、捕捞,一切行动都根据季节和能获得的可食用生物而定。现代科学放大了微小线索透露的信息,费根往往正是通过聚焦这些信息得以绘制出一幅令人满意的图景,但也因此有时难免主观猜测。但整体上,这是一本可贵而有趣的书。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由于庞大工业化捕鱼业的出现和人口的迅速增长,造成海洋环境破坏、资源日渐枯竭。海洋对人类的馈赠也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不再是以前想当然所认为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比如一项研究称,2016 年,全世界的商业捕鱼渔船航行了超过 4.6 亿公里,从海洋中捕捞了大约 1 亿吨水产品,捕鱼作业覆盖的面积超过了 55% 的海洋面积,是全世界耕地面积的 4 倍。全世界海洋被商业捕鱼开发的比例比预期中高,中国具有绝对的垄断地位,但效益没有想象中大,而且面临可持续性的问题。

现年 82 岁的费根是当今世界顶级的考古学作家之一, 国际公认的世界史前史权威。他是 20 世纪 60 年代非洲史领域跨学科研究的先锋。 自 1967 年开始,成为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人类学教授(后成为荣休教授),并开始专职于面向大众写作和讲授考古学,担任了《牛津考古学指南》(Oxford Companion to Archaeology) 的主编。著有《世界史前史》《大暖化》《漫长的夏天:气候如何改变人类文明》《法老王朝》等作品。


题图来自: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