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税改两个月后,大公司花1700亿炒自己股价,30亿给员工加薪 | 好奇心小数据_商业_好奇心日报

龚方毅2018-02-28 19:02:46

美股股票回购金额可能在今年创历史新高。

特朗普万亿美元税改已经实施两个多月,最高所得税税率从 35% 降至 21%,这使不少美国公司获得少则数亿多则上百亿美元额外利润。

像巴菲特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2017 年从税改中获益至少 290 亿美元。一些公司因此有了新的经营计划,涉及投资、股票回购、员工薪酬激励等。

21%


美国现行最高所得税率调整从 35% 调整至 21%

但减税之后钱的去向引来了一些疑问。

有的企业给员工发奖金,或者投资建厂

据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团队和多数党党鞭(Majority Whip)史蒂夫·斯卡利斯团队的数据追踪,目前已有超过 100 家美国公司宣布总金额超过 30 亿美元的员工激励计划,大约惠及 400 万人。

这也是税改的卖点。

沃尔玛宣布从本月起将普通员工最低时薪从 9 美元涨到 11 美元。它还计划向员工最高发放 1000 美元的一次性奖金,总金额约为 4 亿美元。波音、美国航空、AT&T 也都公布了各自的员工加薪计划。

还有一些公司选择投资建厂。它们这么做主要是因为新的税法允许它们在更短周期内,将设备采购和厂房建造成本在公司总成本中扣除,从而提升利润。

先前《华尔街日报》称,特种药物制造商 Amicus Therapeutics 决定花费 2 亿美元在美国,而不是原计划的欧洲建新工厂。 纸巾制造商金佰利公司(Kimberly-Clark Corp.)正在花费数亿美元在美国的一家工厂投放新机器设备。

一年收入几百万、员工十几个人的小公司,包括啤酒、葡萄酒和白酒生产商,也因为税改而受益。比如 SD Strong Distilling 公司说他们购买原料、进口饮料产生的消费税变低了,从每加仑 13.5 美元减少到每加仑 2.7 美元。

该公司 CEO Steve Strong 说省下来的钱至少够他再雇两名销售,“这些都是我们业务中最重要的部分。”

这似乎都符合特朗普提交减税计划时的预期:降低税率,鼓励企业在美国恢复或者加大投资,在实现经济扩张的同时,创造新工作,提高就业率。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公司在工厂和商业设备等方面的投资增长了 6.8%,近三年来最高。

问题是工业复苏并不等同于创造就业。前述金佰利公司在投入的同时也在关闭一些效率低下的其他工厂、裁员数千人。经济学家 Daron Acemoglu 和 Pascual Restrepo 去年发表的报告显示,美国工业界正在以惊人的规模用机器人取代工人,特别是在汽车制造业 —— 该行业拥有全美三成以上工业机器人。

但大公司把更多钱用来炒高自己股价,取悦华尔街

不过,这些都还不是企业税改获利后花钱最多的地方。

摩根士丹利本月初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 13% 的公司会把减税所得用于提高员工福利。与此同时,43% 将通过股票回购和股息取悦投资者。由于市值=股数*股价,股票回购实际上减少了公司的流通股总数,市值不变、股价提高。通俗地说,这些钱被用来炒自己的股价了。

现行税制下,海外现金汇回税率减少到 8%-15.5%。市场研究公司 Birinyi Associates 统计目前已经宣布的回购金额超过 1700 亿美元。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正在研究如何投资于分支机构、技术和劳动力,其首席执行官 Brian Moynihan 今年 1 月告诉投资者,它们预计税收改革的大部分好处将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流向股东。

思科本月表示,它将带回 670 亿美元海外现金,动用其中 250 亿美元回购股票。百事可乐公司宣布回购 150 亿美元;芯片齿轮制造商应用材料公司透露计划以 60 亿美元的价格购买股票。上个月末,家装零售商 Lowe 宣布计划购买 50 亿美元股票。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也已经授权高达 86 亿美元的回购计划。

还有一些潜在的回购。

2013 年以来,苹果每年至少花 300 亿美元回报股东瑞银分析师称苹果接下去可能授权多达 300 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在 2017 财年年报电话会议上,苹果自己也表示将把超过 1600 亿美元的现金储备用于股票回购、分红、投资。

巴菲特在其公司发布年报后对 CNBC 表示可能会回购公司股票,年报利润增加和巴菲特的暗示,使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隔天大涨 4%。对一家每股价格超过 30 万美元的公司来说,涨幅惊人。

标准普尔高级指数经理 Howard Silverblatt 对《纽约时报》表示,2018 年的美股回购数字或将创下纪录。

其实不难理解为什么大公司更倾向于股票回购。

一方面,上市公司的重要职责就是给股东带来回报,提升股价很直接。

另一方面,高管本身也可以从股价提升中获利。通常这些公司 CEO 和董事会成员的薪水,大部分是股权激励、少部分是现金。如富国银行 CEO 兼董事会主席 John Stumpf  2016 年拿了 2130 万美元薪水,其中现金和股票分别是 200 万、1650 万美元。股价提升直接增加了高管的股票价值,但对基层员工影响没有那么大。很多公司也有基层员工持股计划,但这只是收入构成中的一小部分。

虽然股市常被关注,但股价提高跟振兴经济没有直接关系,这也是税改方案征求意见时一部分经济学家所担心的:历史上也很少有证据表明大幅减税会使美国公司加大投资。

小布什政府 2004 年实施过海外现金回流一次性优惠税率。当时布什政府为促进就业和经济增长将一次性汇回税率降低至 5.25%,严格规定资金必须流向投资、就业和研发。

最终有三成海外资金回流,跨国公司 2005 年汇回美国的利润的确增加至 3000 亿美元,是 2004 年的 820 亿美元的 3.66 倍。

可 2005 年美国经济并没有因此明显提升,当年 GDP 增速为 2.9%,比 2004 年的 3.6% 还低。不过美国股市从 2005 年开始明显上升。跨国公司 92% 的利润汇回国后被用来买自家公司股票,推动股市上涨,但违背了布什减税的初衷。

现在特朗普也正面临相同的问题。


制图/冯秀霞

题图/NRVLiving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