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压力之下,巴黎市长誓言继续建设无车城市_文化_好奇心日报

蔡一能2018-02-27 07:13:50

城市公共空间更美了,但内城与通勤城的矛盾正在浮现。

上周三,巴黎行政法庭(Administrative Court)宣布了一项争议判决:巴黎市长 Anne Hidalgo 2016 年 10 月颁布的一条禁车令违反法律,应予废止。该判决是这位热衷环保的社会党市长推动无车城市建设遭遇的最大挑战。

根据这条历史性的禁车令,私家车不得于塞纳河右岸一区至四区之间长达 3.3 公里的路段行驶,从而为行人留出了充足的公共空间。事实上,Anne Hidalgo 并不是第一位限制车辆的市长。塞纳河左岸早先已被她的前任划定为限行区。而从 2000 年以来,巴黎公共交通的发展已经使交通流量下降了 30%,缓解了长期困扰巴黎的空气污染。

但 Anne Hidalgo 的姿态更为积极。这位巴黎首位女市长 2016 年就任后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引起了汽车业和保守政客的不满。除了 2016 年颁布的禁车令,市政厅还决定在雾霾天实施单双号限行,规划新的电车路线,增加自行车道,逐步淘汰老旧汽车和柴油车,以及进一步扩大限行区域——预计到今年秋天,塞纳河右岸的限行区将向西延伸 1 公里。规划的中期目标是将车辆限制在一半以内的城区,长远目标则是将外来车辆一并排除在巴黎街头。

巴黎首任女市长 Anne Hidalgo。

尽管 2016 年的禁车令得到了规划部门和其他政府机关的批准,但法庭裁定,这项禁车令建立在不精确、不全面的研判之上。法庭同时认为,市长滥用了特定情形下方能行使的永久关闭道路的权力。

巴黎市长已经就判决提出上诉,誓言继续推动无车城市的建设。上诉阶段,市政厅会继续执行当前政策。负责交通运输的副市长 Christophe Najdovski 向市民许诺:“接下来的几天、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都不会有私家车回到塞纳河右岸。”

禁车令的主要目标是控制污染和纾解交通,但民众的直接观感或许更能说明问题。Fast Company 的报道描述道:“风景如画的河岸上,行人、骑行者取代了汽车,昔日喧嚣、拥堵的道路摇身一变,成为欧洲最田园诗式的公共区域。” Hidalgo 的运动口号精确概括了这场发生在街头的革命:夺回公共空间。紧随巴黎之后,马德里、伦敦等欧洲城市也正在计划将城市一些核心区域开辟为专供行人使用。

塞纳河畔的一些道路已被改造成公园。

除了汽车业者,一系列限行措施的激烈反对者还包括大巴黎地区(Greater Paris)的其他行政长官。在 2016 年底的一封公开信中,多达 168 名公职人员指责巴黎市长的规划降低了通勤速度,规划并没有减少车流,不过是把车辆赶到了大巴黎区域的其他地方。这实际上反映了巴黎内城和通勤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

市中心实施限行后,晚高峰穿越巴黎城中心的平均时间延长了 9 分钟。巴黎市中心的居民可以选择搭乘方便的公共交通回家,但大巴黎通勤城的上班族不得不面对更糟糕的通勤体验,而这些人是地方长官努力争取的选票来源。

无怪乎这些通勤城的市长在公开信里写道:“不断升级的道路限制导致成千上百的人们脱离了原先的日常生活轨道,他们想要的不过是顺利地投身工作而已。关闭塞纳河岸(的汽车道)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超出城市的承受能力,而无论是国家还是巴黎市政厅都拒绝承认这一点。”


题图与文中图片均来自 Anne Hidalgo 的 Facebook 主页。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