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外穿、男人裙装、布列塔尼条纹,设计这些的人都是谁?_时尚_好奇心日报

曾梦龙2018-02-24 19:00:22

“他认为,时尚不是艺术,只是一门浅薄的学科,不能太当真。前卫,什么是前卫?设计师呼吸时代的气息,然后竭尽所能将其转化成作品,最好加入一些天分,仅此而已。他们是艺术家吗?当然不是,至少跟小说家或画家不一样。……他坚持打破常规,否认高级定制的神圣性。”

作者简介:

伊丽莎白·高斯兰(Elizabeth Gouslan):文化记者。自索邦大学取得文学硕士后,进入资深记者 Jean-Francois Kahn 所创办的《周四事件》(L’Evenement du Jeudi)周刊直到停刊,其后任职于《法国晚报》(France-Soir)、《费加洛报》(Le Figaro)文学版与《费加洛杂志》(Madame Figaro)文化版。

书籍摘录:

有些人喜欢他作秀(节选)

如果我们只想见自己重视的人,那就永远见不到任何人了。

小克雷比雍(Crebillon Fils)

2002 年 4 月即将到来,高缇耶快满 50 岁了。他讨厌过生日。在这个规矩繁多的仪式里,他喜欢的是“不过生日才快乐”。一年之中任何时候都可以庆祝,庆祝生日是露易丝·卡罗(Lewis Carroll)为了分散那些早熟孩子们的注意力而发明的。高缇耶既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也不记得别人的。那些事先安排的吃吃喝喝令他昏昏欲睡。他觉得这些事既造作又无聊。时尚明星高缇耶,在镁光灯下,成长为孩子气十足的名人偶像,他也被推选为法国年轻设计师的标杆人物和英雄。他与拉奎尔·韦尔奇、麦当娜、强尼·哈里戴、布鲁斯·威利斯一起,在戛纳电影节、阿维尼翁、拉斯维加斯或比佛利山庄等处留影,他倒觉得自己比较像伍迪·艾伦电影里的变色龙男西力,偶然与他同时代的名人粘在一起。

天性害羞的他被迫学会了交际,这是一项痛苦的娱乐活动。他克服羞怯,特意做出一副愉快的样子。这也是创作过程的一部分。每次在时装秀的尾声,即使早已饥肠辘辘,高缇耶仍然直挺挺地站上一个小时,与德希柏子爵夫人、名流绅士们东拉西扯,讲一些圈内人才听得懂的笑话,还得不免俗地提提名人抬高身价。时尚宠儿表现完美。高缇耶坦言:“在那些时刻,我竭力克制自己,心里其实怕得要命。”上流社会名人与娱乐圈名人们邀请他参加派对,他都会出席,喉头紧缩着,只是为了挑战并证明自己可以征服内心的魔鬼。“他喜欢观察别人,而不是被人观察,”高缇耶的助理布菲(Christophe Beaufays)说,“他知道人们希望他能妙语连珠逗大家开心,但这会令他不知所措。时间一长,他就变得阴郁孤僻。”在人们的想像中,手里永远端着香槟,身边围绕着脱衣舞男,身上撒满亮片,整天在夜总会玩到天亮。他们绝对想不到,高缇耶其实有一种戴着睡帽,喝着花草茶看电视的宅男气质。高缇耶坦言:“我知道我办的派对都很成功,但那些盛大派对意味着大量的准备工作,并不好玩。”

他毕生都在想办法让自己从创作中获得快乐,这很聪明。独具风格的办公室夜里热闹喧腾,背景音乐是迪斯科乐曲集,一小群优雅的名人如约出现:高缇耶觉得这样才叫好玩。反之,设计令人惊艳的邀请函、邀请精挑细选的嘉宾、装饰场地、聘请 DJ ,这些策划都费时费力,而且压力巨大,怎么看都是一件苦差事。 1987 年,为了准备他的时尚史诗,“薇薇安-庞贝”开幕晚会,他想到架设一座真的旋转木马。所有记者都回到童年,骑着木马,手里还拿着一支棉花糖。高缇耶自己却落入绝境,他说:“真可怕,我不停地握手、打招呼、忙得浑身是汗。大家都玩得很开心,除了我自己。”在高缇耶庆祝自己入行时尚界三十周年时,这种异常状况又出现了。演员、歌手、超模们都涌入打造成高缇耶风格的奥林匹亚剧场。乔治男孩负责音乐。法比斯·埃梅尔的“皇宫”,好时光再现,朋克女王艾德薇姬复苏。但是主人像个局外人一样,一脸惆怅地呆立在现场。是在追忆逝去的时光吗?他想起在阿尔克伊市度过的 20 岁生日,有一支美味的羊腿和一堆蜡烛。 30 岁生日时,向来难以捉摸的弗朗西斯为恋人准备了一个惊喜:一个正常尺寸的蓝色牛仔裤蛋糕,上面抹着勿忘草奶油酱。美食家高缇耶点评:“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很好玩。” 40 岁生日呢?“忘了,反正弗朗西斯也已经不在了……”

如今他的父母双亡,男友也不在人世。 50 岁的高缇耶缺少生活乐趣,也缺爱。高缇耶沉迷于每一季服装设计,每天在办公室里工作 12 个小时,度假时工作更卖力。他朋友不多,都是在 70 年代就认识的,他想办法请他们来公司工作,大家就能呆在一起。这个方法很巧妙,保护自己不受时尚圈的毒害,也能永远当一个受庇护的少年。 50 岁生日他什么都不想要,他的理由是:“我喜欢的是和几个好朋友围着一桌美食。这就是我对幸福的定义,就是享受私密友好的时光。但是我特别欣赏的记者杰拉德·勒佛也要庆祝生日,他提议和我一起庆生,地点选在华格曼厅,受邀嘉宾中有伊莎贝尔·阿佳妮、朱丽叶·比诺什、瓦蕾莉·勒梅希(Valerie lemercier),还有裘希安·巴拉斯科,电影圈的人几乎全来了。伯纳德·亨利·莱维和阿丽尔·朵巴丝勒也来了。他们都是我仰慕的人,但也让我害怕,我和他们不是一类人。”但是,他又必须出席。为了鼓舞自己,高缇耶要送自己一副护甲。提到此事,他说话的方式像比利·怀德(billy wilder):“我不知道穿什么才好,最后我想道,为什么不穿一条小裙子呢?”他决定打扮成 50 岁的风骚主妇。他从跳蚤市场淘来一套 50 年代卡芳(carven)小姐的行头。淡绿色的薄纱创造出复古效果。今晚,这位杰克·莱蒙(Jack Lemmon)戴着一顶厚重的戏剧假发,化着浓妆,高跟鞋折磨得他痛不欲生。高缇耶终于深刻体会到超模们在走秀时要忍受何等痛苦。高缇耶天真地无视自己早已出柜 20 多年这件事,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公开表明,我知道这会让人发笑,但这样能掩饰我的羞怯。”有些人喜欢他作秀。

突然,他的第一个缪斯女神凯瑟琳·林格,深情地,为他唱起著名的“玛尔西亚”。高缇耶笨拙地走进华格曼厅。这个罗琳·白考儿式的意外现身,顿时引起全场的一片愕然。回忆这一片断时,每个人的说法都各不相同。法丽达说:“必须说,高缇耶的女装扮相实在称不上美若天仙。”这是一个委婉的说法。菲德莉克一看到他就狂笑不止,她说:“简直太疯狂了!我知道让·保罗是同志,但我也很清楚他的复杂个性。他看上去像个男扮女装的直男,有点尴尬,有点笨拙。”高缇耶拿自己的性取向开玩笑,没想到反而让人看到了一个身材匀称、男人味十足的大个子的表演。阿丽尔·朵巴丝勒超爱这出闹剧,她说:“我有一种感觉,他的妈妈出席类似场合时一定是这副打扮。塔夫绸搭配金属光泽缎面鞋,营造出一位充满诗意的老奶奶形象。在街上看到这种着装风格的女性,我们会冲上前去对她说:‘您,就是完美的母亲。’看着他整个晚上像疯子一样玩闹,跳舞,我心想:‘通过那次短暂的变装,他给我们展现了他个性中不为人知的一个侧面,一个时尚、富有人情味,而且值得尊敬的女士。’”

两个月后,这位时尚“女士”荣获骑士勋章,皮尔·卡丹出席了授勋仪式。佛布圣欧诺黑街的爱马仕正好空出一个重要职位。马丁·马吉拉从 1997 年起就为爱马仕设计出许多精美朴素的羊绒裙,而他即将离开,全心经营自己的品牌。在设计圈的超级大咖里,马吉拉是一位神秘的隐形人。他拒绝拍摄,拒绝采访,他的那些实验性的服饰都带有编号。这位褐发的前裁剪助理身材高大,试衣时会穿古典罩衫,高缇耶则会穿牛仔裤配 POLO 衫。时尚就是一场修行。生活低调的马吉拉说:“在 70 年代末,高缇耶是为数不多让我赞赏的欧洲人。从安特卫普皇家美术学院毕业后,我在米兰呆了两年左右,找不到工作……后来,我在高缇耶任评委的一次比赛中获得第二名。那天我没见到他,因为我太害羞了。然后我开始不停打电话,但是高缇耶的公司不需要助理,直到有一天高缇耶终于接见我,他想看我的作品集。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子愣住了,高兴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高缇耶作品,来自:维基百科

一个月后,他的合伙人弗朗西斯让我负责两季的服装设计。这个提议其实并不吸引人,但是能在高缇耶身边工作让我激动不已。他让我从他以前的设计中寻找灵感,可以加入个人想法,不过他并非次次满意。有一天,他说了一句让我醍醐灌顶的话,他说:‘马丁,你的想法都很好,但这不是高缇耶,是马吉拉!’”高缇耶对马吉拉也赞不绝口,他说:“马丁非常出色。他很具创意,我当时就觉得他会前途无量。他是难得一见的好助理,很久之后,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ere)进入服装界,他所做的不过是帮着复印和端咖啡罢了。他走之前我说:‘唉,我没法说对您的离去表示遗憾,因为我不清楚您在这里做了些什么。’后来,我们在巴黎世家领略到了他的天分,但是在我这里时,并没有显现出来。”

马吉拉很惊讶自己竟然受到爱马仕的青睐。高缇耶衷心表示祝贺:“我觉得马吉拉与爱马仕的结合充满了意义与格调。”马吉拉一直谨记高缇耶的预言,专心创建自己的品牌。他在 2003 年离开弗布圣欧诺黑街。从 1999 年起,让-路易·杜马就向高缇耶品牌注资 35% ,他问高缇耶谁可以接替马吉拉,高缇耶回答道:“我考虑了很久,想到安·迪穆拉米斯特(ann demeulester),但我觉得其实我自己就可以。”听到这个好消息,这位奇特的皮具品牌老板乐开了花。


题图为高缇耶,来自: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