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总统祖马宣布辞职,对他来说这是个耻辱的结局_文化_好奇心日报

Norimitsu Onishi2018-02-16 21:09:13

他留下了一个疲弱的南非经济,南非在非洲各国中的名声也受到了损害。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约翰内斯堡电 – 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是一位谋略大师,在近九年的总统任期内,他成功摆脱了一系列腐败丑闻和严厉的法庭判决。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Party)拒绝支持他,国会也对他投以不信任票,反对党步步紧逼,数百万选民也抛弃了他。周三晚间,祖马同意辞去总统职位。

他在周三晚间对国民的演讲中说,尽管不赞同非洲人国民大会党命令他辞职的决议,但他还是会辞职。

他在长篇电视讲话的最后说:“因此,尽管我并不赞同我所在党派领导层做出的决定,但我还是决定辞去南非共和国总统一职,立即生效。一直以来,我都是一名纪律严明的非洲人国民大会成员。”

对于祖马来说,这是个耻辱的结局。他是一位颇具个人魅力的反种族隔离英雄,曾和纳尔逊‧曼德拉一起在罗本岛坐牢,也曾担任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的英明领袖。去年 12 月,副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被选为非国大领导人,随即引发了他和祖马之间的权力争夺。祖马辞职之后,他马上成为了代理总统。

最开始的时候,祖马当选总统激发了数百万南非人、特别是贫困人民的希望。但很多人指控他治国不善,说他应当为任期内腐败盛行负总责。

据前南非公共保护人称,祖马任期内的腐败寻租非常普遍,形成了一种“国家俘获”(state capture),使得祖马的商业伙伴或朋友们影响到了政府的决策,为自己谋取私利。

现在,祖马的辞职让南非选民抛弃了对英雄的幻想,他留下了一个疲弱的南非经济,南非在非洲各国中的名声也受到了损害。

宣布辞职几小时前,祖马接受了国家电视台 SABC 的直播采访,当时的他听起来有点儿愤愤不平,因为此前非国大领导层威胁要在周四继续对他投不信任票。他强烈地暗示自己不会辞职,说非国大拉他下马的努力“不公平”,说他是“牺牲品”,说他没做任何错事。

在上个月非国大成立纪念活动上,人们举起了印有非国大领导人西里尔‧拉马福萨肖像的横幅。图片版权:Mujahid Safodie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到了周三晚间,所有他早先设想过的险中求生的道路都被封死了。

在他漫长的从政生涯中,祖马曾凭借奸诈和勇敢渡过了许多丑闻,他说,他“不害怕退出政坛”。他只简短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懊悔,说自己在完成政治职责的过程中,并非一直都是“完美的化身”。

他又说:“假如揭露出所有事实,我们中没人是完人。”

祖马可能还会面临一项腐败指控,此案涉及到 1990 年代的一笔武器交易,当时他还不是总统。如果他不辞职,可能也会由于另一起腐败案而被弹劾,因为他曾滥用公共基金来装修自家宅邸。

周四,拉马福萨几乎肯定会被国会选举成为南非 1994 年废除种族隔离以来的第五任总统。五任总统都是非国大成员。

祖马的辞职是非国大内部长期斗争的结果,和祖马的支持者对峙的是由拉马福萨领导的优势派——拉马福萨此前曾鼓动祖马在 2019 年中任期结束前提前辞职。当非国大大多数领导人认为换一个新的领导人能更好地实现本党以及领导层的利益之后,二派之间的平衡被彻底打破。

过去的一周多时间里,拉马福萨一直在努力推动祖马辞职,但没能成功。周二,非国大领导层要求他辞职,说他继续当政将“削弱南非人民重新建立起来的希望和信心”,并说他正在伤害非国大在选举中具备的优势。

此番言论在周三引发了一系列反复切磋,最后,一切以祖马在深夜辞职告终。

周三上午,祖马政府似乎计划在十点让祖马对国民发表讲话,但到了 9 点时,政府却发表声明,说并没有这项计划。

在祖马继续自己的静默反抗时,一直随风倒的警察局调查部门突袭了古普塔斯家族(Guptas)在约翰内斯堡的居所,逮捕了三人——古普塔斯家族经营的业务广泛,而且和祖马的一个儿子以及他的政治盟友联系紧密。

政治分析师说,此次突袭是想告诉人们,和祖马关系密切的人乃至祖马本人都有可能成为下次突袭的目标,除非他听众非国大的命令辞职。

几个小时后,由于祖马没有表示对命令做出回应,非国大领导层加大了压力。他们说,如果总统在当天结束前不辞职,他们就会在第二天通过不信任投票将他撤职。

非国大财务总监、拉马福萨的盟友保罗‧马沙蒂尔(Paul Mashatile)说:“现在一切都取决于祖马本人。”

随后不久,祖马在接受 SABC 采访时打破了沉默,后来终于在向国民发表讲话时宣布辞职。

这些事态发展清楚地表明,拉马福萨当选为非国大领导人以来的两个月里,南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次性成就了南非的两大权力人物——总统和党的领袖。

数月前还似乎不可战胜的祖马,在短短 58 天之后便交出了权柄。

多年来,凭借非国大和南非领导人的双重身份,祖马一直依靠着非国大的支持来抵御反对者领导的国会不信任投票,对抗南非最高法院对他的不利判决。

祖马的运气在去年 12 月被逆转,他指认的党内继任者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Nkosazana Dlamini-Zuma)以微弱劣势输给了拉马福萨。德拉米尼-祖马是政坛老将,也是祖马总统的前妻。

拉马福萨的当选被认为是非国大内部改革派的胜利。在他当选之后,南非货币兰特的汇率和总体经营信心指数都有所上升。

最近几周来,拉马福萨的支持者们一直在为让祖马提前卸任展开游说。他们说,拉马福萨需要时间在 2019 年大选前重塑非国大,把选民们、特别是城市里的中产阶级黑人吸引回来。

作为回击,祖马的支持者们说,大家应该让祖马完成自己的任期。但大势已不利于他们这边,而且他们有可能面临让他和非国大蒙羞的法庭判决。

祖马在去年 12 月于约翰内斯堡召开的一次非国大会议上。图片版权:Gulshan Kha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祖马的辞职也将非国大从国会的一场对峙中解救了出来。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由于占据了多数席位,非国大将在国会的不信任投票中胜出。

但在坚定地支持了祖马 9 年之后最终将他拉下马,非国大的议员们很可能得费一番口舌来解释自己的选择、回应重焕活力的反对派的尖刻攻击。

祖马在一系列丑闻中的所作所为,让人们觉得非国大既伪善又只顾眼前利益,同时也对拉马福萨改革非国大的誓言充满了质疑。就在几个月前,非国大的国会议员们还全力力挺祖马,但现在却得说明自己为什么想让他下台。

非国大的艰难处境在周二一览无余。在其约翰内斯堡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非国大三号人物、曾经的非国大发言人阿斯‧马哈舒勒(Ace Magashule)费了好大劲,才解释清楚为什么非国大要命令祖马辞职。

马哈舒勒说这和针对祖马的腐败指控无关,他说:“我们并不是因为雅各布‧祖马同志犯了什么错误,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马哈舒勒的话说明,非国大可能并不愿意直面祖马任下蔓延的腐败文化,而且它也担心自己能否在未来的大选中获胜。

在 2016 年的地方选举中,由于祖马的做为导致以前的支持者抛弃了非国大,它丢掉了在南非几个大城市议会的控制权。党内一些人随后警告说,非国大可能会在 2019 年的全国大选中面临同样的命运。

但正如祖马在电视采访中所说,非国大的领导层并没有解释为什么直到两个月前他们还在忠诚地支持祖马,现在却在要求他辞职。除了新任非国大党魁想让他下台以外,两个月里又有哪些别的变化呢?

祖马自己在电视采访里说:“现在没人记得我所做出的贡献。”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周三在比勒陀利亚向全国人民发表讲话。版权:Phill Magako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