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基金会发表年度公开信,回答与特朗普有关问题_文化_好奇心日报

Nick Wingfield2018-02-16 10:46:32

“新闻头条里充满了糟糕的消息,每一天都有关于政治分歧、暴力或者自然灾害的故事。但即使有这样的头条新闻,我们看到的仍是一个变得更好的世界。”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表示,他们对世界发展进程持激进的乐观态度。图片版权:Kyle John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柯克兰电 — 过去一年,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在世界各地都不断被问到同样的问题:“身为两位世界顶级的慈善家,特朗普对他们的工作有什么影响?”

他们的回答是,总统已经通过不同的方式产生了影响。他们说,他的政策改变了计划生育的现状,而他对于非洲国家及海地的贬损言论,已经在美国以外和自己共事的人中造成了不信任。

“这些毁谤的言论不应该出现在任何公开言论中。”盖茨夫人在最近一次对自己和丈夫——微软公司联合创始人、世界最富有的人之一——的联合采访中说道。

“这不是我们教自己孩子说话的方式,”她继续说道,“所以听到有人这样说话让人很沮丧。”

因为盖茨夫妇太过频繁地被问到关于特朗普的话题,以至于他俩把这个话题作为自己周二早上发布的年度公开信中的一部分。这封信是盖茨夫妇对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慈善行为的总结。据信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自 2000 年设立到 2016 年底,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已经捐出了超过 410 亿美元。如今,基金会每年花费 40-50 亿美元来应对疟疾、减少贫困、发展教育。

这是盖茨夫妇发布的第 10 封年度公开信,在这封信中,他们答复了被频繁问到的 10 个“刁钻”问题。除了关于特朗普的问题,他们还讨论了为什么会和企业合作,以及他们是否将自己的价值观加于其他文化的问题。

盖茨夫妇的第一封公开信是受亿万富翁投资人沃伦·巴菲特写给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公司股东们的年度报告的启发。2006 年,夫妇两人的好友巴菲特承诺将自己的大部分财富捐给自己担任托管人的盖茨基金会。在慈善界,盖茨夫妇的年度信函因其引领的慈善潮流而受到了热烈追捧,如同投资人们追捧巴菲特的报告一样。

2016 年大选几周后,盖茨在特朗普大厦中。他说对特朗普总统威胁削减对外援助表示担忧。图片版权:Sam Hodg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慈善新闻网站 Inside Philanthropy 的创始人、编辑戴维·卡拉汉(David Callahan)说:“从有关于他们的发展方向和他们对事物的看法中,你可以读到一些有趣的信息。”

尽管世界很多地方的情绪似乎都已经变得灰暗了,盖茨夫妇在信中说他们对于世界的进步保持了积极的乐观态度。

他们在信中写道:“新闻头条里充满了糟糕的消息,每一天都有关于政治分歧、暴力或者自然灾害的故事。但即使有这样的头条新闻,我们看到的仍是一个变得更好的世界。”

他们针对近期一次采访中的问题和主题进行了详述。那次采访是在 bgC3 公司进行的,这家公司负责了比尔·盖茨的大量独立项目,包括投资清洁能源的营利项目。

通过自己的私有公司 Pivotal Ventures,梅琳达·盖茨倡导女性更多参与到 STEM 领域中来,并推动其他的性别平等议题。Pivotal 公司最近为由女性领导的最大风险基金公司 Aspect Ventures 提供了资助。不久前,她将 Pivotal 搬到了丈夫公司附近的私有写字楼里。

在基金会的第 10 封年度公开信中,盖茨夫妇回答了十个经常被问到的“刁钻”问题。图片版权:Kyle John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作为现代科技行业的创始人之一,比尔·盖茨经常被问到关于科技的问题。比如,在竞选总统的时候,特朗普就想请比尔·盖茨“想办法控制互联网”,以阻止恐怖分子的线上沟通交流。

但当被问到对于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大型科技企业因在散布不实信息中所扮演的角色而面临不断增加的批评时,比尔·盖茨说自己还没有“看到很好的解决方式”,但“有信心会有好的办法。”

“整个科技界都应该看看这些批评,看看造成的影响,试着在不放弃已有好处的同时搞清楚如何减小不好的影响。”比尔·盖茨说道。

在被问到全国对于性骚扰的正视是否影响到 Pivotal 投资的时候,梅琳达·盖茨说目前还没有,但这已经鼓励她发出自己的声音来激励更多的女性站出来。

“我想改善环境,让女性们可以讲述自己的真实体验,”她说,“我认为,性骚扰话题早就该在全球范围内开诚布公了。”

去年 9 月,盖茨夫妇和前总统奥巴马交谈。图片版权:Yana Paskova/Getty Images

梅琳达·盖茨把计划生育作为了自己在基金会工作的重点。她表示,特朗普政府去年将禁令范围扩散——即禁止美国援助任何提供或者讨论堕胎的医疗组织的决定——已经在该领域造成了“混乱”。这些组织被迫暂停工作,以便找到符合规定的办法。

在他们的年度公开信中,53 岁的梅琳达·盖茨关于特朗普沟通方面的意见则毫不隐晦。

“我希望在讲话或者发推文的时候,我们的总统能更尊重民众,尤其是妇女。”她在信中写道。

一名白宫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62 岁的比尔·盖茨说,他尤其担心特朗普对于削减对外援助的威胁。在盖茨基金会看来,对外援助对于全球对抗疾病和贫困至关重要。盖茨表示,他欣慰地看到国会迄今成功拒绝了总统要求削减援助的要求,而自己和妻子也更频繁地拜访国会共和党议员来强调保持对外援助预算的重要性。

“尽管相比之前的政府,我们和这届政府的分歧更大。但我们依然坚信,只要有可能都会继续合作,”他在信中写道,“我们一直在和他们沟通。因为一旦美国削减了对外投资,其他国家的人就会丧命,而最后美国人也得不到好处。”

信中的一个问题是关于当夫妇二人有分歧会怎样。比尔·盖茨写道:“当我对于某事特别有激情的时候,我指望梅琳达来保证我认清现实。”

梅琳达·盖茨说,他们会避免在基金会众人面前显露自己的分歧,而是留到私下讨论——比如在散步时进行。

“在系统中,有点冲突实际上是件好事。”梅琳达说道。


翻译:熊猫译社 Harry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