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投资限制更多了,但为什么去年最后两个月对外投资额反倒上升了近 40%? | 好奇心小数据_商业_好奇心日报

龚方毅2018-02-12 18:30:00

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现在被列入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

通常来说,中国企业进行境外投资必须获得特定监管机构的批准,包括发改委、商务部和外管局。

2 月 11 日,中国发改委公布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列入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企业在这些领域无论是直接投资还是通过股权基金,都要事先取得监管部门批准。

2018 年版本的敏感行业目录将自 3 月 1 日起施行,这是中国首次以目录形式加强对境外投资行业的监管。

不过尽管投资限制政策刚来,但相关决策去年就已经开始。

2014 年,对外投资曾一度放松

最早在 2012 年,发改委、外交部、银监会等 13 个部门发布一份“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积极开展境外投资”的红头文件,号召中国公司把钱投向国外。

2014 年监管部门曾把需要限制的行业缩减到 5 类,如基础电信、武器、新闻传媒和跨境水资源开发利用等。

监管的放松推升中国直接对外投资金额,2015-2016 连续两年对外直接投资超过外商对华投资,成为净资本输出国。其中 2016 年达到了历史最高的 1700 亿美元,同比增幅 30%。

在那场海外扩张的资本游戏中,万达、海航、安邦遥遥领先

随着中国外储持续下降以及企业负债经营下的债务风险,监管机构开始收紧对外投资规模、行业。去年 6 月,中国国务院要求银监会对万达六个海外投资项目进行监管,这些项目几乎都属于娱乐业。

但两个月后,发改委才发布投资指引,限制境内企业投资境外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当时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也做了类似的表态

监管主要集中在万达、复星、海航等通过中资行融资然后投资海外的企业,它们从融资渠道到交易核准,都受到遏制。

政策收紧之后,2017 年年底投资有了个反弹

2017 年,中国对外投资(非金融领域)金额同比减少三成,下降至 1200 亿美元。监管部门在加强民企投资的同时,也加紧对央企境外投资的监管,禁止它们从事非主业投资。

而在“一带一路”项目以及央企主业的投资并购上,国家并没有太多限制。自 2017 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对外投资金额开始反弹。

在 2017 年中国对外投资金额整体下降近三成的情况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仅下降 1.2%。

并购项目也是这样。海外并购缩减五成、交易总额整体下降 10% 的情况下,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施并购投资额同比增长 32.5%。

中国化工 2016 年以 430 亿美元成功从拜耳、孟山都等竞争对手那里,成功竞得瑞士农化领域巨头先正达。这是中国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海外并购案。包括中国银行、中国国新、摩根士丹利在内的金融机构为此提供 200 亿美元贷款。这笔巨额交易并没有因为 2017 年突然收紧的对外投资而终止。

去年 6 月,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CIC)同意以 122.5 亿美元收购在 17 个国家拥有仓库的欧洲领先物流公司 Logicor。紧接着,中远(COSCO)7 月以 63 亿美元现金、溢价 31% 收购集装箱业的香港东方海外。

《金融时报》将此视作中远同马士基、瑞士地中海组成的 P2 联盟直面抗衡。合并后的集团将运营逾 400 艘船舶,拥有世界第三大集装箱船队。

而就在发改委将房地产列入境外投资敏感目录前一周,央企保利地产斥资 6.5 亿元购入伦敦一处地产。

有些事情就是不大会改变。

现在能看到的更多交易是企业境外借钱投资境内

而恒大地产、碧桂园、融创等大举融资但主要投资境内实业的地产商似乎没有受到太多监管收紧的波及。

根据统计机构 Mergermarket 的数据,2017 年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地产并购金额是 2016 年的 2.4 倍。其中,2017 年 11 月,山东高速、苏宁电器、凯龙置业等数家公司联合参与的 92 亿美元增资。由于恒大地产在香港上市,该笔投资被视作境外投资。

2017 年,恒大和佳兆业是亚太地区高收益债券(即垃圾债)发行金额最高的两家公司,合计发行近 100 亿美元。

科技业的投资并购也在持续。阿里巴巴、腾讯各自掷出逾百亿美元,跨行业、领域开展投资,它们的业务范围已经扩展至地产、实体零售、汽车等。


制图/冯秀霞

题图/财经头条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