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邦妮:你就踏踏实实地俗着写 | 春节打败无聊_娱乐_好奇心日报

晏文静2018-02-21 06:23:41

这个春节假期,我们找了一些有趣的人来推荐他们对抗无聊的办法。

柏邦妮参与编剧过电视剧《新版红楼梦》、电影《撒娇女人最好命》,写作过《像邦妮一样爱你》、《不实》、《不华》、《味蕾记得我爱你》。

柏邦妮高考考进南京艺术学院,上了一年学就毅然退学去北京电影学院当旁听生,在厕所听到隔壁有人在哼西奥·安杰罗普洛斯《永恒与一日》的主题曲,觉得很感动,觉得这就是电影学院,连厕所都有人哼大师的音乐,就觉得特别幸福。

和柏邦妮有关的事情常常和热情有关。

她曾为一位患白血病的民谣歌手捐款,她做邦妮家宴募捐,网友定了 660 份,也就是说 660 个网友要去她家吃饭,她做了几个月的饭,募捐了好几万。

在这次采访里,邦妮推荐了一个地方——爱丁堡。因为她去那里跨年的时候,看到八万人在街上举火把游行,觉得壮美温暖。

Q:好奇心日报

柏邦妮:编剧

Q:你会期待春节吗?为什么?

柏邦妮:会期待啊!可以明目张胆地休息吃喝玩,犒赏自己,而且一年又混过去了,一个句号写成了,会长长地松口气。

Q:关于春节,你的记忆里有什么值得分享的事情吗?可以是自己做的事情,也可以是你的观察。

柏邦妮:大吃大喝好开心,可以吃我爸我妈做的菜,睡长长的懒觉,看闲书,有的没的刷电视剧,外面传来零星鞭炮声,家里有卤年货的香气。

Q:春节除夕夜的时候,你有特别喜欢的一道菜么?为什么是它?

柏邦妮:现在吃的很简单了,因为平时也吃的很好。除夕我们家是三个人,我爸我妈和我。卤了年货,猪头猪尾切一盘,八点多钟,开始包饺子。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够了,我觉得很好。

Q:春节的时候,你喜欢和谁聊天?为什么?

柏邦妮:和我爸我妈呀。因为要呆好几天,一般回家第一两天就会一直讲话聊天,讲讲最近的生活。会一直讲到深夜!其他的就是老同学老朋友,一年回家一两次,聊聊彼此的生活。我还喜欢找本地的文艺小青年们聊天,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会把很鲜活的生活内容讲给我听。

Q:过去一年,你觉得自己发生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柏邦妮:因为生病,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扛造了。因为剧本写到一半停拍了,其实整个事情跟我无关,但是打击很大,心力交瘁。这一年,我觉得自己心气儿变了很多,不再鼓励别人,鼓励自己。趴在很低很低的现实,默默不做声的做事情,唯恐各种口号和期许,像耳光一样打在自己脸上。

Q:过去一年,有这样的时刻吗?你发现这件事情你一直想的都是错的。

柏邦妮:很多次这样的时刻。不停地在想,我错了吗,我错在哪里?尽管身边人会安慰你说,不是你的问题,也无济于事。我觉得我太轻视市场,轻视眼下的观众了,轻视实时的当下的审美调子和大众情绪了。不要做逆流的事情。

Q:轻视就是观众其实比你想象得要好吗?

柏邦妮:不是,不是好和坏的问题,是俗和雅的问题。我一直都还是雅这一边的,始终还是在抗拒俗这个事情。我今年很彻底的一个感觉就是,你就踏踏实实地俗着写,往下写,喂饱观众,不要评判他们的欲望。这些欲望,其实我也有。

Q:过去一年,你觉得最好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可以是对自己的,也可以是对社会的。

柏邦妮:过去一年,没有发生一件好事情,我自己一件也想不起来。

Q:提到不一样的、有趣的人?你会想到谁?为什么是他(她)?或者让你难忘的人会有其他的特点。你想讲一讲吗?

柏邦妮:今年我和一个叫胡迁的人见过一面,后来他自杀了。这件事对我的冲击很大。我觉得他的死亡本身,好像一个信号。是社会的,时代的信号…

Q:什么是你觉得很庸俗的、很讨厌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个通用的标准。如果不能您可以举一个例子。

柏邦妮:比如各种抗日神剧,我看了神烦。不太会(有一个通用的标准),毕竟有很多庸俗的东西我很爱,所以我感觉没有一个通用的标准。

Q:你觉得跟“有趣”这个东西最冲突的是什么东西?

柏邦妮:就是规则吧,一旦把有趣落实到一定规则的时候。有趣就变成套路了,就无趣了。

Q:有没有大家觉得无聊透顶,但你觉得很有意思的事情?

柏邦妮:每天发微博,好像已经够无聊了。很努力的在工作,也挺无聊的。纠结于一些终极问题,无聊。我看小说看剧本看电影,会三个一起看,无聊吧。追看漫画至今,算无聊吧。

Q:如果换一种方式生活,你希望自己什么样?怎样生活?

柏邦妮:我深深地了解自己,明白自己不会选另外一种生活,所以我从来不想这种如果。

Q:那你会想变成某个人、物吗?可以选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里的任何角色。

柏邦妮:没有啊。

Q:可以推荐一个真的会有用的、“打败”“无聊”的办法吗?

柏邦妮:我人生中每次无聊难过就是看漫画,看耽美漫画少年漫画少女漫画美食漫画,有的剧情都是套路啊,但是看看就好了,啊,过去了。无聊干嘛要打败啊,无聊是生活幸福的象征,不做无聊之事,何遣有涯之生。无聊,只要虚度过去就好了。

Q:请推荐一本书,一部电影和一个地方。以及,你为什么推荐它们?

柏邦妮:我最近读了老舍的《正红旗下》,真的是好看,一读难忘。

《正红旗下》,图片来自亚马逊

一部电影是《坏守卫》,就是讲一个特别不正经的警察,政治各种不正确,但是多好玩儿。

《坏守卫》,图片来自豆瓣

一个地方,我喜欢爱丁堡,今年在爱丁堡跨年了,很棒。跨年八万人在街上举火把游行,壮美温暖。

爱丁堡新年游行,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爱丁堡新年夜,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题图由受访者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