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不看任何社交网络,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 春节打败无聊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唐云路2018-02-18 06:50:27

还行。

假期开始了。

这是一次重新修整的机会,也是一段疲于应付的时间。不管怎样度过,你可能都不想千篇一律地打发掉难得的假期时光。

以下是我们准备的春节版 Hack Your Life,每天 2 件事,左转学习一些生活新技能来,右转认识几个新奇游戏。我们还进行了几个脑洞大开的生活实验,为你的好奇心找点新鲜灵感。

新年快乐!

2 月 2 日是周五,那天晚上我早早回到家,晚上十点我就收拾完毕、爬进被窝,然后拿出了手机。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把手机在微信、微博、豆瓣这几个常用的社交网络应用之间频繁来回切换。

平时,我也是这样度过睡前的时间,但是那天刷新的频率比平时高得多,也比日常耗时多得多。

过了 12 天,我就要开始为期三天的实验:不看任何社交网络。(为什么三天的实验变成了七天,后面会说)

作为一个记者,我是社交网络的重度用户,微信里三千多个联系人,朋友圈是我的重要信息来源,有的时候朋友圈的消息来得比新闻推送还快,Twitter 则直接是我日常的选题库之一。

微博和豆瓣的时间线都经过精心打理,按照内容领域和更新频率分成不同的组,适用于不同类型的碎片时间刷来看。

但是我也知道习惯性的刷社交网络并不是一件好事,同事也总是建议我,如果信息总是从社交网络来,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

我想通过这个实验尝试的是,如果这些碎片时间不用来刷朋友圈、刷微博,会被用在什么地方?是社交网络带走了我的专注力吗?

在透支了接下来好几天的社交网络份额之后,我开始了实验。

以下是我的一些发现。

再也没有小红点了,真的清爽了吗?

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怎么关闭朋友圈。

把微信设置里每一个能点的按钮都点过之后,我也还是没有找到。经常有朋友说从此关闭朋友圈,还以为会有一个按钮,点一下就关了,最后我发现这个按钮根本不存在。

最后只好 Google 一下。

在那一瞬间,看着微信页面右下角再也没有小红点提醒有新的朋友圈动态,似乎清爽了不少。

因为隔的时间太久,写到这里我又重新搜索了一次。

如果你想要关闭朋友圈,这么做: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

另外我还新建了一个文件夹,将手机上的社交网络 App 放到一个文件夹,防止误触(以及不小心点到之后,忍不住动手刷),至于不要在网页端打开微博、Twitter 和 Facebook,就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了。

折腾完已经过了十二点,没有社交网络催眠,我打开了下载很久没听的 Podcast,几分钟就睡着了。

来点真实的社交活动,但是堵车的时候看些什么?

实验前一天,有朋友发了周末组局玩狼人杀的朋友圈,我赶紧冲去报了名。不能刷社交网络,我就来点真实的社交活动吧。

很快,在那条招募贴下面点赞和评论的人就凑够了一局需要的人数。发起者把这些人都拉进了一个微信群,我们约定周六下午在望京找个会议室见面,从下午杀到晚上。

同一天中午,我还约了大学同学聚会吃饭,晚上则要去一个朋友办的答谢会。平时到周末,我会尽量躲避聚会类的社交活动,倾向于自己待着,这次为了实验,一天里安排了三场活动要赶。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周六的北京城格外堵,换三个地方参加活动带来的是比预计多一倍的时间在路上。

在设计实验的时候,编辑特地强调,那些不算常规意义上的社交网络,我也不能用,比如淘宝直播和蘑菇街直播。以前遇上堵车,我会打开这两个应用看看直播,不知不觉也下了不少单。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期待“因为不能刷社交网络所以我看完了 N 本书”这样的结论。

部分是事实。我确实在堵车的路上看完了两本书,但是读的都是小说,包里揣了一本今年阅读书单上的书,一周下来也没打开过几次。自我安慰说,路上的时间太烦躁了,读了也记不住多少。所以,我似乎没有因为戒断社交网络一下子获得专注学习的技能。

越来越多的应用被放进了“不能打开”的文件夹

因为年前工作安排得不少,最初的设定是实验三天。

前三天似乎很平和的就要过去了。但是能坚持下来,全靠 72 小时以后能一次打开刷个够的信念。

与编辑商量了一下,这样三天下来只能证明我这个人意志力还算可以,不能算达到实验目的,于是实验时长被拉长到了一周。

于是问题渐渐多了。

在第 N 次收到淘宝推送关注的主播开播的消息之后,我把淘宝挪进“暂时封印”的文件夹,还关掉了推送通知。毕竟,快递也开始渐渐不发货了。

为了找一个和朋友见面的咖啡厅,我打开了大众点评,找到餐厅之后,这个应用也被我拖进了文件夹。大众点评刚推出“点评头条”的时候,身边有朋友评论说:“得有多闲的人才会去一直刷大众点评的首页?”

不好意思,我好像就是那个闲人。基于你的浏览记录给你推荐文章和店铺点评,这一点大众点评做得还不够智能,十条里有一半是没什么意思的内容,但是我也确实在这里新发现了不少可以去看看的餐厅、咖啡馆、健身房或是类似蹦床馆这种以前从没想过去看看的地方。

像淘宝、大众点评这样做社交化、内容化的应用还有不少,一不小心,你在应用里停留的时间就比你预想得要长得多。

大众点评首页

看同事电脑上的微博解馋

我在 Instagram 和微博上关注了不少宠物博主,美妆视频可以不看,但是好几天不让云吸猫,日子有点难熬。

那天在办公室,同事让我看他的电脑:一支好看程度三星半(满分五星)的搞笑视频。换到平时我可能看不完三分之一,这次我不仅看完了,还要求他再往下翻翻,说:“四天没看微博了,我有点馋。”

不看朋友圈,怎样了解朋友的近况?

我有一个同事,他宣称他从不用朋友圈,但是许多人写在朋友圈里的动态他也都了解。“因为我会点进对方的微信头像,直接看他的朋友圈。”答案来了,还有一条补充评价:(请想象这里有白眼两枚)“我只是觉得刷信息流很浪费时间。”

这位同事也堵死了我用这个方式看看朋友圈“解馋”的路:不能点进好友的微信个人页面看朋友圈,也是规则之一。

作为实验的准备,我提前几天翻了翻实验期间要见的朋友的朋友圈和微博,防止和对方的现状脱离太远。

那些之前没想到要“补课”的好友,还真有闹了笑话的。临时想起来一位朋友,问问她什么时候开始休假,一问才知道,她已经在前一天升级做了妈妈。当然,也是在朋友圈发了张图,宣告天下。

室友和我说起共同好友的近况,才知道我在做戒断社交网络的实验。我们有许多对话一般都是这样开始的:“你看到那谁谁发的朋友圈了吗?”

这次我真没看到。

“那我念给你听吧。”她说。

一场朋友圈 able 的小旅行,要怎么分享?

先来一条名词解释,“朋友圈 able” 是好奇心辞典收录的词条:

【instagrammable】旅行风生水起指数,如果一场旅行从早餐到景点到落日余晖每个发照窗口都值得在 instagram 上发一套九宫格,即 instagrammable;如果一场旅行在告终之际勉强修图 5 小时才能凑出一套九宫格,即 almost instagrammable;而如果一场旅行全程“观光五分钟排队两小时”最好吃的一餐是肯德基,且对象给拍的照片张张面目狰狞,即,“这特么让我怎么发 instagrammable”。在国内,查找替换以上所有“instagramble”为“朋友圈 able” 即可。

实验的第四天,我去了一个风景很美的地方出差。(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想把实验定为三天的原因之一)

冻住的海

我第一次知道北方的海到冬天会冻起来,远远望去黑色的海面绵延到岸边是一层冰封的海浪。

因为 Instagram 和朋友圈都在禁用期,我挨个点开了家人群、同事群、还有朋友们的私聊对话框,一一把照片发过去,告诉他们我的发现。顺便也要求有猫、有娃的朋友发我几张照片,让我定向“吸猫”、“吸娃”。

在海边,同行的伙伴们还帮我拍了几张“朋友圈 able”的照片。实验结束之后,我把攒了一周的照片,攒一个九宫格一起发了。

我平时在朋友圈挺活跃,以至于有一次一周没有发照片,有朋友跑来留言说:“唐老师五天没发自拍了,这是怎么了。”

我给自己订了规矩:一天不能发超过三条,起码得隔两天才能发自拍照。

这一周,除了用好奇心日报的 app 内分享功能分享了一篇文章到朋友圈,我什么也没有发。不过这一次,没人问我是怎么回事。

对了,从“设置”里关掉的只是朋友圈的信息流展示,真正完全关闭朋友圈?不存在的。

赶稿的时候不能发微博,只能换吃东西来抵抗压力

因为微博的好友不多,大家也都是一副在玩单机版的样子,我平时也习惯了在微博上碎碎念。有些什么片段想法,也会随手发上微博。

什么时候灵感最多呢?当然是赶稿的时候。在十万火急的 deadline 面前,总会有百八十个与眼前选题无关的妙点子冒出来,这大概就是死线的精神力量吧。

有的时候赶一夜稿子,我能连着发上十几条微博。

不能发微博吐槽的几天,我只好把解压方式换回了吃吃吃。

我也可以把想法记在备忘录里,攒起来一起发掉,但是最后备忘录里的一条一条也没有被我整理成文章。它们就那样躺在一个个分散的文档里。我也没有再把它们找出来。

在社交网络还没有出现的时候,这些想法都去哪里了呢?

如果你和我一样,也想少用社交网络,这里有一些经验可以参考

如果你想要关闭朋友圈,这么做: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

不要觉得关闭了朋友圈就能多出许多时间读书。拦着你不把时间花在读书上的,是你的懒惰,不是朋友圈这个产品。

如果你的联系人列表超过了一千人,管理时间线就成为一种必需的能力:该分组分组,该屏蔽屏蔽。现在还没有足够智能的工具能够做到“只给你看需要的”,许多新闻客户端把“你想看的”一股脑塞给你,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另外,也得学着治疗一下自己的“信息焦虑”。

如果青蛙崽没法满足你,或者你喜欢“云养猫”,那试图戒断社交网络的时候,你最后有几个真的有猫的朋友,在节假日的时候主动帮忙上门喂猫,你就会有很多“猫片”存货,或许,你也离有猫不远了。

我不是要说什么“云养猫”的经验,而是说,如果你有个爱好,不要把它稀释在社交网络的信息流里。

我还去了有猫的朋友那里,给自己存一点“猫片”

实验结束那天,又是一个周五。

晚上我去了一场聚餐,送别一位朋友。四个小时以后就可以刷朋友圈、刷微博、刷豆瓣的认识令我亢奋,聚会的时候吃好喝好,结束之后和许久没见的朋友坐在酒吧里喝了一壶茶,就到了我即将开禁的时候。

像一周前一样,我爬进被窝,端起手机,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实验后我学到的第一课:原来朋友圈往前翻只能翻十三个小时,这居然是一个有“底线”的功能。花了一个半小时,我翻到了十三小时前的朋友圈,再把页面往上拉,就只刷出来我五天前点过赞的滴滴顺风车广告了。

又花了半小时刷微博,比平时又晚睡一会儿,我收到了一位朋友的求助信息:陪她去急诊。

如果不是实验结束后集中批阅社交网络,我也许就会错过她的信息。

以上就是我的“一周不看社交网络”实验。

题图来自 giph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