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房地产公司在城市里创造城市,这不是一件好事_设计_好奇心日报

吴羚玮2017-05-26 13:29:34

富人用经济特权拿走了同样属于穷人的一部分空间

纽约正处于经济适用房的危机之中,但这城市始终不缺高端物业。

房地产公司总能找到最好的地块用以开发,大牌设计师如 Herzog&de MeuronBjarke Ingels,SHop,Zaha Hadid 和Jean Nouvel 也总能在这些位置设计出吸引富人阶层眼球的公寓。

Herzog&de Meuron 在纽约的标志性作品 56 Leonard。

Bjarke Ingels 和 BIG 在纽约哈德逊河 West 57th 建的“金字塔” 。

Zaha Hadid 在纽约的第一栋建筑,靠近 High Line 公园。

最近,纽约曼哈顿西区就即将出现一个名为 Waterline Square 的高端房地产项目。

它占地 5 万平方米,位于哈德逊河公园和中央公园之间,既有绿化又能享受到沿河景观。开发商 GID 提出的设计方案显示,这个项目由 3 栋主楼组成,底层将出现一个 1 万平方米的公园作为住户的“后院”,每栋楼也会拥有自己的公共休息室和屋顶露台。

楼内除了零售店铺,还会有俱乐部,包括奥运会规模的泳池、桑拿浴池、室内足球场、儿童游乐室、攀岩馆、沙龙等 。

“它们就是在这个绿洲内的微型社区”,负责操刀设计的 Rockwell 集团创始人 David Rockwell 称。

“Walterline Square 最擅长的是空间创造”,Waterline 销售部董事总经理 Melissa Ziweslin 说,他们囊括一切满足生活需求的设施,正在“建立起一个前所未有的城市生活方式”。

的确,他们几乎为住户们在纽约城当中自建了另一个城市,如售楼部广告词一般和谐便捷。但麻烦的是,这种高端物业往往具有排他性,涟漪效益会影响到相对贫穷的阶层——穷人们既没有办法使用这些设施,周边的房地产成本也跟着上涨起来。

就连社区内部也很割裂。业主能够使用一切设施,而租户不仅权限有限,还必须支付额外费用才能使用部分设施。

这是开发商非常矛盾的一点:他们爱用“社区”、“城市”作为宣传词为公寓大楼营造乌托邦感,但实际上,这些完美社区只是一块被圈起的私人、孤立的富人专享空间。开发商赚取商业利润无可厚非,但代价是牺牲公共空间、房地产成本上涨,并让阶级更为分化。如《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所说:

“价格标签被贴在不同的人群身上,每一个按照价格被分离出来的人群生活在对周边城市日益增长的怀疑和对峙中。当两个或更多这样对立的岛屿被并置在一起时,就被冠以‘一个平衡的街区’的美称。”

曼哈顿下东区一个新发展的曼哈顿广场(One Manhattan Square)也是类似模式。在那里,景观建筑和设计公司 West8 在第五层楼为居民创造了一个 4000 多平方米的私人花园。

One Manhattan Square

和先前我们报道过的旺角楼顶花园一样,他们都在密集和拥挤的城市中提供一个虚假的、被隔离起来的“公共空间”,而真正的公共公园则因为摩天大楼阻挡了光线。

题图来自:Waterline Squar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