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页岩气,美国经济将会持续 20 年以上的复苏?_商业_好奇心日报

曾梦龙2017-05-25 17:56:42

莫瑞斯先生巧妙地解释了“出色的技术使页岩可用,这种非常规的革命可以支持超过四百万个就业机会……他还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情况,即美国明显基础设施投资不足……”《东山再起:美国的新经济繁荣》的贡献是切实奠定了非常规油气革命和制造业复兴的光明的经济后果。——普利策奖得奖作者 Daniel Yergin ,《华尔街日报》

作者简介:

查尔斯·R·莫瑞斯,已著有 14 本书,包括《纽约时报》畅销书《万亿美元大崩盘》(第一本准确预测到金融危机的书),《纽约时报》 1980 年最佳书籍《好意的成本》,《纽约时报》 1990 年值得关注书籍《即将到来的全球繁荣》,《巴伦》杂志 2005 年最佳书籍《大亨》。作为律师和前银行家,莫瑞斯先生的文章和评论还见诸于很多出版物上,包括《大西洋月刊》、《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

书籍摘录:

引言

20 世纪 90 年代,我出版过一本名叫《即将来临的全球经济增长》的书,预言接下来 10 年的光明前景—生产力的提高、利率的下浮、金融贸易区的扩大,还有电脑科技领先位置的恢复。那时经济很低迷,和现在差不多。像斯蒂芬· 马里斯 和 C. Fred Bergsten 这样的华盛顿国际经济学院经济学家曾一度担心政府持续的财政赤字会引发全世界范围的萧条。经济学家、小说家保罗· 艾德曼(Paul Erdman)推出的一系列著作,比如《89 年的恐慌》,曾广受欢迎。

身为企业银行人员和商业顾问,我和很多不同的公司打交道。我渐渐注意到大部分高管都是四十多岁,一大堆三十多岁、雄心勃勃、聪明绝顶的下属俯首称臣,几乎没有任何机会上升至管理层。于是,就我所知,很多这样的人才离开了公司,自行创业—不管是什么行业。

我开始做数据调查,阅读有见地的学术作品,尤其比如RichardEsaterlin 的书。Ed Yardeni 是持有相同思想的少数经济学家之一。 20 世纪 80 年代正处三十多岁的人便是让 70 年代劳动力市场低迷的婴儿潮人群;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当其他人都已经稳定下来,不再那么有产出力,开始存钱,他们反而刚开始进入人生的重要阶段。他们的家庭规模较小,长辈人数也不多。他们所要经历的金融、房产和消费品市场升级给未来十年带来实在的增长。尤其好的是,这十年里电脑桌面和商业服务器革命所仰仗的微处理器技术几乎是由美国所垄断的。

经济学家有时候容易过分关注简单的数字。大部分经济学家,尤其是保守派,会用 1978 年资本收益税的下调去解释 20 世纪 80 年代的经济猛增,而很少在意困在企业死胡同里一大群年轻才俊们的郁闷。

来自:亚马逊

今天,要讨论的未知因素不是人口统计学数据,而是能源产业的增长。除非某些其他因素特别异常,能源产业才是当今游戏的决定力量,就像 20 世纪 90 年代的人口统计学数据。而且,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还将如此。因此本书的计划如下。

第一部分完全围绕着能源产业展开。我不是一个过分乐观的激进主义者。我看过乔什· 福克斯(Josh Fox)的纪录影片《天然气国度》 ,虽然那时对天然气行业了解还不算全面,但对其观点真的非常认同。不过,我认为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在第三章我会解释,会有所探讨。

第一部分的前言可以帮助读者对能量产业、地理和使一切得以发生的神奇科技有一定的基础性理解。第二章是对工作可能性的坦诚讨论。我收集了多样的资源,它们大部分都明确表明情况应该是乐观的。东亚对美国天然气的需求非常饥渴,几乎可以高价消耗掉我们一半甚至更多的供应量。这对全球性的石油公司是极好的消息,但同时,不断攀升的美国油价很可能抬高整体价格,从而掐灭制造业崛起的机会。不是说我们不能出口,只是政府正被大量出口的要求所淹没,而这些出口量很有可能造成整体价格的混乱。

作为对经济讨论的平衡,第三章会详细讨论环境及其相关的问题。一些大型公司似乎开始意识到收敛的必要,正在大力挽救曾经酿成的错误。希望它们真的是那么认为,否则太多的风险在等着我们。

作者本人,来自:亚马逊

在第二部分,我会结合影响美国的政治周期规律,去观察经济的其他方面。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两股势力轮流交替,各执政 25 年至 30 年左右。 20 世纪 80 年代我之所以投票选罗纳德· 里根做总统,是因为我认为 50 年代以来一直占上风的自由主义主张和风潮不再应景,是时候进行周期更替、对私人所属给予支持了。时至当前,我认为我们已经到达一个边界,公共所属相对枯竭,而私人所属过分膨胀,频频传出丑闻和崩塌。

第四章是关于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可它们很多都已破损不堪。而美国的经济复苏经常是与基础设施投资密切关联的。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到来,使得我们可以展开基础设施的建设。能源和制造产业的繁荣需要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同时也使得雇工机器轰鸣运行。

第五章我们要讨论健康护理这个每个人都讨厌的行业。为什么要在一本描述经济复苏的书里面讲什么健康护理?好吧,姑且撇开健康行业里的浪费和滥用 等负面现象不谈—它们要比在全球金融和石油行业里还糟糕得多—健康护理确实是最有可能带来更多中产阶级工作机会的主要杠杆。它不仅是使得美国在半导体和生物科技领域占据领先地位的强大驱力,同时它在治疗严重疾病方面的成功也是大部分人所难以意识到的。当然,健康护理行业非常不完善,我希望也能讨论一些不足及其缘由。

最后一章是对未来机会能有多大的一个总结,以及我们怎么做便会搞砸一切。事态是朝着理想的方向发展的,但也有可能脱轨。未来几年是对政策制定者和从业者们的关键考验,将决定究竟是给美国带来全面的经济再度繁荣,抑或通过供给亚洲经济势力而发点小财。我也会对债务、增长和税收做一些总结,因为这些方面在经济复苏状态里都会有不同的表现。这些就是我们所要面临的东山再起。

里根,来自:pixabay

前言 页岩国家(节选)

美国之所以能跃至全球经济的领先地位,首当其冲且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其丰富的自然资源。自 19 世纪 70 年代,广袤的中西部“工厂式农场”——也就是犁头一开能拉出数英里长直线的那些田地——几乎主导了全世界的谷物产出。苏必利尔湖的铁矿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丰富的,特别适合钢铁制造。还有加利福尼亚的黄金富矿和宾夕法尼亚的无烟煤煤层。

但石油才是美国最精髓的产业。不同于矿石和煤炭,石油不是鹤嘴锄一锄一锄挖出来的。只要发现一处石油储地,钻进去,油是喷涌而出的。加上大部分的运输依赖管道——这个首先要归功于约翰· D. 洛克菲勒——石油产业完全不同于其他工业。 19 世纪好十个年头,标准石油几乎囊括了整个全球市场。

标准石油倒闭之后,石油工业的中心转移到了美洲大陆的中部地区,从得克萨斯海湾延伸到整个俄克拉荷马,一直到堪萨斯东部。这些地区大多是一望无际的乡村。在俄克拉荷马和得克萨斯,石油工业和畜牧业亲密地共存,互担风险,因为它们都摇摆不定,有着高风险,需要有“不怕损失洗牌重来”的态度,尤其是石油产业,很多产量丰厚的自喷井在带来突然的暴富之前,往往都有多年的干涸洞口陪葬。

俄克拉荷马城是美国内陆地区石油、天然气页岩地带的中心之一。 4 亿多年前,阿帕拉契山脉西面和洛基山脉东面之间的地带主要是内海。在地质历史时期,底泥被挤压成为不太可以渗透的页岩薄片,残留在上面的有机物渐渐腐化,转变成复合碳氢化合物,后来被人类燃烧获取光热。亿万年前,我们开始探索利用地表坑体渗出的石油;一个半世纪之前,我们发现了把管道深入到地下,便可以汲取页岩构造所渗出的自然油气储藏。现在,也就是这最近几十年的工夫,我们掌握了从页岩直接提炼碳氢化合物的技术,从而将美国的可回收性碳氢化合物产量提高了五分之一,有望扭转美国的能源交易逆差,大幅度地提高美国的工业竞争力。

约翰· D. 洛克菲勒,来自:维基百科

得文能源是页岩油气产量最大的独立开发生产商之一,从市值上在俄克拉荷马排第一。与埃克森美孚和壳牌这样的世界石油巨头相比,得文只能算中型公司。但从大部分的实际指标来看,它年产值达到 90 亿— 100 亿,流动现金维持在 40 亿— 50 亿之间,几乎没有负债。得文公司的新总部办公室竣工于 2012 年,是一幢 52 层的玻璃塔楼,在俄克拉荷马城数英里外就能看到。红州的公司高管们一般都强烈反对联邦政府政策,得文的董事会主席拉里· 尼可拉斯(Larry Nichols)也不例外——他和父亲在 1971 年创建了得文。 但他对于环保是十分支持的,公司因为减排受到了环境保护协会(EPA)和土地管理局的嘉奖。

2013 年 1 月一个清朗的早晨,我坐在一辆从俄克拉荷马城开往得文钻井区的 SUV  后排座椅上,去看钻井和恢复等不同作业阶段的开采场景。开车的提姆· 汉力(Tim Hanley)是一位在当地报纸和公关领域有着三十多年经验的媒体关系人员。同行的罗伯特· 布罗德贝克(Robert Brodbeck)五十多岁,性格开朗,体格强健,脸庞红红的,饱经风霜,留着海明威式的大胡子,是一位高级石油工程师,为我们提供技术指导。他回答起问题来认真、完整,用事实说话,有着军人般的风格,其他时候则是沉默不语。

devon energy,来自:维基百科

我知道,这样的访问很难安排——原因显而易见:关于页岩油气和水力压裂技术施工的争议是很大的——为松动页岩构造上的油气产品,开发过程中必须对岩石进行压裂。我之所以能赶上,是托罗伯特· 比利斯(Robert Bryce)的福。他是塔尔萨 人,在得克萨斯住了很多年,是能源石油行业的老记者,平日时常就公共事务发表文章。这次他是想了解下最新的钻井技术,顺便托关系把我也加进了出行队伍。

但整个访问之所以能够成行,要感谢的是莎拉· 特利克波(Sarah Terry-Cobo)。她很聪明,三十多岁,是俄克拉荷马一家重要商报 Journal Record 的记者,在一次会议上偶然和得文董事会主席尼可拉斯聊天,获得了访问许可。所以说,罗伯特和我都多亏了她。萨拉说她自己是老俄克拉荷马,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加利福尼亚做调查记者,然后回到俄克拉荷马在商报从事健康能源的报导。我和萨拉都带了自己的靴子,还有得文的硬头盔、护目镜和防火罩衫。布罗德贝克却不像一个消防员,反而穿着熨烫平整的法兰绒衬衫和仔裤;我问他怎么穿成那样,他更加无奈地展示了下衣服的品牌。哈哈,要知道长时间待在钻井周围,你能买的也只有消防服之类了。

俄克拉荷马城位于俄克拉荷马州小麦带的东边,那是美国产量最大的小麦基地之一。我们开过西边的奇泽姆小道(Chisholm Trail),飞奔在广袤的草地上。油气工业存在的印迹不时浮现——堆放成数英亩的输油管道、大型沙车的停车场、一座得文油气压缩净化厂,还有那矗立在草地四处的钻塔。穿过草地之后,我们在 66 号公路上行驶了短短一段,也就是约翰· 斯坦贝克笔下老俄克拉荷马们逃离 30 年代沙尘暴悲剧的流亡路线。 这段公路保留着比较原始的样貌,简单的两条水泥道,中线并不规则,没有路肩,也没有地面印刷标识。但就在下面埋藏着叫做Cana- 伍德福德的页岩带,蕴含丰富的天然气液态产物(NGL),可以转化成很多从原油提炼出的那些相同产品。

devon energy,来自:维基百科

大约四十五分钟之后,路变成压平的、方正的黏土路,然后终于回归沥青马路,路旁伫立着一模一样的十座钻塔,每过四分之一英里就有一个。几乎所有的独立开采生产公司(E&P)都把钻井和完井业务外包给了 Halliburton 和 Schlumberger 这样的全球大型油田服务公司。打钻专家得文选择的是俄克拉荷马本土的另一家公司 Helmerich& Payne (H&P),和得文一样,这家公司在最近几年保持着飞速的业绩增长。 2000 年, H&P 在全美及海外铺架了面积为 76 英亩的塔区,年收入 3.51 亿美元,利润可达到 0.46 亿美元。 2012 年,钻井达到 336 个,其中 240 个在美国本土,年收入 32 亿美元,利润 9.1 亿美元。公司几乎没有负债,还拿出了几乎 10 亿的现金直接用作资本扩张。

页岩开采风险是很独特的。页岩通常在底下很深的位置,尽管水平延展可以达到几百英里,但垂直上说只有数英尺厚度。与常规油井和气井相比,页岩里的碳氢化合物是薄薄分布的,因此为了尽可能多的有效利用,打开的面积最好能尽量多一些。同一片区域的十口钻井都钻到 12500 英尺,然后九十度转弯,在页岩里水平方向各延伸出一英里。管道在一定水平线上的位置是打穿的,随着页岩开裂,碳氢化合物会被页岩的孔隙压力压迫进入管道。一片塔区通常安置八到十个井口,但这么十个塔区也可能有两或三个井口有效,具体因地质情况而异。

题图来自: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