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道德沦丧被解雇的 CEO 在过去 5 年增长了 36%,怎么回事?| 好奇心小数据_商业_好奇心日报

温欣语2017-05-22 18:26:32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清理阶段,你再也不能隐藏什么了。”

大公司 CEO 的工作令很多人羡慕,收入高、福利好、社会地位高。不过最近这个职位看起来不怎么美妙,很多 CEO 正在跨越一条红线。不少人还因此上了头条。

2012 年,雅虎 CEO Scott Thompson 被发现在自己简历里对毕业学校作假;2015 年,大众 CEO Martin Winterkorn 深陷排放欺诈丑闻;同年,联合航空 CEO Jeff Smisek 试图对纽约州政府官员施加影响。

去年 6 月富国银行 CEO John Stumpf 造假高达 200 万个虚假储蓄和信用卡账户的事情被揭露,调查委员会最近刚发布了长达 113 页的报告

他们的结局是要么被公司开除,要么在舆论压力下主动辞职。

这些例子并不是偶然。PwC 对全球 2500 个上市公司的 CEO 做了调查,发现因为道德沦丧而离职的 CEO 越来越多。从全球来看,2007-2011 年间有 3.9% 的 CEO 因道德问题离职,2012-2016 这个数字是 5.3%,上涨了 36%。PwC 对“道德沦陷而离职”的定义是 CEO 因谣言或者个人/手下员工不正当的行为被除去职位,包括欺诈、贿赂、内部交易、环境灾害、作假简历、出轨等。

相反的,全球范围内,CEO 被开除的总体比例反而在下降,2007-2011 间因各种原因被开除的 CEO 占 31%,而过去这五年这个数字只有 20%。开除的原因可能是谣言、道德沦丧,也可能是公司表现糟糕或是和董事会有矛盾等。

这就让因道德沦丧而被开除的 CEO 现象显得尤为突出。

而市值越大的公司 CEO 越容易犯道德错误。PwC 将美国、加拿大和西欧的公司按照市值将公司分成了四类,分别是超高市值公司、中高型、中型以及小型市值公司。数据发现,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公司在 2007-2011 年间,CEO 犯道德错误的比例最高达到 4.6%。而过去 5 年间,这一数字变为 7.8%,上升了 68%,依然遥遥领先于其他类型的公司。

有些意外的是因道德沦丧而离职的 CEO 平均工作时长是 6.5 年,比因其他原因被解雇的 CEO 工作时长(平均 4.8 年)更长。 这可能是因为服务时间越长的 CEO 通常是那些为公司带来了不错业绩的人。他们因此可能更容易取得信任,但也有可能是公司领导层相对稳定、有关道德问题的质控被忽略或者被掩盖。

历史总是不断重演。20 世纪末,也有大公司 CEO 的道德丑闻被曝光,严重程度不亚于现在。但那时金钱惩罚几千万美元不等,媒体的关注也仅限于商业媒体报道,很少有 CEO 因此而离职。

但如今,一切信息的传递都极为迅速,从丑闻被曝光到 CEO 离职可能就在 24-48 小时之内,金钱惩罚轻易就能达到 10 亿美元级别,同一个 CEO 还经常被指控多项行为不当。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清理阶段,你再也不能隐藏什么了,” Strategy & For 负责人 Gary Neilson 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

线上电子通讯是 CEO 最好的新朋友也可能是最大的敌人。

邮件、短信、推特等增加了 CEO 被揭发的风险,成为其犯错的证据。举例说, CEO 在推特上发布了不准确的公司信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能就会调查此人是否存在股票欺诈行为。再说,现在黑客轻而易举就能够曝光私人的信息和数据,丑闻变得难以遮掩。

媒体也更难对付,他们报道了许多公司避税、海外建厂、CEO 高的离谱的福利待遇以及工资收入不平等等现象。

而一旦这样的丑闻曝光,24/7 全天候的新闻报道和无处不在的社交媒体,让任何错误和负面新闻都能迅速像滚雪球一样在短时间内积聚起爆炸效应。20 世纪,很多公司的 CEO 都能保持低调,甚至完全匿名,但现在不可能了。

公司也根本无法忽视公众的意见。新闻曝光能迅速激起公众谴责和愤怒。这时候,解雇 CEO 时常成为最省事,也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有很多积极分子,董事会成员不想被他们攻击,但如果你不采取行动的话,他们就会找你的麻烦,” Neilson 说。

富国银行 CEO John Stumpf 图片:NYT

社会大众也对公司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不信任。根据 Gallup 一项调查,1975 年,34% 的美国人认为他们对大公司注入了“很多”、“非常多”的信心,去年这个数字下降至 18%。

公众的不信任也直接转化成了更严格的政府监管。如今政府和监管机构变得先发制人,开始施加更多对公司以及 CEO 个人的控制和惩罚手段。

大众 CEO Martin Winterkorn 图片:indianexpress

2002 年,安然有限公司(美国最大能源公司之一)和世界通讯公司都因为财务欺诈而破产,背后暴露了公司和证券的监管问题。之后美国国会就出台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简称 SOX 法案。此法案在公司治理、会计职业监督、证券市场监管方面做了很多新规定。

其中最有名的是诞生了公司会计委员会 (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 PCAOB),该委员会负责对上市公司的审计进行监管。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金融危机后,2010 年美国出台了《多德-弗兰克法案》,这一法案被认为是 20 世纪 30 年代以来美国改革力度最大、影响最深远的金融监管改革。背后的目的是为了改变目前金融机构“大而不倒”的局面,防范系统性风险,并且保护金融市场中的弱势群体,避免受到欺诈。

而在全球化过程中,特别是新兴市场的扩张,因为当地法律和法规的不完善,给了更多贿赂和腐败的可乘之机。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北美和西欧一些市值超高公司的 CEO 频频深陷道德丑闻,因为电子通讯、新闻/社交媒体、公众监督、政府监管以及新兴市场的风险给这些公司带来的影响最为明显。

不过从全球来看,北美和西欧在过去 5 年间,CEO 因道德沦丧而离职的比例仍然是最低的。美国和加拿大在 2012-2016 间,有 3.3% 的 CEO 因道德原因离职,西欧是5.9%,金砖四国是 8.8%。

这可能得益于政府监管。美国政府在行动守则和反腐败等政策上都越来越严格。

在 PwC 的调查中,美国三分之二接受调查的员工都表示公司有行动准则,覆盖到了关键的风险与政策领域,员工必须学习公司的价值观和行为,而在全球这个数字只有 44%。

过去 24 个月,14% 的美国人表示公司出现了贿赂和腐败现象,但在全球这个数字是 24%。

而金砖四国的增长就更戏剧一些。2007-2011 年间,因道德沦丧离职的 CEO 比例是 3.6%,过去五年间这一数字攀升至 8.8%,比全球平均水平或者是各区域水平都要高。 2016 年《国际透明反腐排名检索》里,176 个国家中,巴西、印度和中国并列排第 79,俄国排 131。

可能让人略感欣慰的是 CEO 的权力在不断受到约束。在 2500 个上市公司里,同时是 CEO 又是董事长的人从 2002 年的 48%,下降到了 2016 年的 10%。

调查发现,身兼以上两职的 CEO 中,有 24% 因道德沦丧被解雇,这个数字在只任 CEO 一职的人中只有 17%。

“当这里有一个明确的分界线时,不会烧的过火,因为制约与平衡道德沦丧可能就不会发生。如果发生了,也能马上制止。” 

作图:冯秀霞

题图:wp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