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那场大火发生一年了,那地方和那些人现状怎么样了?_文化_好奇心日报

Ian Austen2017-05-14 06:55:09

这场火灾发生以前,比根山可能是这座城市最令人满意的地方。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麦克默里堡电 — 周三晚,一群麦克默里堡屋主参加了一场街区聚会,一起喝啤酒、黑麦威士忌和软饮。不过,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街区”。

这条街上曾有 55 间可以居住的房屋,现在只剩下了两间。大约十几间房屋目前正在重建,而其他曾经屹立着房屋的地方,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空荡荡的泥泞土地,只有一些加盖的公用管道从地面上伸出来。

事实上,一年前,一场快速蔓延的巨大山火 Beast 烧毁了这座城市,整个麦克默里堡的居民不得不匆匆疏散撤离。第一个化为灰烬的街区是比根山(Beacon Hill)。这场街区派对的组织方 Beaverglen Close 街道就位于比根山街区内。

麦克默里堡是加拿大油砂工业重镇。没有人在那场火灾中丧生,但是大火烧毁了这座城市内外大约 1,500 间房屋和大量企业,把周围大片森林变成了一片黑炭,高温甚至融化了停放着的车辆里的铝制引擎。

麦克默里堡许多居民决定不重建被去年的巨大山火烧毁的房屋,其中也包括了 Beaverglen Close 的一些居民。Beaverglen Close 是严重受损的比根山社区里的一条街道。周三,也就是这座城市火灾疏散一周年纪念之时,火灾以前住在这里的居民一起办了个街区聚会。图片版权:Noel West / 纽约时报

这些还只是短期损失。随着春天和施工季节的到来,火灾给这座原本就已经因为油价大幅走低而受到严重经济打击的城市带来的长期影响现在才开始显现出来。这其中首当其冲的是去年五月逃离麦克默里堡的人数——不少人在逃离了呛人的烟雾和层层火墙之后,决定永远离开这里。

共有大约二十来个人和两条狗参加了这次的 Beaverglen 街区聚会。他们像参加某种仪式一样,沿着这条月牙形的街道散步、追赶邻居、抓拍照片,苦苦追忆某些不见了的房屋原本建在哪里。这场聚会的真实目的很快就昭然若揭了:这既是一场重聚,也是某种告别。先是有两位居民说,他们不打算重建房屋了;然后又有一位居民表示自己也有相同的意向。

放眼望去,整座城市里去年被烧毁的建筑参与重建、重新住进人的只有 1%。剩下还未重建的房屋里,麦克默里堡颁发了建筑许可证的只有一半都不到。随着更多业主和他们的保险公司达成理赔协议,这些数字将会出现上升。但是,麦克默里堡所在的这个自治区的市长梅丽莎·布莱克(Melissa Blake)承认,这座城市未来几年里可能都不会重新住满人。

“我们知道,去年的事件对许多人有很大的影响,”布莱克说,“如果他们需要离开这个社区才能痊愈恢复,那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从这间办公室望出去,可以看见那场大火给这里留下的黑色伤疤的全貌。

山火温度极高,融化了停放着的车辆的的铝制引擎,在麦克默里堡比根山社区留下了一片废墟。残骸已经被清理干净,但是只有少数被烧毁房屋开始了重建工作。图片版权:Tyler Hicks / 纽约时报

居民和房产中介都有一个共识:这场火灾发生以前,比根山可能是这座城市最令人满意的地方。这里吸引人的地方与其说是房屋(大多数都是 1970 年代建的,规模不大,设计风格也很低调),倒不如说是周围的环境。和市里更新一点的地方不同,比根山的房屋有长着成龄大树的宽敞地块,街道交通量不大,因为这里只有一条路可以进出这片区域。

(这个优势在火灾疏散时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当时交通堵塞非常厉害,一些居民冒险沿陡峭的山坡越野下山,以便进入公路干线。现在草丛里还能看见那时他们轮胎留下的车辙。)

在斯蒂芬·纳什(Stephen Nash)看来,比根山“是一个比较老的、给人一种家庭感觉的社区”。 纳什是一名机械工,曾住在 Beaverglen。那场火灾前几天,他刚做过髋关节置换急诊手术。“你认识街上每一个人,”他说,“这里不会有很多租户。”

长久以来,麦克默里堡一直被誉为加拿大全国居民都会去待一段时间的一个地方——人们会去那里参与油砂项目,快钱,然后再度启程。但是,那些现在离开 Beaverglen Close 的居民都是原本已经在那里扎了根的老居民。

去年从山火中撤离的居民在比榭湖 Bold Center 避难。图片版权:Tyler Hicks / 纽约时报

达瓦娜·巴克豪斯(Dawna Backhouse)看着她的屋子。42 年前,这间屋子为她父母搭建起来。随后,她和她的丈夫斯科特(Scott)买下了它,还在这里养育了他们的两个孩子。不过,斯科特现在虽然只退休了五六年,夫妇两人还是决定不重建这间房屋了。事实上,他们打算利用保险理赔,到市里其他地方租一年,然后搬到南方去,可能会搬去他们在卡尔加里的房屋。

“这可以说是有点苦乐参半。我们爱这个社区,”身为幼儿教师的巴克豪斯说,“这里一些邻居我大概这么高的时候就认识了。这里有许多好的地方,也有不少不好的地方。”

住在巴克豪斯街对面的雪莱·科灵顿(Shelley Kellington)和她丈夫也决定离开。不过,科灵顿的女儿梅丽莎和她丈夫正在重建自己在街上的房屋。

科灵顿说:“我就是打心眼里不想建房子了。”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她正在这个社区的小学教课。当时她还帮忙疏散了小学的学生。现在学校还没有重新开门,她和她丈夫决定退休,住在他们用部分保险理赔金新买的汽车房屋里。“我们将会成为没有固定地址的人,”她说,“之前谁能想到会这样呢?”

麦克默里堡帕森斯河(Parsons Creek)社区正在进行中的建设工作。图片版权:Noel West / 纽约时报

据行业组织加拿大保险局(Insurance Bureau of Canada)的比尔·亚当斯(Bill Adams)称,火灾发生以来,麦克默里堡共提交了大约 28000 份保险理赔。他说,大部分人都已经协商好了理赔事宜,还有一些没有赔付的可能家里的房屋是被烧毁了,而不仅仅只是损坏而已。

亚当斯表示,还没有数据显示有多少人拿了钱没有重建房屋,而是选择了离开。他说,如果他们选择离开,那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保额过低,发现他们适用的保险条款无法完全支付重建成本。

保险理赔各个案例都不一样,需要按情况谈判协商。但一些业主表示,他们得到的理赔金额比重建成本低了大约 20%。

奎恩·洛茨伯格(Quinn Lotsberg)是一名高中副校长,12 年前搬来麦克默里堡。他认为,现在在 Beaverglen 重建房屋要花的钱比重建完成后房屋的价值高。因为这个原因以及其他一些理由,他目前正在考虑拿了钱,不论价格几何先把地卖掉,然后离开。

麦克默里堡帕森斯河社区旁立着一排被烧毁的树木。图片版权:Noel West / 纽约时报

走到他所有的那块土地附近时,他说:“我没法准确告诉你,到底是什么让我下定决心离开的。”那块地现在只是用栅栏围了起来。

当地一位房产中介安德鲁·韦尔(Andrew Weir)指出,火灾以后,麦克默里堡从少有居住用地可供出售变成了居住用地供应过剩,土地价格大幅下跌。他说,油价走低以前,市场最鼎盛的时期,要想稳稳拿下一块为数不多可以购买的建筑用地大概得花 40 万加元。但现在,这些土地只要一半不到的价格就能轻松拿下——这一迹象也说明了有多少屋主会离开此地。

麦克默里堡南端受火灾损害最严重的三个社区目前仍处于荒废状态。当地企业感受到了这些顾客的流失。A & J’s Fashions 是一家服装店,开在这座城市较小的一家购物商场里(市里共有两家购物商场)。他们现在的销量只有火灾前的一半左右。

“我们只能再熬一年,看看情况会不会变好,”店主乔伊斯林·B·里斯-里德(Joycelyn B. Reece-Reid)说,“这城镇现在不一样了,但最终它情况会变好的。”她说自己在那场火灾中的损失有大约 50 万加元,保险只赔偿了其中一部分。

对于许多麦克默里堡的居民而言,生活目前仍然非常不稳定。

房子在 Beaverglen Close 拐角处的博比-珍·卢文马克(Bobby-Jean Loevenmark)说:“孩子们回来以后情况都不太好。”她和她丈夫正在重建房屋,但是新房子要到十二月份才能建好。在此期间,这对夫妇和他们五个孩子中三个最小的孩子一起,先是住在萨斯喀彻温省的朋友家,接着去年夏天住到了安大略省的一个亲戚家,后来九月份学校开学时又搬去了市里另一头的一间出租房屋。

“他们不开心,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们不在家,”她站在自己位于比根山的地块前说着自己的孩子,“他们所有的朋友都住在这儿或附近,现在他们都散落到麦克默里堡各个地方去了。”她说,一些孩子甚至搬去了以前位于其他省份的房子,她的孩子为此感到极其失落:“他们以前那种日常生活不复存在了。”

周三晚,沿着 Beaverglen Close 走过以后,参加聚会的人们互道再见,为他们的孩子扣好汽车安全带,把狗放到后座。他们再一次从他们的社区“撤离”了——不过,这次驱散他们的不是大火,而是建筑工地的守夜人。他们中有些人,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