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灯管渐渐过气,不过有人把它变成了一种很酷的室内装饰_设计_好奇心日报

高雅2017-05-09 12:45:03

比如说,嗯,咪咪霓虹灯。

20 世纪中期,霓虹灯装点着大城市的繁华街区。所谓霓虹灯,就是氦气、氖气、氩气等惰性气体灌入灯管产生不同颜色的灯光——你不能否认霓虹灯的魅力,尤其是在崇尚复古的当下,但因为其潜在的安全隐患,很多城市开始撤出霓虹灯招牌,用 LED 取而代之。

霓虹灯也是当代艺术中最受欢迎的表现形式之一。有个叫 Tracy Emin 的英国艺术家,用霓虹灯做了一些标语,例如:“Stone love”、“trust yourself”、“be brave”之类的话,售价能达到 7 万英镑以上。一些收藏者给出的理由是想要收藏这种“打动”和“感觉”。

Lena Imamura 是个视觉艺术家,她很喜欢霓虹灯营造出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这种形式的艺术感不占地方,放在她纽约的小公寓里再合适不过了。

2014 年 Sas Simon 和 Lena Imamura 一同创立了做定制霓虹灯的公司 NameGlo。这源于Sas 想为侄女的出生派对上送一个霓虹灯标牌,但不知道从哪里入手的困惑。她想起高中朋友 Lena 在自己公寓里挂了一个霓虹灯标示,便联系了她。后面就是 NameGlo 的故事了。

Sas Simon 和 Lena Imamura

但 Sas Simon 和 Lena Imamura 不是唯一看中这个机会的人。来自墨尔本的 Electric Confetti 在做包括定制服务在内的室内霓虹灯的生意。如果说“提供负担得起的霓虹灯装饰”这一点, Electric Confetti 15-600 美元的价格区间, 相比 NameGlo 三百到上千美元的价格,显然更具有竞争力。

不过 NameGlo 的定位是“一件艺术品”,而不是“有创意的室内装饰”。它的独特点在于将做霓虹灯标牌的过程流程化透明化。官网上六个步骤每一步都清晰明确:“提出你的想法—我们来设计—如果你喜欢—投入生产—配送—(自己)安装”。即将推出的 APP ,可以让潜在顾客在手机上设计自己的霓虹灯,并挑选各种细节,以吸引新客户并且优化整个定制流程。

“我们的大多数客户都是第一次购买,整个流程要透明清晰,容易理解,并且构建在合作之上”, Lena Imamura 说,“你是在被委托定制一件艺术作品,每一步都让消费者感觉到舒服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整个环节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在配送上,一开始她们觉得这是因为易碎品的原因,但在问了很多人之后,才发现大部分人做电商都会在运输上有所亏损。“Ecommerce 包邮已经成了标配—现在没有人想要付邮费,所以把邮费加入到运营成本当中很重要”, Imamura 说。

虽然霓虹灯和性别没什么关系,但由于创始人都是女性的原因,不免给品牌带上创始人的女权色彩,NameGlo 积极支持妇女游行活动。对于霓虹灯潜在的安全问题,NameGlo 也是从女性角度出发思考这个问题,她们推出了 LED 版本的替代品,灯光更加柔和,Sas 在接受母亲视角的生活方式网站 Mama & Tata 采访时称,如果用来装饰小朋友的房间的话,母亲可以有更放心的选择。

#girlbossrally 

NameGlo 在公司合作上,也有挑选女性创始人的倾向,比如与美国时尚博主 Leandra Medine 的博客网站 Man Repeller 合作,为她们的快闪活动 Canal Street Market 定制了一款“咪咪霓虹灯”,并在活动上独家销售。“我们总是被她们清楚的观点和女性领导力所启发”,NameGlo 的官网上写道。

 Man Repeller 合作款

NameGlo 的生意上了一个台阶还要感谢社交媒体,他们推出的一款“鸡蛋霓虹灯”在一个艺术画廊的橱窗中展示,Refinery29 拍下并发到了 Instagram 上,帮助 NameGlo 获得了很大的曝光量。

鸡蛋霓虹灯

Sas Simon 是一个演员和作家, Lena Imamura 是一个艺术家,在提到创业最重要的是什么的时候,她们如此回答:“我们知道说比做容易,但是相信你的直觉以及敢于承担在你能力范围内的风险帮助我们成长。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我们觉得这个很重要”。

题图、文中图来自:NameGlo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