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麻痹症疫苗先驱朱利叶斯·扬格纳辞世,他对人类贡献很大_文化_好奇心日报

Sam Roberts2017-05-08 15:19:46

扬格纳博士富于感染力的好奇心为他带来了数百篇学术论文和超过 15 项专利。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朱利叶斯·扬格纳(Julius Youngner)是一名锐意进取的病毒学家,儿时的一场大病促使他日后成为了一名医学研究人员,他还是 1955 年索尔克小儿麻痹症疫苗研发团队的成员之一。扬格纳教授于 4 月 27 日在匹兹堡家中逝世,终年 96 岁。

扬格纳教授的儿子斯图尔特·扬格纳(Stuart Youngner)教授确认了这一消息。

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教授曾在匹兹堡大学组建了一个由三人组成的研究团队,共同攻克小儿麻痹症的难题。1950 年代早期,小儿麻痹症曾在美国肆虐,一年中就有 5 万名儿童患病。随后又有三名助手加入了这一研发团队。在疫苗研发最初的三人团队中,扬格纳教授是最后一个去世的。

索尔克教授在 1955 年 4 月 12 日宣布小儿麻痹症疫苗研制成功,并表示六位助手在疫苗研发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小儿麻痹症疫苗的研制成功,是现代医学史上的一次飞跃。

索尔克教授在声明中说,小儿麻痹症疫苗在 44 个州中接受检测的 44 万名儿童中,有效率达到了 90%。为了防止感染,游泳池曾一度放水关门,疫苗问世后,教堂再度鸣钟,公共游泳池也重新开张。六年之内,每年因患小儿麻痹而瘫痪的儿童从 1.4 万控制在了不到 1000 人。

1979 年,发达国家彻底消灭了小儿麻痹症。

乔纳斯·索尔克遗产基金会主席,索尔克教授的儿子彼得·索尔克(Peter L. Salk)在一封邮件中说:“如果没有扬格纳教授,就不会有小儿麻痹症疫苗,这样说并不过分。”彼得·索尔克还是匹兹堡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客座教授。

扬格纳教授当时 34 岁,他留在大学里致力于病毒学的研究,他和团队的其他成员对于索尔克教授的声明非常不满,因为在宣布疫苗研制成功的声明中,索尔克教授并未一一列出团队成员的名字。

这份声明的印刷版前写着“来自医学博士乔纳斯·索尔克病毒研究实验室全体成员”,美国合众社的相关报道称,索尔克博士感谢了在 1949 年加入研究团队的最初的三位研究助手,分别是扬格纳教授、艾米·马哈·拜伦·班纳特(Army Maj. Byron L. Bennett)和詹姆斯·刘易斯(L. James Lewis)博士。此外,这一团队还有另外三名助手。

彼得·索尔克教授写道:“一定要认识到,在匹兹堡大学研发小儿麻痹症疫苗是团队协作的心血。”

他又说:“我父亲认识到了团队的重要性,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这一点曾在某些情况下未能表达清楚的话,我都认为有必要当即说清楚。”

自从索尔克教授 1961 年离开加州之后,扬格纳教授在 1993 年与索尔克教授再次相逢。大卫·奥辛斯基(David M. Oshinsky)在 2005 年出版的《小儿麻痹症:一个美国故事》(Polio: An American Story)一书中提到,扬格纳教授曾在 1955 年发表声明,与索尔克教授对质。

书中引用了扬格纳对索尔克教授说的话:“你记不记得提到过谁,记不记得落下了谁?当时和之后你都不遗余力地抹掉了合作者的功劳,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受伤?”

扬格纳教授,2010 年。图片版权:匹兹堡大学

但之后在被问道是否后悔为索尔克教授工作时,扬格纳回复说:“绝对没有。我真的非常激动,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他让我失望了。”

扬格纳在这一团队里主要有三重贡献。

他提出了胰蛋白酶消化方法,用猴子的肾脏细胞生成了足够多的病毒,用于疫苗的实验和生产。他发现了一种在不破坏病毒生成抗体能力的情况下、使病毒失去活性的方法。他还发明了一种显色试验,用于测量血液中的小儿麻痹症抗体,以确定疫苗是否正在发挥作用。

他后来参与的一些研究包括理解干扰素在癌症肝炎治疗中的抗病毒作用,(与塞缪尔·萨尔文博士[Dr. Samuel Salvin]合作)开发针对某些感染的伽马干扰素,促成甲型流感疫苗的诞生,以及(与帕特丽夏·道林博士[Dr. Patricia Dowling]合作)促成马流感疫苗的诞生。

匹兹堡大学健康科学高级副校长兼医学院院长亚瑟·S·莱文博士(Dr. Arthur S. Levi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的努力使无数人过上了更加长寿健康的生活。”

朱利叶斯·斯图尔特·扬格纳(Julius Stuart Youngner)1920 年 10 月 24 日出生于曼哈顿,小时候生活在布朗克斯。在那里,他患上了大叶性肺炎(一种严重的肺部感染),并且活了下来。他的父亲西德尼·多内斯特(Sidney Donheiser)是一名商人,他的母亲是伯萨·扬格纳(Bertha Youngner)。当他的父母离婚时,他选择了母亲的姓氏。

15 岁那年,他从布朗克斯区(Bronx)的伊万德蔡尔兹高中(Evander Childs High School)毕业。他在 1939 年获得了纽约大学英语学士学位,辅修学科是生物学。随后,他获得了密歇根大学的微生物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应征入伍,在田纳西州橡树岭(Oak Ridge)和罗切斯特大学为曼哈顿项目工作,测试铀盐的毒性。他说,当美国在日本投下原子弹时,他才知道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制造原子弹。

他后来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国家癌症研究所工作。1949 年,匹兹堡大学将他聘请为助理教授,以协助索尔克博士的工作。从 1966 年到 1989 年退休那一天,他一直在该校医学院担任微生物学和医学遗传学教授以及微生物系主任(期间,他成为了生物化学和微生物学教授)。

他的第一任妻子图拉·里亚卡基斯(Tula Liakakis)死于 1963 年。除了他们的儿子、克利夫兰市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精神病学和生物伦理学教授斯图尔特,扬格纳在世的亲人还包括他前妻丽娜·巴尔特(Rina Balter),来自第一段婚姻的女儿、艺术家莉萨(Lisa),三个孙辈,以及同父异母的兄弟艾伦·多内斯特(Alan Donheiser)。

正像一位同事描述的那样,扬格纳博士富于感染力的好奇心为他带来了数百篇学术论文和超过 15 项专利。他还在 1986 年到 1987 年间担任美国病毒学学会主席。

7 岁那年,扬格纳博士感染了肺炎,差一点死掉。细菌侵蚀了他的胸腔,感染了一根肋骨。当时距离有效的肺炎疫苗和抗生素被发明出来,还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在 1990 年代早期由美国国家犹太妇女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Jewish Women)进行的一次口述历史访谈中,扬格纳回忆道:“因此,他们把我的两条腿绑在桌子上,两个修女抓着我的胳膊,另一个修女摁住我的脑袋。然后她们一边祈祷一边给我做手术。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锯子锯在肋骨上的感觉。”

“这段经历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后来的人生中,当我需要接受某种小型手术时,我会将其推迟多年。”扬格纳说。


翻译:熊猫译社 孙一 刘清山

题图来自匹兹堡大学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