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息时代艺术可以变成什么样?他给出的答案是:制造梦境 | 100 个有想法的人_设计_好奇心日报

徐雪晴2017-05-08 14:30:30

在深圳设计周由 TOPYS 和盈投置地联合推出的 Mindpark 创意大会上,teamLab 创始人接受了好奇心日报的专访。

那些不被允许在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画作前奔跑或尖叫的孩子,终于可以放肆地打破美术馆中的各种禁令。

在日本国东半岛 teamLab Gallery Matama Beach 的一个展馆中,他们可以在黑暗的房间中随性地探索。生长在国东半岛上的鲜花,会从一个个花骨朵开始,在地板与墙面上慢慢地盛开,当孩子们伸手触摸或从它们身边跑过时,一片片的花瓣会从花托上散开,樱花的粉色、油菜花的金黄色以及其他花朵的色彩将交错在一起,在一阵模拟流星滑落的“哗啦啦”乐声中,组成一幅无比绚丽的画面,最后回归黑暗并开启下一次盛开的过程。

“花朵凋落时的场面设计得很美,人们甚至会感激那些(在展馆中)奔跑的孩子,因为他们的奔跑带出了这样美丽的场景。”日本新媒体艺术团队 teamLab 的创始人兼 CEO 猪子寿之说道。

面对这个由 teamLab 设计的互动装置“Flowers and People, Cannot be Controlled but Live Together”,人们不再只是一个个观赏者,除了可以卸下欣赏《蒙娜丽莎》等世界名画时的故作深沉,像孩子一样随心所欲地到处走动、用指尖拂过布满花朵的墙面之外,实际上,他们也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

那些投影在墙面和地面上的花卉图案,并不是对预先制作好的影像的重复放映,而是根据每位访客的举动——比如保持一定距离的凝视、触摸或踩踏花朵等,发生的实时的变化。这种随机性使人们所见的每一瞬间都具备了独一无二的属性,错过之后就无法看到第二次。

而在这个持续上演着花朵生命轮回的互动空间中,猪子寿之总会捕捉到许多趣事。

在纽约的 Pace Gallery 展出时,这个装置曾突然“失灵”,色彩斑斓的花朵全部凋谢,最后只留下漆黑的墙面。挤在展厅中的人群,在黑暗中静默了几秒后,开始了交流:

“是不是我们人太多了?”

“要么我还是先去别的展厅,过一会儿再回来。”

……

大约三分之一的观赏者自主离开后,花朵又慢慢地从安静的角落生长了出来。

而在另一次展览中,猪子寿之的一名下属在搭好装置后,由于过度疲劳,不小心躺在展厅的地板上睡着了。他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等到人们发现他时,他的身上已开满了花朵。“那些花开得格外旺盛,比我们之前所看到的任何景象都要美丽。”猪子寿之回忆道。

“但如果他在《蒙娜丽莎》的画像前这样躺着睡觉,肯定会被保安扔出去。”他随后补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