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等创业公司表现太差,持股共同基金不再公布它们的估值变化了_智能_好奇心日报

龚方毅2017-05-02 16:28:35

Uber 在二级市场的估值,已经从去年最后一轮融资完成时的 680 亿美元下降到 500 亿美元左右。

投资者现在没法从共同基金那里,及时获取像 Uber、Airbnb、Dropbox 这些大创业公司的估值变化了。主要原因是共同基金们不再像往常一样,在公司季度报告中披露上述信息。

比如 T. Rowe Price 已经这么做了。它先是把创业公司的股份合并为“杂项证券”,在季度报告中对外披露总估值变化。但由于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规定,共同基金仍需披露这些信息,所以 T. Rowe Price 选择在季末延后两月向 SEC 提交的监管文件中,再详细披露这些科技股的估值。

当被问及为何会有这些变化时,T. Rowe Price 发言人在给 The Infotmation 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公司担心定期披露这些持股价值,可能会对投资组合在相关公司的持股意向方面,带来负面影响。T. Rowe Price 还表示上述决定符合所有法律监管和会计披露要求。

创业公司近况变得糟糕,使持股共同基金在信息系披露方面变得谨慎。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 T.Rowe Price 持有的 Uber。The Information 上周从数个股权经纪人那里获悉,一些投资人现在只愿意出以前 85% 的钱在二级市场买 Uber 股份。照此推算,Uber 的估值将从去年最后一轮融资完成时的 680 亿美元下降到 500 亿美元左右。

与此同时,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哈特福德基金以及另外两个共同基金组织也减少或延迟了其创业公司投资组合的估值信息。2016 年以来,摩根士丹利的资金已经停止每月发布私人和公开发行股票的报告,改成每季度披露一次。科技、财经记者和投资者以前能够跟踪摩根士丹利基金表现,测算创业公司的估值涨跌。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对此拒绝置评,哈特福德没有回应评论的请求。

按照 The Information 的说法,共同基金另一个改变信息披露密度的原因是缓解跟创业公司间的紧张关系。估值变化的信息见报外,会进一步引发外界对公司前景的担忧,从而影响下一轮融资进展,一些企业家甚至建议他们不接受共同基金的投资,以避免财务信息被公布。

一些创业者说,共同基金此前的做法,使它们在没有上市、没有获得基金投资人估值辅导的时候,就直接把自己家底给外界看到了。

实际上,共同基金不仅信息披露变得谨慎,对投资科技创业公司这件事也变得更谨慎,它们的投资笔数在 2016 年下半年在去年减少了 77%。在今年 4 月的一次采访中,T. Rowe Price 基金经理表示,他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参与一笔科技创业公司的投资,因为标的公司的融资价格和公司经营状况达不到基金设定的门槛。

富达基金是 Uber、Snap、Dropbox 等科技创业公司的投资人,其全球资本实体市场负责人安迪·博伊德说,他也注意到近期很多高管对是否披露估值显得犹豫不决。富达基金暂时不准备调整信息披露程序。此前在 2015 年三季度,富达对 Snap 的估值减记 25%,由每股 30.72 美元降至每股 22.91 美元;其当月报告还显示,公司曾对 Uber 的 D 系列股票估值减记 7.5%,并将 Dropbox 股票估值减记了 2.29%。


题图/Global Risk Institu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