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解决交通拥堵问题,代价是街边小吃摊都再见_文化_好奇心日报

Mike Ives2017-05-02 06:55:51

在这样的现代化过程中,这些城市却有可能慢慢丢失原有的地方特色。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越南河内电 — 豆腐条在身旁的大油锅里炸得滋滋作响,阮秋鸿(Nguyen Thu Hong)却随时都在留神警察到来的警笛声。

据她说,从今年三月份开始,警察突击搜查河内市中心街边摊贩的行动越来越频繁,被抓到就会被罚款 9 美元或两天的收入,罪名是在街边一个空置店面前的塑料餐台上售卖著名越南小吃虾酱豆腐米线(bun dau mam tom)。

街边小吃摊主阮秋鸿(左)在越南河内一条人行道上售卖一种用豆腐和米粉做成的小吃虾酱豆腐米线。图片版权:Amanda Mustard/《纽约时报》

“很多越南人都是靠街边摆摊为生的,一味把他们赶走肯定不行。”她说,“虽然很多管理条例也都有道理,但警察现在的做法实在有点过分了。”

街边小吃是东南亚一大特色,有着让游客及当地人都很喜欢的好味道和低廉价格,比如曼谷辛辣的青木瓜沙拉(som tam)或胡志明市热腾腾的越南煎饼(banh xeo crepes)。但现在这三个国家都在加紧清理人行便道的行动,使得无数小吃摊贩面临失业,同时也给这种饮食传统带来了威胁。

有官员称,泰国、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这些举措主要是为了改善公共秩序及食品安全。

据官方消息,曼谷的军事执政集团一直在清理街边摊贩,以便解决行人时常抱怨的遍地拉圾、道路堵塞和害虫滋生等问题,同时计划让部分摊贩进入更加卫生的指定区域经营。

曼谷市长顾问团主席瓦洛普·萨瓦迪(Vallop Suwandee)表示,当年整治街头摊贩的 1992 法规出台时,“曼谷并没有这么拥堵杂乱。现在变成这样,我们必须整理并重新规划公共空间了”。

根据政府数据显示,曼谷现在还有不到 1.1 万拥有经营许可的摊贩,只有两年前的一半左右。

河内和胡志明市(旧称西贡)当地政府也在这几月里开展了“人行道整治”措施,结果不仅得到国家新闻媒的不间断报道,还就如何管理路边摊的问题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争论。

一碗蟹肉粉。作为当地的政策趋势,河内政府开展“人行道回收利用”措施整治小吃摊贩。图片版权:Amanda Mustard/《纽约时报》

在印尼首都雅加达,政府经常派人驱逐街头摊贩或把他们拘留,强制征收每年几千美元的“卫生”和“清洁”费用,但这样也不能保证他们可以继续开工。有市政府官员表示,2015 年以来已经有 1.7 万街边摊贩被转移到了特定地点,但还有大约 6 万人仍按原来的方式随便找地方摆摊。

在这样的现代化过程中,这些城市却有可能慢慢丢失原有的地方特色。

其实从很久以前开始,街边小吃就已经是东南亚的一种生活方式了,直到后来被安东尼·伯尔顿(Anthony Bourdain)等环球美食家和著名厨师开始在西方的昂贵餐厅里售卖传统街头小吃,这些地方才变得名声大噪起来。

即使到今天,虽然很多东南亚人已经开始喜欢披萨、汉堡和有空调的大型购物中心,但当地简陋的街边小吃仍然吸引着几乎所有社会阶层的食客。

“有些摊贩都在这附近卖了十几二十年,感觉他们几乎已经成了我家的厨师。”财务主管皮雅·乔胡蒂瑟姆(Piya Joemjuttitham)一边在曼谷市中心的街边小摊买了一杯芒果沙冰一边这样说着。

一些街头烹饪高手还拥有忠实的追随者,他们会为了吃上一餐早早过来排队,许多用餐者都主张,越南最好吃的烤肉米粉(bun cha)和泰国最好吃的海南鸡饭(khao man gai)全都隐藏在城市街头的小吃摊上。

目前居住在河内的越南裔美国作家阮魁德(Nguyen Qui Duc)曾写道,在国外生活多年后回到越南,会感受到“纯粹的幸福。但最幸福的应该还是去吃烤肉米粉,在河内、在街边吃。”

现在人们担心的是,这些杂乱的城市最后都变成像新加坡那样整齐干净的饮食环境——从 1960 年代开始,新加坡这个金融中心就开始把街头摊贩转移到规划好的美食街和所谓的小吃中心,并许诺如果遵守食品安全卫生条例,就给予一定的奖金。

驻马尼拉的世界卫生组织(WHO)食品安全专家彼得·苏萨·霍伊斯科夫(Peter Sousa Hoejskov)表示,新加坡模式是东南亚最有利于追踪街头小吃和食源性疾病之间关联的方式。

不过有些美食家表示,把摊贩全转移到小吃中心的代价是氛围的改变。

新加坡当地一位生于 1970 年代的美食博主辛迪·甘(Cindy Gan)表示,有很多导致街头小吃品质改变的因素——比如越来越多地使用进口调味料,如果摊贩继续在街边摆摊的话,这些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

“不过我想,这样一来也会失去某种特别的文化氛围,一些可以让人联想起童年的场景,”她说。

在一家商店前面,河内居民占用了人行道。图片版权:Amanda Mustard/《纽约时报》

有些专家还说,街头小吃的卫生条件不见得一定比餐厅食物差。“如果你吃的是油炸食品或蒸得很烫的东西,那可能根本没什么区别。”澳洲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流行病学家马丁·柯克(Martyn Kirk)表示。

美国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正在研究适用于亚洲街头小吃行业的新准则,以便于建立起最佳的卫生规范,并为当地政府如何管理这一行业提供更多的指导。

不过有些专家表示,近期这些国家的人行道清理措施跟新加坡早期的举措相距甚远,它们都比较短视,缺乏严格规划,而且还带有对底层人群的偏见。

曼谷西那瓦国际大学(Shinawatra University)工商管理学教授约翰·沃尔什(John Walsh)表示:“这些方案总是由那些从来不会担心自己午饭的人们来制定。”

“这就导致长期治理街边小吃的方案根本无法成立,除非我们也能达到香港或新加坡的生活水平,人们挣的钱足以让他们每天到餐厅里去解决吃饭问题,”他补充道。

很多街头摊贩都可能找一个摆摊的地方,发现警察来了就躲开,过后再回来。但这种猫捉老鼠的日常给本来就高压力、低收入的摊贩们造成了更多的不稳定。

河内摊贩洪女士表示,治理措施开始以来,为了躲避警察,她从原来热闹的街角搬到了现在的地方,收入减少了近六成。

曼谷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青木瓜沙拉摊贩希某表示,如果这种整治越来越严,她就要考虑回到泰国东北部的贫困故乡了。

而其他人连这种选择都没有。

在河内街边贩卖橘子和杏子的 55 岁摊贩阮氏俄(Nguyen Thi Nga)说:“像我这样的年纪,如果不能卖东西了不知道还能干什么。即使去找工作,肯定也没人要我。”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