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安了巨型吸霾塔的荷兰设计师,现在还想用共享单车净化空气 | TED 2017 现场报道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唐云路2017-04-27 17:11:27

创造力是真正的资本,他说。

“有人说我是艺术家,有人说我是建筑师,也有人说我是发明家,但是最近也有人说我是一个嬉皮士,有商业计划的那种。”

荷兰设计师丹·罗斯加德(Daan Roosegaarde)的点子层出不穷,你很可能听过其中一些。

2015 年,为了庆祝梵高诞辰 125 周年,他在荷兰埃因霍温市郊的一条自行车道上,铺设了星空图案。

梵高在1883 年到 1885 年曾经生活在那里,自行车道的图案也来自于梵高的经典画作《星空》。那条 600 米长的自行车道由成千上万颗可以发光的小石头组成。它们在白天吸收太阳光,储存好能量。随着夜幕降临,小石头就会慢慢发出光芒。

中国人更熟悉的应该是罗素格地的另一个设计:放置在北京的雾霾净化塔。这座 7 米高的塔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大的空气净化器。这台机器在 36 小时内就可以净化一个大型露天足球场所容纳的空气,净化率在 70% 到 80% 左右。

雾霾净化塔是由罗斯加德联合各领域专家共同设计的,完成之后在荷兰鹿特丹进行测试。去年 10 月,罗斯加德的雾霾净化塔在北京 798 园区内开始调试和测试。罗斯加德地称,这座塔每小时能够净化 3 万立方米的空气,并且收集空气中的 PM 2.5 和 PM 10 雾霾颗粒。

从空气中吸附出来的碳粒子会被压缩密封在有机玻璃中,做成戒指、袖扣和立方体用以出售。所得收益将用来开发和建设更多的雾霾净化塔。在 TED 大会演讲的现场,罗斯加德摘下手中的雾霾戒指,送给了一位坐在前排的观众。每一个这样的戒指,代表着 1000 立方米被净化的空气。

雾霾戒指

雾霾净化塔和雾霾戒指是罗斯加德“减霾计划”( Smog Free Project )的第一阶段,罗素格地告诉《好奇心日报》,在雾霾净化塔的项目里,他们花了三年时间来争取政府的同意。而下一个阶段,罗斯加德的设计与中国城市里越来越多的自行车,尤其是共享单车相关。

罗斯加德希望设计一种自行车,当人们骑行在糟糕的空气中时,这辆自行车就是一个移动的空气净化器,一边过滤雾霾,一边释放出清新的空气。“北京十年前是一个自行车的城市,现在人们都开车了,如果我们用这种设计将自行车带回城市,就能够在短期内比如 10 — 14 个月内对污染治理带来积极的影响。”他说。

事实上,北京以及中国数十座城市已经重新找回了自行车。从去年开始的共享单车热潮吸纳了数十亿美元的资本,将数百万辆不同颜色的自行车投放到城市街头,不管这些创业公司的未来如何,现在你走在街头,骑着自行车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据不完全统计,光是在北京城内的共享单车就已经超过了 70 万辆。

罗斯加德告诉《好奇心日报》,关于减霾自行车的想法,他已经与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见面聊过。“如果我们能将那些自行车升级成空气净化自行车,那么我们可以为治理污染创造价值。”他说。“这应该不只是一次性的。”

在演讲中,罗斯加德列出了世界经济论坛统计出的“未来成功所需十大能力”,排在前三的分别是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批判思考能力和创造力。“我很庆幸,这些都是机器人特别特别不擅长的,这让我感到乐观。”他说,“创造力成为了真正的资本。”

关于创造的过程,罗斯加德总是一个问题开始:为什么?比如,我们为什么要忍受城市的污染?减霾计划就是从这个问题开始的。

其实不管是委托罗斯加德在北京放置吸霾塔的环保部还是罗斯加德本人,都没有幻想着一台吸霾塔就能给中国整体空气质量带来实质性的改变。空气净化自行车项目,更多的也是想要唤起公众的注意力。

他所想要核心传达的信息就是,关于环境的治理,与其被动地等待政府,不如先看看我们能做点什么。

“政府从上而下,我们则从下而上,我们会因为共同的目的在中间相遇。”他说。

这场演讲结束,罗素格地获得了全场观众的起立鼓掌。


题图、文内图来自 TED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