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出版的生意,真的能用互联网和众包模式来做吗? | 100 个创业者_智能_好奇心日报

谢若含2017-05-06 06:53:23

Fiberead 的确加速了外文图书的出版速度,但图书质量已经让这个商业模式遇到了瓶颈。

在北京创业大街并购咖啡二楼的众创空间里,挤着上百个工位。Fiberead 的创始人江苑薇和她的三位同事,正在一块不到 20 平米的空间里办公,他们做的是一个众包翻译和外文图书出版平台。

在亚马逊 Kindle 书城中,搜索 Fiberead,会有 405 本电子书摆在你面前。

按照热度从上往下浏览,排在前五位的分别是惊悚小说《第五大道》、育儿书《如何培养出优秀的孩子》、谍战小说《克拉姆斯基案—军情七处》、政治小说《邪恶之城》和悬疑小说《糖与香料》….. 他们全都是外文图书,排名靠前的大多是悬疑、恐怖小说、两性情感关系、或职场类图书,其中不乏外国畅销书作者,每本电子书定价在 0.99 至 10 元每本不等,由 Fiberead 平台进行出版翻译。

江苑薇告诉《好奇心日报》,从 2014 年网站上线以来,她们已经出版了 400 多本电子书,放在亚马逊、多看、豆瓣等平台上卖,另外还拿到了 1000 多本外文图书的版权,正在翻译中。纸质图书上架销售的有 6 本,年底计划出版 100 个品种。

每年翻译出版一百多本书,Fiberead 现在的规模相当于一个小型出版社,离中信每年引进千册图书和中文图书还有很远,但这是一个 4 人小团队做出来的效果。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书的质量良莠不齐。

去掉中间环节,Fiberead 加快了外文图书引进的速度

“每年中国传统出版社引进外文书不到英美市场每年出版图书的 1% ,引进速度也很慢。” 三年前, 江苑薇抱着想改变外文图书引进中国市场速度的想法创立了 Fiberead。

与传统出版社相比,这些书引进出版的流程不太一样,翻译全都是由众包译者完成的。一般来说,一本外文书在 Fiberead 上从翻译到出版成电子书平均需要 4-6 个月的时间,和传统出版社相比速度快了不少。

首先,外文书作者会在 Fiberead 网站上注册后将自己的作品上传,然后 Fiberead 在网站首页公开招募这些作品的志愿译者。哪本书先找到译者,就能得到优先翻译。

江苑薇最早在豆瓣等译者集中的论坛中发布信息,聚集起了最早一批网站内测阶段筛选出的 300 名认证译者。译者根据 Fiberead 的流程管理对图书进行翻译、审核、排版。网站后台提供交流工具,方便译者、作者和团队之间进行直接沟通。最后 Fiberead 将编译好的书籍放在多看、亚马逊、豆瓣阅读等渠道上发售。每卖一本书的收益,都由 Fiberead、书作者和译者三者平分。

Fiberead 后台编辑器

Fiberead 提升效率的方式在于省去了原来所有的中间环节,传统出版社引进一本外文书要经历从确定选题、找版权代理(有时书籍版权不在原作者手中)再到报价竞购版权(多家出版社可能同时购买一个版权)的整个过程。

Fiberead 用免费帮作者出中文书这个方式作为条件换取图书的中文版权。当作者在 Fiberead 上将书上传后,就等于同意将书籍的中文版权交到 Fiberead 平台上。省去了寻找版权代理或者两国出版社之间复杂的版权交易过程,过去光谈版权这个过程可能就长达一年时间。

效率提升后,图书质量变得难以保证

Fiberead 的出版效率是江苑薇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作者不用花钱就出版自己的中文书,翻译爱好者也能翻译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主题。” 在提升效率以外,江苑薇认为这种模式也为作者和译者带去了好处。

她的思路是,不让 Fiberead 扮演“看门人”的角色,把筛选书籍的机会交给了译者,以及读者,砍掉了传统出版社当中对书籍质量进行把关的“编辑”角色。

“有些作者在成名前可能是投书无门的,比如说早年间的《鬼吹灯》,所以我觉得不能凭一两个人来决定一本书是否应该决定出版。或者这个领域专家的人去判断,而是由这个市场去判断。”

整个过程中,外文作者不需要投入前期成本,也不用给翻译付费,如果书卖得好,就能获得分成。对 Fiberead 来说,多出版一本电子书,它的边际成本几乎为 0,还可能获得收益分成。门槛拉的越低,Fiberead 就能拿到更多免费版权,越多“投书无门”的作者也有机会出版中文书。

但这么一来,Fiberead 用户选书的成本就变高了。

这些放上 Fiberead 平台上的图书只要符合一项标准——电子版可以在美国亚马逊上架。这个标准放得很低,因为美国亚马逊对电子书的上架标准只有:“排版符合要求即可” 。

去除了编辑、版权谈判等环节后,图书出版速度自然得到提升,译者与外文作者也得到了更多试炼机会,但对为这个模式来买单的角色——读者来说,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甄别一些原本由专业编辑过滤过的信息。这甚至不涉及个人口味,因为按照上述上架标准,业余的写作爱好者同样可以上传作品。

大多数书的销量并不高,能产生的价值也很有限

陈海滨是 Fiberead 网站上的资深译者。

两年时间,她担任了数十本英文书的主要译者。2015 年初,陈海滨是《回归之路》一书的核心译者,原著作者是普利策奖获得者迈克尔·维特兹。“我开始翻译前,这本书已经翻译过一遍了,但质量很差基本不能用。” 于是,江苑薇单独联系到陈海滨,希望她能对这本的翻译进行调整。

一年半时间,《回归之路》在各个渠道的电子书发行量不到 5000 本,但陈海滨告诉我,像《回归之路》这本书的电子版销量已经是她所翻译过的电子书里为数不多卖得好的书籍。

Fiberead 也有卖出了十万册以上“爆款”,比如教你聊天的《做个侃爷》和悬疑小说《糖与香料》,后者在 2014 年上线亚马逊时,曾登上 Kindle 中文付费榜的第一名。在没有任何市场推广的情况下,这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但总体而言,一百多本翻译出版的电子书中能有几本卖得不错,但没什么具体规律可循。三年来,在 Fiberead 出版的大多数电子书中,几十本到几百本的销量才是常态。没有推广、作者本身名气不大,写作质量一般,销量很难上得去。

况且,这些外文书还有面临另外一个挑战——翻译质量。

Fiberead 采用众包翻译模式。翻译爱好者在 Fiberead 上注册后,根据平台发布的新书来选择,进行章节试译,然后像陈海滨这样的“编辑”会挑选出水平最好的 2-4 位成为翻译项目的成员,由“编辑”来把控翻译进度、协调译者时间,一本书的翻译时间平均在 4-9 个月不等,Fiberead 甚至还设计了一套傻瓜排版流程,译者根据这套流程成完成排版,随后就直接进入电子书发行环节。

这些“编辑”都不是 Fiberead 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是像陈海滨一样在平台上资深的志愿译者。

陈海滨遇到过好几次不靠谱的合作。“译者中途退出、翻译质量不合格这些现象是常有的。” 按照平台分成原则,作为核心译者的陈海滨最后翻译完《回归之路》 这本 15 万字书籍的收益大约为 1100 元。电子书销量大概在 5000 本左右。相应的,作者本人的收益和平台收入也在千元

陈海滨觉得这是一个像所有靠着兴趣自发组织起来的社区一样,收入很低、相当松散、译者流动性也很大。“大部分译者并非科班出身,他们凭的都是兴趣,就像字幕组一样。”

这可能导致一个循环,大部分图书销量一般,译者光靠电子书分成,获得不了太多商业收益,这就无法继续吸引更高水平的译者。名气大、写得好的作者可能会有所顾虑。那些亟待进入中国市场,又被传统出版社遗漏的书,因为缺乏“编辑”的把控,也不一定在 Fiberead 锁定的范围之内。

最后,Fiberead 上大部分销量只在千册以下的书籍,对读者和图书市场产生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电子书市场利润微薄,她最后又选择将爆款图书出版成纸质作品

因为电子书的收入“太低了”, Fiberead 现在将重心又转到了纸质书出版上。

“电子书销量可能不错,但它定价低,还要和平台、作者、译者分成。盈利空间是很小的。”在做了两年多的电子书出版之后,江苑薇和她的团队又开始磨合出版纸质图书的流程,花了一整年跑通整个出版流程。

Fiberead 的首页

从 400 多本已经出版的电子书中,Fiberead 根据网上的销量和排名挑出了最好的那几本进入纸书发行环节,今年年初开始在当当网上正式售卖,这些书包括很成功学范儿的《做个侃爷:精于闲聊 施展魅力(与任何人滔滔不绝的技巧)》、普利策新闻奖得主迈克尔·维特兹的《回归之路》,以及悬疑小说《谋杀鉴赏》。

印刷方面的做法也有点不一样。Fiberead 准备用 FOD (按需印刷)的方式进行印刷。根据市场的购买情况,每月进行几十到几百本的少量加印,可以减少前期仓储成本。

“你前期花了很多钱拿了版权,如果不至少卖出 10 万册,你就赚不了钱,所以你对它的预期就是你一定要至少印 10 万册。所以你开始印 500 册是没有意义。前期你要付十几万的定金给印厂,然后你还要付出仓储费用,这全部都是前期投入。”

Fiberead 没打算这么做。每出版一本书,江苑薇付给出版社一笔审稿费,拿到书籍的正规书号,其他纸质书印前需要投入的金额,比如版税预付、翻译费用、编审校对、在 Fiberead 这里要么不存在要么就都由译者、原作者分担了。

“原本 10 万元的印前成本差不多能压缩到 15000-10000 元。” 江苑薇算了一笔账。如今,有了前期的部分投入,尽管不多,但就也有了比电子书更大的销售压力。

此外,Fiberead 原本一直引以为傲的“效率” 和“去编辑化” 的工作方式在纸质图书出版市场不构成最大竞争力。对读者来说,购买一本纸质书的动力可能来自作者本身的名气、书籍质量、腰封推荐、或封面设计等,这都离不开“传统编辑” 的工作。

根据 Fiberead 提供的数字,2017 年的前三个月时间开始售卖纸质图书后,Fiberead 获得了 20 万左右的码洋(卖出的图书总额),销量最好的图书《做个侃爷》两个月内卖出了 5000 本,江苑薇计划在今年底前出版 100 个纸质书品种。从品类上来说 “这相当于一个中型出版社的规模了。”

但按照 Fiberead 平台上电子书里百里挑一的销量情况,有潜力成为下一本《做个侃爷》的图书不会太多。

这让 Fiberead 这个生意看上去有点矛盾,互联网和众包模式让它比传统出版社更高效,但“编辑思维”的缺位又让它平台上的产品缺乏胜算。

理论上,扩大平台上的作品基数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但图书毕竟和今日头条这种资讯类信息产品不同,那些希望读书的人,无论放松还是自我提高,都已经站在了一个不算太低的阅读门槛上。毕竟,这还是读书啊!

题图来自 wesein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