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若昂·阿维兰热,你改变了国际足球界_文化_好奇心日报

RichardI Goldstein2016-08-18 07:28:53

阿维兰热于 1998 年离任国际足联主席一职,但他的影响依旧存在,他被任命为了国际足联终身荣誉主席。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周二,若昂·阿维兰热(João Havelange)在里约热内卢逝世,享年 100 岁。他曾在 24 年的任期里用强硬的风格统治着世界足球的主管机构,这位巴西商人将足球变为了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全球性产业,但后来,他卷入了一场涉嫌数百万美元回扣的丑闻。

世界足球的主管机构国际足联更为人所知的,是它法语名的首字母缩写 FIFA。里约热内卢的萨玛莉塔诺医院(Samaritano Hospital)证实了他的逝世。最近几年,住院已经成为这位老人的家常便饭,上个月,他因肺炎入院接受治疗。

1974 年,他被选为国际足联首位非欧洲籍主席,当时这个总部位于苏黎世的机构已经有 70 年的历史。它只拥有少量员工,但是却用拮据的经费,支撑着每四年一次的世界杯盛会。

1998 年,当阿维兰热结束他的第六个、也是最后一个任期的时候,他估计国际足联的资产已经达到 40 亿美元,同时,国际足球也成为了一项每年能创造 2500 亿美元价值的全球性产业。

若昂·阿维兰热在 1998 年巴黎的国际足联大会(FIFA)上。他曾任国际足联主席 24 年。图片版权:Ian Waldie / 路透社

阿维兰热也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中任期最长的成员,他 2011 年因为健康原因卸任时,已经在此供职 48 年。阿维兰热在国际足联的最后一个任期即将结束时,BBC 曝出他从一家位于瑞士的世界杯市场营销公司那里吃了巨额回扣。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计划公布与报道相关的发现之前,阿维兰热短期离开了国际奥委会。

如果指控被证实,阿维兰热可能会被停职、或被国际奥委会开除,但由国际奥委会纪律委员会领导的对他不利的调查,却因他的辞职而结束。

2012 年,一份被封存两年的来自瑞士检察官的报告被曝光。该检察官发现,阿维兰热在 1997 年从瑞士公司 ISL 那里获得了 100 万美元,该事件与公司得到世界杯的市场营销和播放权有关。该公司在 2001 年倒闭,从而招致了对公司犯罪情况的调查。

检察官还发现,阿维兰热当时的女婿里卡多·特谢拉(Ricardo Teixeira)在 1990 年代至少从 ISL 公司手中拿了 1300 万美元的回扣。特谢拉于 2012 年 3 月从巴西足协主席的位置上卸任,也从 2014 年巴西世界杯组委会中辞职,同时还放弃了他在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中的职位,对外宣称是出于健康和个人的考虑。

2010 年,国际足联和阿维兰热以及特谢拉达成了和解,通过部分补偿平息了这次瑞士的犯罪调查。和解的条件包括两人都不能再被认定与该案有关,但记者对这种压制提出了质疑,瑞士最高法院也对这种质疑表示支持,在最高法院表达支持之后,检察官报告的文档也被公之于众。

阿维兰热的妻子,安娜·玛丽亚(Anna Maria)2015 年 5 月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一次采访时说,她的丈夫没有犯任何罪,他是无辜的。

“他爱自己的事业,将国际足联从一文不名之地建立起来,他是一位了不起的管理者,”她说。

1976 年,阿维兰热与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左)以及巴西足球运动员里维利诺在纽黑文市的一场比赛前。图片版权:Bob Child /美联社

在他实际上以一人之力统治国际足联期间,阿维兰热从世界各地的电视转播权和企业赞助中为足球产业带来了巨额财富,将这项全球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变成了一个强有力的财富发动机。

阿维兰热使得参与世界杯的国家数量翻了一番,还推出了女子世界杯,同时也为女足在奥运会中赢得了一席之地。

1998 年,阿维兰热即将卸任国际足联主席一职,在一次聚会上,有人问他是否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人。

《时代》周刊引述了他当时的回答,他提到了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叶利钦的邀请下,我去过俄罗斯两次;在意大利,我曾三次与教皇保罗二世会面;我去沙特阿拉伯的时候,法赫德国王以盛大的礼仪迎接我。你觉得国家的首脑能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见一个小人物吗?这体现的是尊重。他们有他们的权力,我有我的:足球的权力,世界上最大的权力。”

让-玛丽·福斯坦·戈德弗鲁瓦·德·阿维兰热(Jean-Marie Faustin Godefroid de Havelange) 1916 年 5 月 8 日生于巴西里约热内卢,是一个生于比利时的商人的儿子。在 1936 年柏林奥运会时,他曾是巴西游泳队中的一员。他取得了法学学位,后来在保险、钢铁和交通企业中担任高级职务,并因此变得富有起来。在 1952 年赫尔辛基奥运会时,他又以一名水球运动员的身份重返赛场。

阿维兰热于 1955 年加入巴西奥林匹克委员会,并成为巴西体育联合会(现为巴西足协)的主席,管理巴西的足球事务。阿维兰热在 1958 年到 1973 年期间负责该协会的运作,巴西也在这段时期赢下了三座世界杯。

阿兰维热后来击败英国的斯坦利·劳斯爵士(Sir Stanley Rous),当选为国际足联主席。那时,国际足联的许多亚非国家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殖民主义,在当时国际足联一国一票的制度下,阿兰维热主要是从这些国家、以及许多小国获得的支持。之后作为回报,阿维兰热为这些国家的足球组织提供了来自国际足联的资助;与此同时,他也开始着手世界杯的改革,打破原有欧洲和南美的支配地位,在 1982 年将 16 个国家的参赛名额扩展至 24 个,并在 1994 年进一步扩展为 32 支参赛队伍。

1994 年在美国举办的世界杯让阿维兰热在商业上的野心大获全胜。

“阿维兰热当时营销和电视转播方案上唯一的空缺就是美国,通过美国的世界杯,它填补了这一空缺,”时任美国奥委会执行总监的哈维·席勒(Harvey Schiller)在 1994 年如是告诉《华盛顿邮报》。

贝利是最著名的足球运动员,同时也是美国人最认可的足球人物。1993 年 12 月,阿维兰热实现了向贝利报仇的愿望,展示了自己的权力——贝利此前对特谢拉主管的巴西足球管理部门发起了腐败指控,作为报复,阿维兰热禁止贝利参加 1994 年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世界杯抽签仪式。

1989 年,阿维兰热与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罗马。图片来源:路透社

在国际足联的等级秩序内部,阿维兰热多年以来因其对该组织全球化的贡献而受到尊敬。

“在瑞士和法国惨烈争夺 1998 年世界杯举办权的战斗中,瑞士足协提名阿维兰热为诺贝尔世界和平奖候选人,”大卫·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在 2006 年出版的《足球是圆的》(The Ball Is Round)一书中说道。“世界和平奖宣布之后的站立鼓掌声将令赫鲁晓夫感到羞愧。(赫鲁晓夫曾颁发给自己列宁和平奖-译注)”(但法国还是最终赢得了 1998 年的世界杯举办权。)

阿维兰热于 1998 年离任国际足联主席一职,但他的影响依旧存在,他被任命为了国际足联终身荣誉主席。阿维兰热一辈子的老助手、国际足联秘书长、瑞士商人兼律师赛普·布拉特(Sepp Blatter)继任其成为国际足联主席。

8 年后,布拉特在成功获得第 5 任期的 6 个月后,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停职,因为布拉特在 2011 年向国际足联高官普拉蒂尼(Michel Platini)支付了 200 万美元的不入账款项。当年,普拉蒂尼本计划在布拉特寻求第四次连任时击败他,但却最终退出了竞选。普拉蒂尼也被停职 8 年,但之后国际足联上诉委员会缩短了两人停职的时间。

2013 年,一位国际足联道德法庭的法官发布报告,称由于 ISL 的行贿,阿维兰热的行为“在道德和道义上应该受到责备”,阿维兰热随后在 2013 年 4 月辞去了国际足联荣誉主席职位。

在 ISL 事件中,布拉特并没有任何犯罪行为或道德问题,但他被指控为知晓行贿事件,且行为“不当”。

经过瑞士、美国两国当局进行调查之后,2015 年,包括特谢拉在内的约 30 名现任及已卸任足球和营销官员被起诉。当年 5 月及 12 月,其中一些官员在苏黎世进行的搜捕中被羁押,指控罪名包括诈骗、汇款欺诈、洗钱。

布拉特并没有被指控与这些调查有刑事关系,但在 2015 年,布拉特称将自愿放弃国际足联主席一位。布拉特一边声称自己没有过失行为,一边号召进行特别选举,选择继任者并立即进行改革。作为国际足联改革委员会成员,瑞士人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在 2016 年 2 月被选为国际足联新主席。

据英国《卫报》报道,除妻子以外,阿维兰热身后还留下了女儿露西亚、两个孙子、以及一个孙女。露西亚曾嫁给特谢拉多年,但于 1997 年离婚。

阿维兰热的声誉在晚年陷入危机,不过 2007 年兴建的 2016 年里约奥运会田径运动场此前还是被命名为若昂·阿维兰热奥林匹克体育场。然而奥运会组织官员最终决定将其简称为“奥林匹克体育场”。

阿维兰热在国际足联内部一贯拥有最终话语权,甚至都不一定要说出口来。1995 年,他对尼日利亚的造访就是这样的例子,那次出行广受批评,因为当时一位著名异见人士肯·撒沃·维瓦(Ken Saro-Wiwa)即将被行刑。

“我不想将自己与教皇相提并论,但他也经常遭受批评,却总是以沉默作为回应,”阿维兰热说。“我有时也会被抨击,所以我也没必要去解释。”

翻译 熊猫译社 饮墨 黄超

题图来自 www.bloomberg.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