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时尚造就了一堆“某某国家首富”,这是为什么?_时尚_好奇心日报

刘璐天2016-08-17 10:38:06

顺势而为。

随手翻阅国家和各地区的首富名单,你会发现这样一个令人惊诧的事实:全世界最赚钱的不是科技或石油企业,而是快时尚。

瑞典首富是 H&M 主席 Stefan Persson。荷兰首富是 Brenninkmeijer 家族,C&A 所有者。西班牙首富是 Zara 母公司 Inditex 集团的创始人 Amancio Ortega。他同时也是欧洲首富,截止 8 月 1 日总财富为 751 亿美元,目前在福布斯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中位列第二,仅次于比尔·盖茨。

在爱尔兰,Westons 家族持续 8 年排在财富榜的首位。他们拥有高端百货 Selfridges,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是 Primark 的所有者。

去年 9 月,这个以超低价著称的品牌刚刚在美国波士顿开出 77,000 平方英尺的旗舰店。它在美国市场的售价要比 Forever 21 低 20%、比 Old Navy 低 33%、比 H&M 低 40%。但据野村证券的数据,它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高达 488 英镑,是 H&M 的1.6 倍。

而在日本,占据榜首的是优衣库母集团迅销(Fast Retailing)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柳井正,截止 8 月 1 日共拥有 171 亿美元。即使去年财富缩水了 48 亿,他仍然是日本首富。要知道,迅销 2015 年 80% 的销售额均来自优衣库。

Inditex 过去十年门店数量变化

虽然优势各有不同,但整体而言快时尚品牌成功的原因还是在于其快速、时尚、平价且款多量少的特点。比如被投资公司 Bernstein 称为拥有“服装行业最佳商业模式”的 Zara,在 5 周内就能设计、生产并上架一个新款式,翻新速度则达到每 2 周一次,可以灵活根据需求调整产品结构。

不过,即使近几年快时尚品牌多次通过各类营销强调道德时尚的概念,它们能压低成本、规模化利润也还是以环境和廉价劳动力为代价。

根据香港 NGO 组织 SACOM 上个月发布的报告“Reality Behind Brands’ CSR Hypocrisy:An Investigative Report on China Suppliers of ZARA, H&M, and GAP”,Zara 母公司 Inditex SA 的供应链集中于亚洲,特别是孟加拉国和中国,其 2015 年供应链工人人数总共为 1,123,576 人,是其全球员工总数 137,054 人的 8 倍。

尽管 Inditex SA 及 H&M 从 2013 年开始披露供应链数据,但实际调查显示工厂工人的生存环境仍不乐观。以南海南宝鞋厂为例,一个黏合线的工人在 2 月份工作 9 天内的工资为 700 元,工作日每天干活超过 12 个小时。

快时尚之所以成功,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消费者心态和需求的变化。全美零售联盟(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数字部门负责人 Vicki Cantrell 在接受 qz.com 采访时表示:“就在不久前,你可能会花一笔不小的费用买一件剪裁得体、面料精良的小黑裙,然后穿很多次。但现在,社交媒体已经改变了消费者与技术互动的方式。”

社交媒体把消费者们扔进了一个时尚图像无处不在的世界,而快时尚则让他们很快能以低廉的价格把看到的款式买下来、穿上身。这种消费模式使服饰变成了“临时财物”(temporary treasure),“经久耐穿”不再重要。

Cantrell 认为消费者心态和需求的变化也是上世纪 60 至 70 年代百货公司兴起的原因。当时大批中产阶级移居城郊,为大型百货及商超连锁创造了条件。

换言之,任何时代的商业故事本质上讲的都是如何聪明地满足消费者。快时尚的成功只是又一个这样的故事而已,而我们每个人都助推了它的诞生。

题图来自 businessinsider.com,配图来自 wsj.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